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證實大法的

【明慧網2001年3月27日】99年10月我第一次進京上訪。當時怕心還是比較重,主要是怕還沒證實大法,就被抓起來,起不到作用,就呆在出租屋裏不敢出門,只是學法、煉功、交流。當時的想法就是等時機一到,大家集體走出來,法就正過來了。當犯罪分子江澤民開始謾罵誹謗大法時,我們認為必須走出來了。

誰知10月28日凌晨,我和一些同修剛走出住的地方,就被警察扣押,送回居住地拘留15天。在拘留所裏,大法弟子們的一言一行,都在改變著周圍的環境,犯人們從不理解到欽佩,到最後跟著我們一起抄寫、背誦《洪吟》,學習動作,有一個犯人甚至還開了天目,連平時脾氣暴躁的倉頭,也變得平和並能替別人著想。

在拘留所常常吃不飽,可倉頭每天可以從外邊帶很多好吃的回來,以前都是他一個人享用,吃不完寧可倒掉也不給別的犯人吃。大法弟子們總是將自己的飯分給其他犯人。後來倉頭主動將自己的食物分成每人一份,以至於後來全倉的犯人覺得像一家人一樣。出來幾個月後,偶然聽到一個剛從拘留所出來的同修講:你們先進去的同修做的太好了,原來我以為進去會吃很多苦,沒想到一說是大法弟子,不但吃好睡好,還不讓幹活。那個倉頭見面就說:‘法輪功都是大善人。’」我開始明白了,其實這就是在向世人證實大法。

後來我因在學員家交流,再次被拘留。這次被送到一個偏遠的看守所,整個所裏只有我一個大法弟子,可倉裏每天都像在開法會,一群犯人圍在身邊,津津有味地聽我講大法真相和修煉故事。犯人們針對政府的宣傳提出許多疑問,我的解答令他們信服。一個文化不高的犯人還說:「雖然我聽不全懂你的話,但我就喜歡坐在你身邊,感覺心裏很舒服,一離開你心裏就煩躁。」我知道,這一切來源於法的力量和師父的加持。

短短的十幾天時間,我所在倉的犯人進進出出,簡直像上培訓課,有些只判了幾天的,還有些是被誤抓甚至被誣陷進來的。連倉頭也覺得奇怪:「隔壁倉才十來個人不送,我這個倉都三十多人了,怎麼還往我倉裏塞?」我明白,他們都是有緣人。一個表示出去要學大法的犯人說:「我進來一眼就看見你,就想和你接近。」每當想起這些,我深深地感受到師父洪大的慈悲。

2000年5月,面對邪惡的進一步鎮壓,眼見身邊一個個同修為證實大法走出來而被關押、被折磨,我和妻子帶上3歲的兒子再次進京。這一次,我發誓要用生命來證實大法。後來我從《轉法輪》「辟穀」一篇中悟到:對於一個修煉的人來說,根本就不存在死的問題;修煉修的就是正念,正念一出,心性提高了,大法的威力才能在你身上顯現。由於在法理上提高了,在北京絕食5天時間裏,不但沒有出現任何不好的反應,反而感到全身發熱,紅光滿面,精力充沛,心態祥和。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法力在加持我,讓我向世人證實大法。

被送回來後,我被刑事拘留,公安說這次要給我一個嚴重的教訓。對此我一笑了之,繼續絕食。他們說我是在對抗法律,我告訴他們:儘管是他們在執法犯法,但我現在沒有對抗任何人的心,我只是處在一個修煉的正常狀態中,同時以此向世人證實大法。他們說:「我們關你一年,你也一年不吃?」我毫不猶豫地說對。

管教開始不理會我,那意思是看你能撐幾天,同時交待犯人監視我有沒有偷吃東西。4、5天過去了,管教終於忍不住了,開始勸我吃東西。我每次都站在科學的角度善意地向他們解釋,令他們無可奈何。就這樣一個星期過去了,我照常參加每天三次出操,還幫其他手慢的犯人做手工,其他時間我就學法、打坐煉功。管教們由一開始不理解的憤怒,慢慢地變得真正關心起我來,並開始詢問一些關於大法的問題。

我的情況各級領導都知道了,從所領導到分局、市局、檢察院,不斷來人詢問。一次所長找我談話,所長告訴我,以前一個大法弟子也是這樣絕食,最後他親自煮小米粥餵他吃,終於感動了這個弟子,最後停止絕食。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前一個弟子沒過關的教訓,自己是在做一件非常神聖的事,證實大法的事,所以自始至終不為人情所動。

第十天,所長終於沒了耐心,下令:「強行打針」。我平靜地對所長說:「現在我的能量不來源於這個空間。我的身體不接受這些東西,如果你要強行打針,出問題你要負責」。所長說:「打針是絕對不會出問題的」。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不需要這些東西」。結果真的就打不進去,一下就把血管打穿了,醫生覺得不可思議,換一個胳膊再打,還是一打就穿。這時我的臉色已經變得非常難看,差點暈倒,管教和醫生看情況不妙,趕緊停止。事後,我在倉裏躺了兩天,不出操、不做工、不接受談話。其實我知道自己沒事,但我就是要讓大家都知道強行打針的後果,讓他們以後不敢再亂來。後來管教私下問我:「你是不是用功把它逼出來了?」還求我說:「別讓我太難做了,你看全所哪個管教還像我一樣扛兩個花(警銜),就算幫我一次吧。」我告訴他職務高低並不代表一個人的真實能力,就講了人各有命的道理給他聽。我的一番話打動了他,他說:「其實所長早就命令我給你灌食,但我看你是很有修養的人,實在不忍心這麼做」。我很高興他能這麼想。

剛進所的那幾天,倉裏的犯人有的嘲笑我說:「不食人間煙火,你要成仙啊?」「太癡迷了,精神都不正常了。」有的好意地勸我:「沒用的,他們絕不會放你的。」管教嚴禁他們和我談論大法,否則加刑。其實根本就不需要我講話,因為我絕食的本身就是在向他們證實大法。犯人們每天替我數著時間,漸漸地他們的態度從懷疑和嘲笑轉變為敬佩。一個身強體壯犯人在我絕食十多天的情況下,要和我扳手腕,竟然扳不過我,最後大家豎著大拇指對我說:「我們相信了,世上真的有神!」有的犯人說:「別人可能不信法輪功,但我們信,因為我們眼前就有一個,大家都看到了。」還有的犯人向我表示想學大法。我為這些生命感到高興。

就這樣,一切方法全部使盡之後,邪惡沒有了任何辦法。十二天後,公安用車把我送回家。後來我感到很遺憾,沒能做到更好,因為我不應該只顧自己出來,應該要求把和我一起關進去同修也釋放,但我卻沒有這樣做。

現在,我和千千萬萬同修一樣,徹底從人中走了出來,融入偉大的正法洪流。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正法修煉的偉大意義,我們不承認邪惡強加給大法和大法弟子們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是向世人證實大法,展示著大法在人間真實偉大的體現;同時在走出來的過程中,我們又在不斷地放棄著各種執著,不斷地圓滿著自己。正如師父所說,這就是大法弟子們最偉大之處。但我清醒地知道,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源自師尊的洪大慈悲,而我做的還遠遠不夠。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