大陸小故事七則:在鎮壓面前

【明慧網2001年4月25日】
法輪大法好」

幾天前,我的外甥來到家裏高興地對我說,剛剛他乘出租車在城市最主要的街道上行駛時,看到巨大的「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從高樓上垂下,在晚霞中耀眼奪目。他指著條幅說「法輪大法好」。司機也隨著說:「是,法輪大法好。」

「我們幾個都沒簽」

家在上海的朋友的女兒剛上小學一年級,她媽媽去學校接她時看到校園裏桌子上擺著「簽名」的字幅,心裏很難受。這時她的女兒放學走出教室向她跑過來,還未等她說話就抱住她的脖子說:媽媽,我沒簽,老師告訴我們簽名,我拉著小朋友到樓後面玩去了,我們幾個都沒簽。

「相信你說的」

畢業後二十年未見面的中學同學幾經周折找到我,見到後說我情緒、身體比中學時還要好。我就告訴他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現在在中國大陸大法正蒙受著千古奇冤,他聽我講完後說:咱們國家電視我很少看,我還告訴你電視上公布的統計數據沒有真的,你說電視對你們造謠一點不奇怪。我雖然不煉法輪功,還是相信你說的。

課堂上傳看《轉法輪》

今天,兒子放學回來對我說:「媽媽,你知道我在學校看到甚麼了?《轉法輪》。我們換教室上英語課,XX(班裏學習最好的孩子之一)從書桌裏拿出一本書在看,過了一會兒傳給我,我一看是《轉法輪》,太好了,我趕快傳給後面的XX。下課了書也沒傳回來,直到第二節幾何課快下課了才傳回給我。媽媽,我看這樣很好,同學都願意看。」

「我相信法輪功是真的」

表姐所在公交車隊的隊長聽到大家在議論法輪功學員如何不怕抓不怕打,插話進來說:不管電視說甚麼,我相信法輪功是真的。我告訴你們我遇到的一件事,批法輪功之前,咱們車隊大客把一個騎自行車的撞了,40多歲一個女的,手都露骨頭了,硬說沒事要走,說是學法輪功的,說了一大堆法輪功怎麼好,這人心腸是真好啊。好說歹說,最後說讓醫生開個證明才算數,半拖半拽到了醫院。到了醫院說甚麼也不讓醫生上藥包紮,紅藥水也不行,最後大家圍著求她,才算鬆口,她說你們拿半杯酒精,我把手放到裏面就算完事。我以為是開玩笑,結果她真把手伸到酒精裏面,眉頭都沒皺一下,完了就走了。服了!想整法輪功?我看沒門,他們真有功啊。

「她現在真好」

一個學員所在學校的領導定期去勞教所看望被關押的另一名學員(學校已退休的老教師),每次回來都說點甚麼。這次回來對學員講:她現在真好,精神狀態比以前還好,對大法太堅定了,誰寫保證她也不寫,對你們師父是真信啊,誰要敢在她面前說點甚麼,她讓人閉嘴,還說我們師父是你叫的嗎。她家太困難了,咱們給她照常開支,也算幫她一下吧。

希望知道了真相後能得法修煉

火車上兩個大學生用被大陸媒體灌輸的觀念談論在家鄉的碼頭上李老師的像放在入口的地上等事,對大法沒有正的看法。一個剛剛辦完出國手續返回家的學員坐在對面正要濛濛入睡,聽到這些心中一震,心裏想他們遇到了我是他們生命與法輪大法的機緣,他們在校園裏可能不會再有機會正面接觸大法了,為了他們生命的永遠我不能放棄。然後先是靜靜的聽,等到差不多了便開口講:我一直在聽,你們談到的很多都是不對的,其實我就是大法學員。立刻,他們的眼睛表露出像看到了外星人一樣的驚異還有些害怕,接著就用媒體宣傳的內容指責大法和學員。這位學員並沒有急於反駁,先是講作為大學生應該怎樣客觀地評判一件事物。然後問他們:你們看過《轉法輪》嗎?接觸過學員嗎?了解大法在中國以至在世界上洪傳的真相嗎?他們一直搖頭。於是學員細細的講了很多大法的真象,學大法對生命如何的重要,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兩個大學生對大法有了濃厚的興趣,懊悔怎麼早不知道這一切,問怎麼能看到書、怎麼上網。學員告訴他們現在知道也不晚,希望知道了真相後能得法修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