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痛苦與幸福中成長

【明慧網2001年2月4日】 尊敬的師父過年好!同修過年好!

新春來臨,又長了一歲,歷史也進入了新的一頁。同修們在摔摔打打中,逐漸走向成熟。回憶這個過程,難免有酸甜苦辣,現在給大家說一說我在大法中的成長經歷。

我98年3月得法。1999年7月,突然悟到「寧可失去生命,也要喚回人的善念」,緊接著, 20日,輔導員被非法抓走;22日,我去了北京,呆了五天, 由於信訪局變成「抓人局」,怕心使我最終沒有站出來。踏上回家的列車,我哭了:自己沒有盡到一個公民的義務和一個弟子的責任,愧對良心,愧對師父……哭啊哭,一直哭了兩個多小時。回來後,每次翻開《轉法輪》,都見師父兩眼飽含淚水,那時放不下人的東西使自己很迷茫,周圍的一些同修都不主張出來,不知道「以法為師」,卻是「以人為師」,又在人心的掩蓋下,找藉口騙自己,以為在家「堅定實修」是對的。

這之前,各單位曾報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我們單位怕找麻煩,報的是沒有。當時是人人過關,惟獨我們風平浪靜,心裏想:肯定是自己不夠格,連考驗機會也沒有!後來單位組織「揭批」,要求人人寫文字表態。我知道證實法的機會來了,但還是怕自己受損失,就用人的狡猾心理想蒙混過去,不負責任地寫了「不參加非法組織、迷信活動」等話,還認為自己這樣做既不破壞法,又能堅定實修。但見師父總是淚花閃閃,覺得可能該去北京,就有同修約我同去,我說考慮考慮,由於放不下名利情,放不下相依為命的老父,最終沒有成行。後來又看了廣州法會的材料,覺得確實不對勁了:是啊,大法蒙冤、師父遭難,哪有弟子躲在一旁的?但要割捨名利情,又感覺實在太難了。

正在徘徊,考驗就來了,當時向聯合國簽名,我就簽了,晚上夢見師父說:「圓滿時,我用船接你們,但圓滿這一切,幾乎耗盡了我所有的一切……」醒來後我倍感汗顏,只覺得自己做得太少太少──從99年7月到12月,整整半年啊。慈悲的師父一直在點悟著我這個愚鈍的弟子!想起「加拿大法會」上師父曾講到為了一個弟子而被灌了碗毒藥,可該弟子過關時,把自己當作常人,關沒過去,反過來還說修大法使他出偏了,師父是為弟子的不悟而傷心落淚啊──可能天上有他的位置,而他卻沒過去關,又一個未來的覺者毀在這裏了……想到這裏,我難受得不行。

2000年2月4日,我在河北劇場因想公開煉功而無理被抓,被興華街派出所審問時,警察誘供恐嚇,反覆逼問誰通知你去的,你說了就沒事了。我怕挨打,又怕糾纏,便隨便說了我認識的一個同修,並在口供筆錄上簽了字,沒想到這位同修因此被以所謂「組織者」的罪名被逮捕起訴,現仍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一看守所。

事後我痛悔不已,無地自容,沒想到自己不放的執著竟帶來如此嚴重的後果!曾哭著對師父說:「師父,我不配做您的弟子啊!真想從宇宙中永遠消失……」當晚做夢:我是個小孩,慈祥的師父在拉著我的小手往前走,我好奇地問:「我們去哪兒?」師父默默不語。醒來後,我深感慚愧: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就是這樣,師父也不嫌棄,還在看護著我,但我配不配作師父的弟子呢?

從2000年2月到4月,我被公安機關、單位共非法拘禁了50多天,期間我前後絕食15天,但抗議無效。興華街辦事處向家人非法索要2千元、單位2萬元保證金,因看到老父病情日益加重,放不下情,開始動搖。這時一個被轉化的河北某處處長對我做工作,說「師父只重人心不看形式、出去還可以煉、你這是和人鬥、參與政治」等話,被鑽了空子,違心地妥協了。先是「保證書」,然後「認識」、「悔過」就上來了,抱著"出去還煉"的態度寫下了嚴重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

做過後,整日陷於深深的自責和罪惡感中,一個月沒有跟同修聯繫。而且看到,我周圍的沒走出來的學員因此也開始過關,要求他們寫「決裂」。我被強烈地震撼了:自己做不好,大家都看著呢;我一人死就算了,沒想到大家的損失很可能是更難挽回的!我一遍一遍地深深譴責自己:你還是大法弟子嗎?!師父啊,弟子無顏再見到您……平靜下來之後,找到了怕心和情,難以割捨的執著造成了如此嚴重可怕的後果!真的難以挽回了嗎?我問自己。

2000年5月9日,我被派出所無故騙走關了9天,回來後單位又關3天。期間我不配合他們的一切行為,為了正義和真理絕食抗議,6天後,被聞訊趕來的家人接了回去。2000年6月,我發了上訪信。當天夢見自己找到了早已丟失的法輪章,把他戴在了胸前……

2000年7月,看了《修煉故事》,對比密勒日巴佛,忽然明白一個理:「你們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為了給你們煉功用的(大意)」,為甚麼99年大劫難不存在了呢?不就是讓我們修煉的嗎?可是看看密勒日巴佛,整整一年了,我又做了些甚麼?!就跟沒修煉過一樣,對不起師父千辛萬苦的安排……難過得大哭起來,一邊抹淚一邊心裏暗暗發誓:師父,今後弟子的真正修煉要開始!以後縱是刀山火海,也得闖過去,「堅修大法緊隨師」!

從此,開始了我修煉中嶄新的一頁……

以上這些不是說明我個人怎樣,希望大家都能夠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恩師為度我們吃盡了這宇宙中從上到下所有的苦難!卻連一分錢都不要我們的。「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你們是走向佛、道、神的未來覺者,是不求世間得失的,那應該甚麼都放得下。」(《去掉最後的執著》)希望那些沒走出人來的同修儘快走出來,跟上正法進程,作為大法中的一員,要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所以不能配合一切邪惡;也希望曾走過彎路的同修不要氣餒,加倍彌補。讓我們越做越好,儘量少讓師父操心。

大陸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