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護法經歷

【明慧網2001年4月21日】 我於2001年元月1日進京護法,決定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6點左右,我到了廣場,那裏已停滿了警車,不時的盤問升國旗的遊人。我7點打開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一群便衣如狼似虎般把我摁倒在地,扭起胳膊推上警車。車上的功友們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不許打人」「窒息邪惡」「還師父清白」,惡警揮舞著電棒哇哇亂叫,在正義面前顯的很渺小,一位功友被打的頭破血流,把衣服都染紅了一大片,由於都不說地址,把我們分批裝車拉進了一個離市很遠的大監獄,可能那裏的大法弟子太多,只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把我們送往懷柔第二看守所。

在這個邪惡的魔窟,他們強行每個人脫下衣服搜光錢財,寫個編號放在監室,不讓搜就脫光衣服在外面凍著,還有一位女功友被一夥男犯強行扒下褲子露出臀部打了一針,氣得同修大喊「流氓」。我們30位功友住在一個小號,連走路都困難,冰冷的水泥鋪板離地面很近。我們一直沒有被子,夜裏我們緊挨著一塊取暖,這樣還不算,惡警還打開冷風機和窗子往屋子裏吹冷風。有時路過時還打開門潑進一盆冷水,把我們的衣服都弄濕了。我們就背師父經文,和「洪吟」,心裏很明白,這是邪惡在瓦解我們內心對大法的堅定意志。我們是金剛不破的偉大的神,不給邪惡留下一點空子,大家都堅定坦然地面對邪惡,決定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要求無罪釋放。

晚上,隔壁傳來同修被打的叫喊聲,我們齊聲喊「不許打人」「窒息邪惡」,惡警領著一夥男犯對我們發瘋似的拳打腳踢,打累了之後便往地上潑水,讓功友脫下鞋踩上水在外面凍著,弓著腰面對牆,一位功友不配合,惡警大打出手。我說:「不許打人」。他們又來打我,同時叫來一夥男犯喊著把他們幾個拉出去練練。我們三個被帶到另外一個地方,衣服被打爛,頭昏昏的眼前一片黑雨點般的拳頭落下來,臉腫起很高,火辣辣的沒覺的痛,反而覺的他們很可憐,被人指使著幹壞事。我說:「我們是好人,你們家誰沒有父母姐妹?!」打我的犯人一下停住手,低下頭走了。

第六天開始讓犯人強行給我們灌食,食物裏放了藥和大量的食鹽,功友們被灌後都覺得口渴難忍,如不配合就用皮鞋猛踢。每個弟子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它們為讓我們說出姓名和地址,讓我們光著腳站在雪地裏,有個瘦小的功友兩手兩腳同時被埋在雪裏凍,還揚言:打死白打,頂多冒股白煙沒了,誰知你們去哪了。這場景讓我想起電影裏的地獄。當時我想我們是大法弟子,邪惡對我們肉體的折磨根本不起作用。我們不應該配合邪惡,一定要離開這裏,不應該讓它們無限度的迫害下去,我就說了一個假地址,結果它們第九天一早把我帶出去說是放人。我被帶到大門外,惡警原形畢露,大聲吼叫拳打腳踢問我說不說真實地址,我堅定的搖搖頭,它看實在無計可施,只好放了我。


河北大法弟子:李軍(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