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四個月,護法進北京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6月10日】  我叫XXX,今年56歲,是農民,一生務農,不諳世事,是個地地道道的莊戶人。以前我們村曾經有十幾個村民修煉法輪功,他們早晨煉功,晚上學法,也不耽誤農活,很有規律。莊戶人學氣功,無非是想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不長病,多幹活,多掙錢,回報於社會,為建設祖國出點力而已。

可是這些人平靜的修煉環境在1999年7月22日被中央取締法輪功的一聲炮中給破壞了,從此再也沒有人公開學法煉功了,一煉功就抓。到了10月26日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又把法輪功定成邪教,更叫咱這些莊戶人覺得不對勁。有一些學員不服,到北京上訪,抓到鄉黨委連打帶押,受盡折磨。我們村兩個學員家的家具、農具都被拉到鄉黨委去了,這還不算,把他們用手銬單胳膊吊在單槓上四、五個小時,個子高腳沾地的再把地面挖一挖,非得讓人吊在空中,就這麼往死裏折磨。目的就不讓你進北京,不准煉功。這些做法,叫人覺得更不像人民政府要幹的事。咱們政府從來都是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可現在怎麼這麼幾個老弱婦孺,幾個長不起病、買不起藥、住不起醫院的莊戶人煉法輪功健健身就成了邪教了呢?那本《轉法輪》書裏不都是在教人做好事、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嗎?咱們政府越是不准煉功,我就越是想不通; 我越想不通,就越想煉法輪功。

  於是在2000年2月份,我在轟轟烈烈的批判法輪大法的高潮中,開始了我修煉法輪功的道路。咱莊戶人看問題簡單、純樸。毛主席說:「你要知道梨子是甚麼滋味,嘗嘗。」我說:「我要知道法輪功好不好,煉煉試試,體會體會。」現在農村像我這樣做的人越來越多了。

我這一學煉功,方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博大精深,後悔得法晚也!

學法讀完四遍《轉法輪》,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

煉功不幾天,通脈、開頂、一身輕。淨化身體,全身達到無病狀態。

我的確領悟到了大法的奧妙,體會到了大法的超常,我決心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堅修到底。我得法晚,更得勇猛精進。於是我在今年5月18日,我得法修煉恰好四個月的這一天,護法上北京,我要用我的親身體會與實踐,證實大法是正確的。

到了北京,找不到任何接待大法學員的部門。我只好到天安門廣場上煉功,讓警察把我抓起來,用這種方式上訪。在駐京辦事處,四個警察聽說我只學了四個月就來上訪,氣得將我暴打一頓,足足把他們打累了才住手,就這樣政府派人把我押了回來,現關押在村鄉黨委。

我學法不深,悟法的方式和別人不一樣。佛家修煉講劫難,我們大法修煉也講大氣候反過來,好讓我們修煉。在這個時候,看誰的心態在變化,不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了嗎?

同修們,等到有一天,修煉的環境正過來之後,我們再去上訪不就晚了嗎?我想我們要共同精進,抓緊在法上認識法,抓住這千古難遇的機緣,提高提高再提高,直至圓滿!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個大陸新學員
2000年6月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