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一個曾被「轉化」者的覺醒

【明慧網2001年3月9日】 覺醒後的我,拿起筆來,真是心裏萬分沉痛,悔過的淚水不知流了多少。我辜負了恩師慈悲苦度,師父為所有的眾生承受的太多太多。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才有了我悔過改正的機會。

我是95年6月份開始學法的。生活的坎坷、家庭的破碎使我生不如死。人生的真正意義在那裏?人為甚麼活著?就在我絕望的時刻,有緣得此大法,是"法輪大法"的法理把我從痛苦中解救出來。捧起《轉法輪》我興奮不已,一種喜悅感由然而升,我發誓,在修煉的路上要勇猛精進,一修到底,返本歸真。

當99年7月22日一場鋪天蓋地的邪惡勢力對大法對師父的迫害壓下來時,我帶領功友到煉功點上煉功,四次進京護法,遭到北京公安機關非法拘留。經當地公安遣送回來,又刑事拘留15天,然後被判勞教三年,送往馬三家勞動教養。在院其間,我仍堅持背法煉功。只要煉功背法,幹警都個個手持電棍,真相畢露,指使刑事犯人打罵、體罰。下大雪在外邊凍著,採取的手段極其殘忍和惡毒,但我對大法是堅信不移的。並絕食3次,以身護法,多次衝出走廊煉功,背經文,遭到犯人的毒打、幹警們辱罵,無論怎麼的鎮壓和迫害,我對大法與師父從沒有過半點懷疑。

可是邪惡勢力對我們採取的手段越來越升級,調入大批打手,把學員調開。一次一次的煉功護法後,環境依然惡劣。這時的我沒能真正站在法上。師父在"道法"經文中說:"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我開始有些迷茫了,逐漸不能堂堂正正的煉功,就不學不煉了。這時候邪惡就下手鑽了空子,我被邪惡的謊言所迷惑,說甚麼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無私無我,把師父講的法整個都給曲解了,帶著執著走向邪悟,把師父的一句話任意加上自己的理解,使我在邪悟的路上越陷越深。

師父說過"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從未說過要符合甚麼常人,和常人一樣還是修煉的人嗎?"真正的無私無我是把自己當做一個真正大法粒子溶入到證實大法的洪流中去,才是真正的無私無我。

當我清醒過來後,首先做的是幫助勞教所在押的受迷惑大法學員,告說他們不要聽馬三家的邪惡謊言,要以法為師,堅定信念。採取多種形式揭露馬三家的邪惡,跟勞教所的所長嚴正聲明,收回我所寫的所謂轉化材料,並表明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現在我已在各種環境中向世人講清真象,從人中走出來,主動窒息邪惡,跟上正法的腳步。

現在馬三家為甚麼這麼邪惡呢?大法弟子不要被馬三家障礙住,不管環境多麼邪惡,關鍵就在於我們能不能堅定在法上,"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走向邪悟的人,對堅定學員採取各種體罰、打罵,不讓睡覺,連續勞動十幾個小時,配合那些敗類邪惡進行迫害。為甚麼不想一想,你們不學法不煉功邪惡就對你們偽善,如果你要是煉功為甚麼他們就那麼兇惡呢?就對你採取打壓,這是為甚麼?不就是不讓你們修上去嗎?師父說:"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

師父說:"不管生命他純不純,法可是不變的。這麼說吧,真、善、忍這三個字到甚麼時候他都是真、善、忍,你不能把他念成別的,對不對?至於說生命離他的標準遠近,那是生命的問題,所以我們會根據法、不動的法來不斷地修正背離法的生命,這就叫圓融。"

我的感受頗多。用我的心、我的淚寫下這篇體會。我願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和我一樣偏離過大法的同修,趕快醒悟吧。揭露馬三家真象,把自己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更加努力去在講清真象上挽回自己造成的損失。

(一名大陸學員 2000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