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沂南縣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1年4月17日】 1999年7月20日晚,聽說各地法輪功負責人被非法拘捕後,沂南縣法輪功學員共13人進京上訪,在山東青州火車站被火車站派出所截回。22日,劉清吉、鄭樹舉、徐秀英、陶玉社、呂濟智等法輪功學員被各自所屬單位非法關押於賓館,孫傳寶被非法關押於學校辦公室,馮立妹,宋振蘭,王永偉等人被非法看管於各自的單位,進行所謂的轉化。縣委縣府成立了所謂的法輪功轉化督導小組。放出後,徐秀英,陶玉社,呂濟智等人均從工資中被扣除所謂的住宿費數百元。

1999年10月22日,呂濟智被非法傳到縣公安局政保科,遭到政保科科長張世海,指導員范恩學及副科長劉志義的非法審訊,原因是呂濟智寫給沂南縣大王莊鄉鬥溝村學員聶洪庭的一封信被大王莊鄉委非法拆閱後上交到縣公安局。

1999年12月,陶玉社、李振蘭、劉長德一家四口,劉乃芝,劉乃燕及其弟其母親。祖玉、祖洪傑、祖培勇、劉建華等學員陸續進京上訪,均被非法刑拘於沂南看守所,孫傳寶、於世英被疑為組織者亦被非法刑拘。在押期間壞人們強迫他們轉化,寫保證書,並每人交納所謂的保證金1000-5000元不等。當時壞人們謊稱一年後退還,至今未退。劉乃燕之母因不堪途中精神與身體的折磨,回來後不久便去世。

2000年春劉清吉、杜以鳳、呂濟智、王永偉、寧良芝、黃軍敬、張志花、薛玉、薛麗、王洪梅、王存梅等20多名學員因進京證實大法而被非法刑拘,寧良芝在政保科被警察張世海一腳踢中下巴。張昌寶被警察張世海用皮鞋打得左眼青紫一片。在押期間,監管大隊長秦立波,中隊長李學軍等強迫女學員軍訓,蹲馬步、走鴨步。並且給杜以鳳、黃軍敬、寧良芝、薛玉、薛麗等人帶上手銬和腳鐐,是她們只能弓腰走路,不能躺不能站,以達到不讓他們煉功的目的。杜以鳳因背「論語」被秦立波抓著頭髮摔到門外,並遭警察多次打罵。

2000年3月,沂南縣界湖鎮二中校長王永慶以讓徐秀英上班為由將其騙到學校後連同本校教師陶玉社一起送往界湖鎮敬老院,同時被非法關押的還有薛梅吉、陳XX,劉XX等十幾名學員。以界湖鎮委副書記朱發勝為首的所謂的轉化小組,每天給學員播放誹謗大法的錄音,將錄音機音量開到最大,五天五夜不讓學員睡覺,甚至限制吃喝、上廁所、強迫「洗腦」,寫保證書。朱發勝、牛XX、李XX等不法分子輪流值班。朱發勝揚言:「這是縣委書記王立運讓我們幹的。要找就找他!」徐秀英因不堪其折磨而致半邊身體發涼,不能動,被其丈夫強行帶回家。薛梅吉被送到縣精神病院數日。

2000年7月,牛家才,祖玉,王西愛等學員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刑拘。祖培勇、劉建華夫婦正在地裏幹活,被非法帶到沂南縣依汶鄉派出所,縣公安局副局長孫憲寧與政保科科長張世海對其非法審訊,孫憲寧因嫌祖培勇出言不敬,小看了它這個副局長,為洩憤而將夫妻倆非法刑拘。同時,沂南縣依汶鄉委副書記王偉帶領李建,派出所所長王XX,指導員朱XX等一夥暴徒非法抄了祖培勇的家,將所有大法資料、縫紉機、電視機、錄音機、錄像機,還有幾缸小麥全被非法抄走,家中連碗碟都被翻得底朝天,一片狼藉。

大陸弟子 2001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