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的日內瓦拾零

【明慧網2001年4月13日】 意外收穫

在拜訪某一非政府組織時,一位只會說德語的學員跟會說英語和法語的學員一道前往。走之前她想反正不會英語和法語,就用能量場來影響他們吧。到那兒一看負責人不在家,只有他的夫人在,老夫人面帶難色說她既不會聽英文也不會聽法文,是德國人,於是這位學員正好派上用場。聽完她的介紹之後老夫人向她要了德國聯繫人的電話,說是要學法輪功,並說一定將學員的意思轉達給她先生。

一正壓百邪

有的學員開始還在猶豫,不知為甚麼要到日內瓦,還有的學員認為自己的語言不好,起不到甚麼作用。通過交流,大家悟到,一正壓百邪,哪怕是只穿上黃T恤在大街上走一走,另外空間的魔都會魂飛魄散的。果不其然,一些「江勇夫」們遠遠見到黃T恤,趕快從旁邊溜掉。還有一些掛著代表牌的人,根本就不敢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不敢接學員手中的資料紅著臉低著頭走開。江澤民害得這些代表中國的人,竟然連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勇氣都沒有了。

湖邊有緣人

兩位學員在日內瓦湖邊煉功,發資料的學員碰上了一對講德語的遊人,他們提出了許多疑問,當得到滿意的答覆後,這位學員很想把徵簽單拿出來,可人的觀念馬上跑了出來:算了吧,又不是在德國,他們不一定要簽。誰知那位女士開口說你們有沒有搞一下徵簽活動呀。學員一聽,馬上把徵簽單拿了出來,心中為自己人的觀念暗叫慚愧。

他們就像我的父母兄弟

一位學員開始很為請假的事情犯愁,不知該怎麼向老闆開口,後來她認識到這次去日內瓦的重要性,就跟老闆說:「如果我的家人或親朋好友中有人去世了,我要請假會很容易得到批准的。現在國內那麼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他們就像是我的父母兄弟一樣,我必須去向世人說明真相,制止這種事情的繼續發生。」他的老闆馬上痛快的答應下來。

我想到湖邊看看有甚麼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清晨,一個推著嬰兒車的學員在湖邊散步,她詢問一位亞洲人是否需要法輪功的資料,那位先生馬上顯示出極大的興趣,問了一些很深刻的問題,並自我介紹是從馬來西亞來這裏參加發明博覽會的,一會兒就要離開日內瓦了,他想利用短暫的空隙到湖邊轉轉,看看有甚麼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離開前他翹著大拇指說你們這法是正法,你們一定能勝利的。

德國學員報導
2001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