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大法弟子在萬家看守所受迫害記錄

【明慧網2001年3月18日】公元2001年1月24日,我們懷著壓抑的心情在哈爾濱市萬家看守所過著中國傳統節日--春節。我們是無罪的,而且有不少人是被超期關押的,我們身心都受到摧殘,沉悶地坐在教室裏。

忽聽外面嘈雜聲,劉冬雲(31歲)開門出去詢問。原來是第一批大法弟子開飯回來,因為飯廳裏有人背誦老師的法《論語》,有許多大法弟子被一幫警察毆打,並被關進小號。我們班全體出去向所長要人,他們非但置之不理,反而氣急敗壞地把我們拽到外面。

那一天,天陰陰地下著小雪,很冷很冷。此時我們來到外面看見有不少大法弟子站在牆根哪兒,隨後又有不少大法弟子被警察拖出來,有的人因為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而被警察摔倒在地,拳打腳踢後拖進小號。

史所長向劉冬雲號叫,劉冬雲平靜地回答:「我們無罪無錯,你們警察打人不對。」史所長瘋狂地拽著劉冬雲的頭髮一下把她摔在地上說:「打!」眾多身體強壯的警察一呼而上,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拳打腳踢,然後拽著她的頭髮把她拖進小號。她當時迷迷糊糊,事後一看,頭髮一綹綹地脫落下來。

潘宣華(56歲)曾身患鼻癌等多種疾病,被警察打倒在地拽著頭髮胳膊拖進小號,眾多警察上來一頓拳打腳踢,狠命踢她的腦袋,致使她手腳麻木、嘴眼歪斜、臉已變形,浮腫嘴裏流出了血。惡警又強行讓她坐鐵椅子8天8宿。由於被打得後腦勺疼痛趴不下,她就這樣直直地坐了8天8宿。

吳激揚(34歲),當警察讓我們進屋時必須回答「遵守所規所紀」。吳激揚不認為自己是犯人,就說:「我不遵守所規所紀,以法為師,法輪大法是正法。」史所長等眾多警察把她像皮球一樣「傳」到小號,並全體罰站。因自己無罪無錯她絕食抗議,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警察因她絕食,不顧她體虛,把她用手銬強行掛在監門上,由於身體的虛弱和體罰她虛脫了,跟她同號的劉冬雲喊管教,管教慢悠悠地來了,對劉冬雲說:「不用你管,關你甚麼事!」就轉身走了。過了很長時間她們還是不管,對面小號屋裏的功友又喊管教來了,叫喚著:「你喊甚麼!?」此時吳激揚已呼吸困難,身體失去平衡,身體的重量全吃在手腕上,手腕上都被卡出了血,全靠劉冬雲在身後支撐著她,管教才把手銬打開。此時管教命令劉冬雲站著,而劉冬雲因被打得頭痛腦昏,並且自己無罪無錯而拒絕罰站。吳激揚也說:「我無罪無錯拒絕罰站。」她們不顧劉冬雲的身體狀態把她強行用手銬掛在監門上,並惡狠狠地對吳激揚說:「你站不住,坐鐵椅子。」吳激揚、劉冬雲等功友為制止邪惡繼續迫害和為了其他功友免遭殘害,決定用生命捍衛大法。劉冬雲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無罪無錯,放我們回家!」隨後毅然以頭撞牆,與此同時,吳激揚等功友也這樣做了。當絕食第六天時醫院要給他們灌食。吳激揚下了鐵椅子,刑事犯來拉她,此時她已有氣無力。坐在椅子上她又昏過去了,等她醒來後捏著她的鼻子又給她灌奶粉,灌完後管教又讓她坐鐵椅子。下午方便時她昏死在廁所裏,人事不知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潘宣華懷裏,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許麗華(54歲)因在走廊制止警察打人而被警察拖出門外一拳擊倒在地,後邊功友扶起來,後又拽頭髮拖進小號。此時因潘宣華被打完後關上鐵椅子,警察又來打她,許麗華因說「警察不許打人」而被鎖在鐵椅子上8天7宿,同時被用膠帶封上嘴。

共有28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小號,都不同程度地遭到了迫害,這只是她們當中幾個人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