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廊坊市尖塔鎮迫害大法弟子惡人惡行

【明慧網2001年3月10日】
回建國,男,廊坊市尖塔鎮黨委書記。
谷金澤,男,40多歲,臉上有麻子,外號谷麻子。原廊坊市尖塔鎮政法委書記,現任廊坊市舊州鄉副鄉長。手機:9083288。
由昌波,男,40 多歲,廊坊市尖塔鎮派出所所長。手機:9095518 BP:128--23697。

自99年7月22日以來,在河北省廊坊市尖塔鎮黨委書記回建國的教唆下,谷金澤、由昌波等人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迫害。每到敏感日期就將學員非法關押,強制寫保證,不寫就遭打罵或罰款,罰完款就到飯店大吃大喝。沒錢花就隨便抓大法弟子,以辦學習班為名逼迫家屬交保證金,學員家屬被逼四處借債,生活處境十分艱難。尖塔鎮大法弟子罰款數額較多的有:郝建明、巢起國、蘇德俠、劉振玲、劉振領、康寶風。不完全統計罰款金額累計約有8萬元。為保自己的烏紗帽,回建國、谷金澤、由昌波等人狼狽為奸用罰金請客送禮,先後將尖塔鎮的八名大法弟子非法勞教。他們是蘇德俠、劉振玲、劉振領、巢起國、陶立民、田進書、劉淑珍、線寶珍。

99年7月22日後鎮政法委書記谷金澤和打手付光海(前尖塔鎮碾子營村治保主任)對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一百多人拳打腳踢、打耳光、吊銬、拿木棍敲打全身骨肢關節,上至七十歲的老人下至十幾歲的孩子都照打不誤。並強行關押大法弟子數日,強迫寫保證、罰款300─500元,期間將大法弟子身上的錢(有的只有十幾元錢)都勒索去大吃大喝。

99.10底無故將大法弟子幾十人非法關押,強迫寫保證,還要罵老師、罵大法,對不寫保證的大法弟子吊銬、毒打。

2000年2月中旬蘇德俠、劉振玲在給人大代表的一封信上簽了字,被谷金澤等人殘酷折磨後送進廊坊市看守所刑拘一個月,刑拘到期後谷金澤把二人接回向她們的家屬說不交5000元不放人,家人說有公安局的釋放證,谷金澤說有也沒用,這裏老子說了算沒錢別想要人。接著谷將二人在鄉政府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給二人編造材料送進拘留所刑拘一個月。使二人遭受非法關押長達三個月。

2000年兩會期間,劉振領、齊伯蘭、劉振華進京上訪被抓回尖塔鎮派出所,谷金澤、由昌波將三人雙手反銬,用電棍來回折磨她們數小時,三人全身青紫,慘不忍睹,折磨後將三人送進拘留所非法關押一個月。2000年4月谷金澤、由昌波把蘇德俠、劉振玲、劉振領等人接回後,揚言不交一萬元不放人。

2000年9月中旬蘇德俠、劉振玲、劉振領三人在沒有任何行為的情況下,廊坊市安次區公安分局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勞教,據說是為了完成指標。

蘇德俠在地裏幹活被抓,劉振領在家被抓,劉振玲是從廊坊市朝陽蔬菜批發市場,批發完蔬菜回家的路上,被由昌波等攔住,說是領導找她談話,一會就回來,劉振玲說不去(有好幾次由昌波、谷金澤都以同樣的欺騙手段將多人送進拘留所),幾個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將劉振玲按倒在地,強行抬上警車,只留下劉振玲那扯人心肺呼喊。

當時,她們的家人都不知情,中午做完飯,家人不見她們回來,就各自尋找,有人說早上警車來過,於是家人就到尖塔鎮派出所找由昌波詢問,由昌波說不知道,在家屬的一再追問下,由昌波說你們找安次區公安局。於是家人們找到了安次區公安分局,安次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的劉亞輝說,人已經送唐山勞教去了,你們上哪告都沒用,這是上邊的指示。更有甚者,谷金澤、由昌波居然製造混亂,鼓動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從而藉機敲詐錢財。2000年10月谷、由二人讓北尖塔的治保王丙興冒充廊坊分站的名義於25日凌晨4點30分將一緊急通知發到各大法學員的家門口,讓於27號早晨4點30分到南尖塔衛生院南口集合,並聲稱有車接,一起去北京護法等等。

河北省廊坊市尖塔鎮麻營村迫害大法弟子實錄:麻營村2000.12.15有三名年近六十歲的女學員進京上訪,被家屬發現告訴村幹部,村幹部趙有蒼、劉桂林、邢質全等人以去北京接人為名從家屬手中騙走現金各2500元,共7500元。這三名學員進京上訪,雖遭殘酷迫害,但為了不連累自己所在地的各級領導,據不說出姓名住址,被良心尚存的公安人員釋放,於12月16日返回家中。12月17日村幹部趙有蒼、劉桂林、邢質全等人將三人叫到村委會罰站,並召集村民約200人左右,當眾辱罵她們,製造群眾矛盾,轉移人們對村幹部敲詐錢財的注意。之後趙有蒼、劉桂林、邢質全讓家屬把人帶走嚴加看管,將「轉化」成果報廊坊市尖塔鎮黨委書記回建國,得到的答覆是「還嫌麻煩少?影響了獎金找你算帳!」

河北省廊坊市舊州鄉芒一、二店村迫害大法弟子實錄:芒店村民趙立華(近60歲)、穆瑞玲(36歲)等人於2000.12.28進京上訪,被人發現,從北京火車站劫回,押回舊州鄉政府,鄉長張某親自動手,邊毒打大法弟子邊說,讓你害我、讓你害我。殘酷折磨後送進廊坊市看守所,新近調入的副鄉長谷金澤則提出向學員家屬各要5000元。

另、在芒店村發生了幾件怪事:就在舊州鄉政府組織人嚴密監視大法學員的時候,芒店一村連續發生幾起縱火案,幾戶村民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失,卻無人過。村長王玉龍說,這是小問題,法輪功是大問題,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受損失都成了小問題了。

趙立華家被抄後,鄉幹部問其在家的兒子是否去北京,其子回答說我媽的事你們不給解決我就去,於是其子陳廣水被鄉政府的人帶走非法關押起來。

芒店二村村民張連霞,因煉過法輪功,99.10被鄉政府以防止進京為名非法繳收身份證至今,期間張多次向村長王店發索要,王說給問問便再無音信。2000.12.27張連霞接到一封廊坊市某律師事物所來信,信中告之因拖欠電話費近3000元,如不按期交納,將以法律手段解決。張說我沒文化,從來就沒摸過電話。

芒店一村一個在廊坊市萬莊十一中上初一的學生孟得月(14歲),11月底因向同學洪法,被校長知道,上報教育局,教育局很重視,令校方嚴加看管,此學生便失去自由,只有週末才能回家與親人團圓,2000.12.29學校放假,校方不讓該學生加家,在家屬的一再反對下,該學生回到家不久一輛警車載有校方人員將該學生接走軟禁起來。該校校長說,寒假你也不用回家,跟我一起旅遊去。河北省一些地區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

河北省廊坊:2001.1.17河北省廊坊市公安局接上級通知,通知說近期又有大規模進京,所有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律不得釋放,另對未被關押的學員嚴加管制。並誣陷說法輪功學員在北京暫住的學員將進屋查房的警察打死等謊言。

公安局授意下屬公安部門辦強制轉化班,對不從者拘留。

河北唐山開平消息:開平勞教所12月份以來,把堅持煉功的大法弟子綁在室外的樹上肆意毒打,有的學員被綁在室外毒打長達一星期,勞教所的所長不但親自打罵大法弟子,還唆使犯人參與。

河北任丘華北油田消息:華北油田公安局近期對大法弟子進行跟蹤監視,非法拘禁,並對拘禁的學員肆意毆打。

華北油田公安局還多次授意所屬公安部門辦強制轉化班,對不從者威逼、恐嚇。如某單位為了讓逼迫大法弟子轉化,竟把學員的愛人從千里之外的工作崗位上找來,把子女從校、院叫來,並威脅說做不通轉化工作,就停止你們的工作和學習(家屬都不煉功)。公安局還授意大法弟子所在單位實行經濟封鎖,有的大法弟子已被停薪、停職一年多了,生活毫無保障。

另外廊坊市教育局為防止所屬學校的女教師進京,竟雇用地痞李寶剛、張玉峰等人以200/天在元旦期間二十四小時監視,二位女大法弟子躲過監視毅然進京上訪,被抓回後,遭毆打,並強迫脫衣在外凍著。

罪犯江澤民強加給各級政府的怨恨就是這樣又施加給了大法弟子,河北省政府及公安部門肆意踐踏人權的野蠻行為,激起了越來越多的善良民眾的痛恨。人民群眾憤慨問道:當權者有甚麼權力來鎮壓人民?

市鎢鉬材料廠黨委書記 段普元 男59歲
市內燃機廠保衛科長 陳繼英

伊平民 200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