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某地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2日】 在甘肅某地區,大法弟子們做了許許多多的弘傳大法、講清真相的工作,堅定地"助師世間行"。他們多次上訪,多次被非法關押。獄中的待遇是非人的,且不說每天供給的食物常人無法下咽,就是那些殘酷的體罰,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挨打是家常便飯,用手銬背銬著吊起來幾天幾夜不給吃喝,餓著肚子從事重體力勞動,甚至還要遭受同獄犯人的毒打…然而,大法弟子都承受了,並奇蹟般地活著,向他們所在的每一處弘法,以他們的言行,感化了無數曾被認為"無可救藥"的刑事犯人。讓他們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學修"真善忍"。

以下是該地區的部份大法弟子的修煉實例,以給不知內情的人們了解真相。迫於眼下的情況,也為使修煉者們少受牢獄酷刑之苦,筆者為他們做了化名。

陸鳳蘭:她和丈夫、孩子,一家人都在修煉大法。2000年元月,她和丈夫到京上訪,回來後被抓入看守所,在百般逼迫下亦不肯寫"悔過書",後於4月24日被判刑一年半,送往蘭州平陽台勞教所。在勞教期間仍法不離心。當時同獄關押的其他犯人中有一名吸毒犯,(同獄共34人)號稱"老大",十分蠻橫,獄中都是兩人同睡在一張一米左右寬的床鋪,"老大"因嫌床擠,每天對同床的陸鳳蘭動輒拳打腳踢。而陸鳳蘭卻任她百般欺辱,默默忍受;過後仍一如既往地幫助別人。最終,這種偉大的善的力量感化了所有的人。她以言行向周圍的每一個人弘傳大法,使獄中許多犯人得法、學法,痛改前非,學做好人。

馬耀峰:(陸鳳蘭的丈夫)與妻子上京回來後被關在看守所15天,後又被送往消防隊,被關8個月。在勞教期間,經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每天24個小時不間斷地卸煤車,一天要卸20噸煤;身強力壯的小伙子,一天不吃不喝也頂不下來,而他已是上了年紀的人,卻奇蹟般的撐了下來。看守人員百般威逼,讓他寫"悔過"書,「保證」書等,他堅持不肯,只要他開口就是弘法。後來他以絕食抵制,(絕食長達10多天),這是任何一個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大法弟子卻做到了,也堅持到了最後。

郝軍曾一度顧慮重重,前瞻後顧而不能走出來,後來在一次大法弟子組織的法會上,通過和老弟子們交流,終於認識到自己應當摒棄不應有的執著,投入神聖的正法洪流。因單位上網條件比較便利,他印製了許多弘法的資料,挨家挨戶地投遞,甚至於附近縣、村,一些邊邊角角的村落。並向各地分發上訪信件…他自己說:"我原來有許多怕心、名利心等等,現在我才走出來,為弘法做了一點工作,我感覺忽然自己進入了另一個境界,簡直太暢快了,感覺太好了。當得知有人截查信件時,他通知其他弟子避開,而自己又在發剩餘資料時被安全局逮捕,被判3年。在獄期間,一次一位大法學員劉某被抓後沒有守住心性,帶著公安局的人找到他說:"這些事(印發材料)都是你教我幹的,你看我現在也不練了,你對他們說清楚吧"。結果郝軍當場義正詞嚴地告誡了他,並堅定地對公安人員說:"這麼好的大法,我有幸能得到,並受益,應該讓世人都知道,講清真相。這樣的人我不認識他(指劉某)。」後來劉某回來後感到十分羞愧後悔,產生了重新修煉的心願。

朱蘭秀:做了大量的弘法工作,大量的散發弘法資料,向世人講清真相。2次到京上訪,入監3次。在監期間,曾被三天三夜不給吃喝,並吊起來一天一夜,這在常人是無法承受的,她卻吊在那兒睡著了。無論怎樣百般折磨,從她嘴裏甚麼都問不出來。她堅決不寫"悔過書"。

魏蓮香:2000年元月上京上訪,後被抓遣返地方,共四次入監。入獄期間不斷地向身邊所有人,包括獄中犯人及看守人員弘法,以善心感化別人。被釋放期間,又做了大量的弘法工作,不單是本地區。隻身一人步行在一些農村地區,幾十里地挨家挨戶地發送資料,極大地鼓舞了地方上的大法弟子走出來,向世人說清真相,"助師世間行"。

范永存:魏蓮香的丈夫,入監一次,後釋放又被單位多次處罰,仍堅定地為大法做大量工作。

劉桂花:到京上訪一次,入監一次,也大量散發弘法資料。在監期間,被倒背拷起長達15小時(不能站也不能坐),指頭腫了,兩隻腳都青了,她卻無怨無恨。公安人員從早上8點多去她家搜查,至11點多將她帶走,搜查期間,一卷大法的經文在窗台上,還有一本縮印《轉法輪》在桌上沒來得及收藏起來,可是幾個公安人員都翻過了那個縮印本,甚至有人還拿著念念,卻居然問劉桂花:你怎麼這麼大年紀還看這字典──小孩看的玩意兒?因家中有上學的孫子無人照顧,中午劉桂花又被銬押回家,孫子呆呆地望著還戴著手銬的奶奶和滿屋的人,不知發生甚麼事。就這樣劉桂花給孫子做好了飯,又被銬走了。

楊岩:被關了八個月,身體單薄瘦小,被關期間一天24小時不間斷地卸煤車,一樣地撐了下來。後絕食十多天,被釋放。

李德馨:得法前,丈夫有病,時常發作,她自己也體弱多病,一家幾乎沒甚麼經濟來源,得法後,丈夫反對,她向丈夫弘法,結果丈夫的病沒有再復發,也開修煉大法。並說:李老師救了你也救了我,這個法這麼好,你做的對。並鼓勵李德馨上京,後她2月份入獄,最後被判一年半。由於家庭困難,每次丈夫探望她時,大法弟子們紛紛集資為他出路費及買些吃的和生活用品等,丈夫總對她說:你要守住心性,家裏都很好。

安林:做了大量弘法工作,在上京上訪的途中,一路弘法,到京後在天安門護法,回來後又一路弘法。由於胸懷坦蕩,一身正氣,堂堂正正的弘法,那些公安人員竟像被蒙住了眼耳一般,從來沒有發現過他。眾弟子們都讚他是:同化了法,溶在法中。

付桂琴:從99年5月至今,單位一直沒有給她開工資,然而她仍不懈地弘法、護法,後被邪惡之徒判入獄3年。

……

元旦過後,許多法輪功修煉者又被無端關押,而至今為止當局也沒有給其家屬及廣大群眾一個合理的解釋。警察抓人時,說只是帶去問些話,問完了就回來,卻至今未放人。這期間,亦不許家屬去探望,而被無辜關押的修煉者以絕食抵制至今。

江澤民集團傷天害理,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民眾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孰正孰邪,孰善孰惡?

(大陸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