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惦記12歲的劉思影:與北京積水潭醫院醫護人員的通話紀實

【明慧網2001年2月4日】人民報2001年2月3日消息 -- 所謂法輪功學員自焚燒焦的軀體,以特寫鏡頭,赤裸裸的出現在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招牌新聞節目「焦點訪談」上,映入大陸數億觀眾的眼底。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躺在地上全身焦黑,喊著同時自焚身亡的「媽媽、媽媽」,令人看了為之心痛。

讓人心痛的,除了受害的小孩,更是中共將全身燒得焦黑的小女孩拿來當宣傳素材,這從西方新聞倫理或外國民主人權的標準看來,這絕對是對人權的侵害!受害者有權控告政府。

金融時報2日在報導此事時特別指出,到目前為止中共仍不准外國媒體到醫院採訪這個小女孩,理由是怕她受到感染。

一位讀者昨日給人民報來信說,由於看到電視上小思影那燒傷的慘狀,就想同太太一起去探望她並想慷慨解囊給小思影解決部份經濟問題。

去之前,他們先給北京積水潭醫院打去了電話,下面是他們的部份談話內容:

讀者:喂,是北京積水潭醫院嗎?請接燒傷病房。
接線員:燒傷病房分三個,你要哪一個?
讀者:請接劉思影的病房。

……

一位女醫務人員問:詢問病情嗎?

讀者:我們想問問劉思影這孩子的病怎麼樣了?
女醫:和電視上演的一樣!(乾淨利索,多一個字沒有)

讀者:她的病情有無好轉或惡化?
女醫:她還是和電視上演的一樣!(她警惕地回答,還是多一個字沒有)

讀者:我們如何能幫助她呢?
女醫:你就是一個電視觀眾,你怎麼幫助?

讀者:我們想去看看她,給她送點錢。
女醫:不行,你幫助不了她,就通過我們轉達了。

讀者:在電視上看到她的嚴重燒傷的手露在外面,當時有那麼多記者和其他它人員
在場,我擔心這會不會引起感染啊?
女醫:不會呀,(馬上又緊張地問)你是搞醫的嗎?

讀者:不是,但我懂一些醫療知識。
女醫:你不懂,和你也說不清楚,(她明顯地鬆了一口氣)她的手露在外面不會感染,這是正常的,我們有治療經驗。

讀者:她的氣管切開了怎麼唱歌呀?
女醫:誰說她唱歌了?!(憤怒地)

讀者:人民日報說她唱歌了,連歌名都登出來了!(讀者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女醫:……(沉默)說你不懂醫吧。氣管切開是為了呼吸道通暢,不是為了……,
總之,說話是不受影響的,你不是搞醫的,你不懂。已經告訴你了,這是正常的。

讀者:估計多長時間小思影才能康復?
女醫:這個說不準,病情隨時都會有變化。(江澤民政府會不會利用完孩子再使病情「加重」,殺人滅口啊!)

讀者:我們可不可以到醫院去看望一下思影?
女醫:這個絕對不行。我們燒傷科嚴禁探望,因為有(燒傷)創面。

讀者:那等她出院後到她河南老家去看也行,現在我們能不能見見孩子的主治醫生?
女醫:不要再打擾我們了,她現在的情況和電視裏演的一樣。

女醫:你貴姓?(語氣很嚴厲)
讀者:我姓X

女醫:你是北京的還是外地的?(語氣很急迫)
讀者:我是外地的。

女醫:外地哪裏的?
讀者:XXX的。

女醫:你關心劉思影的病情,這個哪我們完全都是可以理解的啦。但是吶,現在你
就不要再打電話干擾我們的治療了。(聽到讀者是從外地打來的,女醫生的口氣明顯和她的心情一樣鬆弛了許多。)

讀者:您貴姓?
女醫:不必問貴姓了,你要打就打這個電話,我們不說這個……

(電話掛斷了,聽到的只是嘟嘟聲)

這位讀者心裏真的惦念著孩子,又打電話去給做醫生的朋友諮詢有關燒傷方面的知識。據他朋友講,氣管插管沒取下來,說話會很困難,要堵上插管才能說話,可老堵著也不行,人就憋死了。電視上孩子連續不斷地講話,令醫學界的朋友困惑不解,人民日報上說孩子還想唱歌,還能唱歌,更令醫學界的朋友瞠目結舌。

這位老倔頭兒讀者來信還說,要去找孩子的主治醫生李遲詢問病情。

在這裏我們勸一句,饒了那位被嚴密監控、身不由己的倒霉主治醫生吧,不要再雪上加霜!

註﹕讀者又來信說,後來經過核實,該女醫務人員其實是積水潭醫院醫務處的,是專門負責接待諮詢劉思影病情的管理人員,給她打電話應該不存在上述的「干擾我們的治療了」的問題。

劉思影主治醫生簡介:

李遲,男,1955年出生,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副主任,副主任醫師,副教授;中華醫學會燒傷學會秘書;中華燒傷雜誌編委。
1976年──1979年就讀於北京積水潭醫院「6.26」大學,
1985年──1987年前往英國伯明翰大學附屬急救醫院燒傷科進修,
1994年──1995年到日本神戶大學醫學部第一外科進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