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羅幹同志在「天安門自焚事件」籌備會上的講話

【明慧網2001年2月3日】 人民報消息(文本內容雖屬虛構,如有雷同絕非巧合)
提要:羅幹 ─ 前河南副省長、省委副書記─ 自焚者來自河南開封

羅幹:同志們好!今天在座的都是鎮壓法輪功的有功人員,在18個月來的艱苦卓絕的鎮壓鬥爭中,你們始終緊密團結在江總書記核心周圍,活學活用「三講」和「三個代表」精神,在迫害方式、栽贓手段和創作假新聞愚弄群眾上推陳出新,百花齊放,取得了打死百多人,關押數萬人,迫害上千萬人、欺騙數億人的豐碩的戰果!

尤其難能可貴的是,你們能不計個人良心、名譽和前途,全心全意為江總書記賣命。在此,我轉達江總書記的親切慰問,同志們辛苦了!江總書記本人因雙腿壞死行動不便,今天就不親自來表彰大家了。

今天這個會不是個慶功會,我們面臨的形勢是非常嚴峻的。首先,國內的法輪功信徒越打越多,打死也轉化不了,原來轉化的現在又全都翻案了,都敢拿真名到明慧網上去發表聲明,說以前被迫寫的悔過書、保證書作廢。據不完全統計,現在98%以上的法輪功信徒都成了頑固分子。他們掛標語、貼不乾膠、發傳單、寄電子郵件、安遙控喇叭,再加上見誰跟誰說真相,這簡直是和我們的喉舌---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爭群眾,弄得我們很被動。

現在,幾億人都讓他們爭取過去了,不再相信咱們編造的假話了。而我們的隊伍也不穩定,越來越多的黨政幹部和公安幹警居然也不再效忠江總書記,消極工作或者乾脆就反對鎮壓,同情法輪功,甚至支持法輪功。這簡直是亡黨亡國啊!而且加重了江總書記的病情,使壞死的部份越來越黑!

在國際上,我們外交戰線的同志們工作起來可就沒我們這麼好的條件了,別說隨便抓人施酷刑,就是向人家政府部門散布點謠言,也很少有不被轟回來的,簡直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

但是,只要不怕丟人,各村有各村的高招,我國駐不少國家的使館、領事館的同志們雇佣當地的流氓地痞黑社會在法輪功練功的時候、開法會、開新聞發布會的時候、宣傳真相的時候搗搗亂,踢踢場,也收到了不錯的效果,當然資金投入是比較大的,但是考慮到貫徹了江總書記的精神,投入再大也是值得的。何況這些錢早就在國內的法輪功信徒身上罰出來了。當然,我們也沒指望國際上能有支持我們的聲音,在這個問題上,全世界都是「國際反華勢力」,我們只要求能夠買通幾個華裔地痞,在人民日報上來篇憤怒聲討甚麼的,騙騙國內人們也就行了。

話說回來,國內的人民也越來越難騙,網絡上的新聞那麼多,累斷了咱們安全部網絡監察同志們的腿也封不過來啊。眼看著國內國外都稱讚法輪功的和平、理智和勇敢堅強,連諾貝爾和平獎都提名法輪功,離咱們塑造的邪教形像差的太遠,相比之下,明眼人倒是一眼看出咱們是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邪教,這不是新華社常說的那句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嗎?

最近江總書記研究了一下,如果不給法輪功栽個集體自殺的贓,看來傻子也不會信咱們扣的邪教帽子了。言歸正傳,今天召集各位來開這個會,就是探討一下怎麼實施這個計劃。我先簡單介紹一下計劃,徵求徵求大家意見,各位都是殘害法輪功的專家,不必拘束,各位可以提問,可以建議,可以補充,總之力圖把這個計劃設計得天衣無縫,讓法輪功有口難辯,讓人民群眾信以為真,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另外,我們也就有藉口進一步殘酷打擊法輪功了。

計劃是這樣的:

時間:除夕。逢年過節是法輪功進京護法人數最多的時候,選在這個時候,比較自然,不容易引起人們懷疑還容易引起人們的氣憤。

地點:天安門廣場。法輪功最愛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練功抗議,選這個地點當然沒的說。

自殺方式:自焚。火光一起,最有轟動效應。

參與演出的人員已經選好了,四女一男。大家可能聽說了,我們有個效仿「斯里蘭卡猛虎組織」的秘密暗殺小組,專門策劃刺殺法輪功創始人,去了美國、去了台灣,可惜無法接近,沒能得手。最近在互聯網上被曝光了,我們當然不能承認,只能秘密撤回,這個小組沒法再派出去了,但是現在這次計劃卻給他們一次發揮餘熱的機會。

我們已經從中挑選了5個人,讓他們背會了法輪功的口號,教了法輪功的打坐姿勢。基本上還可以吧,美中不足就是雙盤盤不上,單盤也盤不上,只能湊合著把兩條腿彎過來坐在地上。這幾天有關單位一直在給他們封閉洗腦,反覆放《八女投江》、《狼牙山五壯士》、《劉胡蘭》之類的電影,現在看來,他們會心甘情願為江總書記、為黨犧牲的,誰說我們的精神控制不厲害。

除夕那天,我們會把他們放到天安門廣場,他們身上帶著用雪碧瓶子裝的汽油,然後倒在身上,背台詞,打坐,點火。就這個順序。之後由警察救火,救護車開來,抬人上車,送醫院搶救,新華社發稿子。就這個順序,大家聽明白沒有?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領導同志,我有個問題,目前我們在天安門廣場布置了1500名便衣打手和200名便衣警察,這幾個人看起來這麼可疑,以我們這些同志們的經驗,應該在廣場入口處就搜出來他們攜帶的汽油等易燃易爆危險品。無法放他們進場。(漏洞之一)

羅幹:說的也是,好幾公升汽油哪,哪兒那麼好弄到天安門廣場上去。嗯,讓兩名全場打手都認識的便衣警察護送他們到指定地點執行任務,你們回去先傳達一下,不要攔阻,要是影響了政治任務,上面像對香港記者那樣一發火,哼!……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可是,可是……領導同志,就算護送到了現場,也沒法讓他們自焚啊。您知道,要自焚得打開汽油瓶子,往身上澆汽油,那滿滿一雪碧瓶子汽油咕嘟咕嘟倒在身上,少說也得1分鐘,然後還得高呼口號,再快也得10秒鐘,然後打坐,您知道,坐地上再盤腿,人家真正法輪功的也得用個6-7秒鐘,咱們這個冒牌貨,把腿搬上來少說也得10秒鐘,再掏打火機點火。天這麼冷,手凍僵了不聽使喚,風又這麼大,沒個10秒鐘我看是點不著......這一分半鐘都過去了。一般來說,以我們在廣場上的密度,以我們這些天的經驗,別說1分半鐘自焚了,拿出個法輪功橫幅快不快,3秒鐘之內肯定按倒擒住,都不容他打開橫幅。讓我們眼睜睜看1分半鐘不能動手,這合理嗎?(漏洞之二)

羅幹:甚麼合理不合理,這是政治任務。讓你眼睜睜地看1小時不動手你也得裝看不見。你怎麼那麼自由散漫,你是哪個單位的?安全部同志,給我查查他。中央電視台同志注意了,安排好攝像機了嗎?要提前5分鐘到達現場。

中央電視台記者:這倒是沒問題。不過,中央電視台記者湊巧在場,又湊巧扛著攝像機,又湊巧拍下來全過程,是不是有點太戲劇性?(漏洞之三)

羅幹:唉,確實太巧,不過你不把這個振奮人心的場面拍下來,怎麼在電視上放啊。反正老百姓比較尋求感官刺激,愛看。對於巧不巧的問題,我看沒多少人會想到。再說,巧就巧吧,無巧不成書嘛,呵呵。接下來就是點火的細節,點火之後,不對,是5個人全部點火之後,現場的警察就要開始救人了。記住,看見一個點火的,你們別管,等5個全都點著了你們再動手。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羅幹同志,廣場上的警察全是穿便裝的,這樣打人抓人比較方便。我們救火救人那場戲穿便裝可以嗎?

羅幹:不行,穿便裝怎麼體現人民公安愛人民啊?那不成了群眾見義勇為了,不行不行!堅決不行!必須穿警服。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 羅幹同志,您可能不了解平時情況。平時廣場上一個穿警服的警察都沒有,這次在出事地點一下子冒出那麼多穿警服的警察救火,太令人難以置信了。(漏洞之四)。

羅幹:有多少人這段時間去過天安門廣場,有多少人知道廣場上平時沒有穿警服的警察?很少很少。我們只要騙了大多數就行了,少數人知道就知道吧,懷疑就懷疑吧,反正沒人敢說。救火這場戲要在1分鐘內完成。時間太長就全燒死了,就沒法採訪傷者了,也沒法再演出傷者最後轉化,現身說法反戈一擊的那出戲了。天安門派出所的同志,滅火器準備好了沒有?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準備好了,身穿警服的警察一定會人手一個。滅火器現都放在天安門派出所了。

羅幹:好,看到著火後,立刻取過來救火。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恐怕來不及,取滅火器一來一回最快得8分鐘,這兩天地面有積雪,太滑,所以估計最快10分鐘。

羅幹:荒唐,10分鐘回來,人都燒成焦碳了。你們不會隨身背著嗎?幹嗎非得回去取?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可是,您見過背著滅火器在天安門廣場上巡邏的警察嗎?(漏洞之五)

羅幹:背著滅火器巡邏是有點誇張,你們不會事先把滅火器藏在自焚演員旁邊的雪堆裏頭嗎?我不管你們怎麼弄,反正必須著火後1分鐘之內滅火,我告訴你們,這是政治任務,不是拍電視劇講甚麼合理不合理。中央電視台的同志,請注意剪輯,別甚麼都拍,從雪堆裏取滅火器的這個鏡頭就別拍了,只拍救火。

中宣部幹部:領導同志,咱們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的可信度越來越低,尤其是在國際上。我建議咱們也弄點國外媒體來,讓他們也看見,讓他們也拍下來。我能通過某種渠道放出話,騙得CNN屆時出現在現場。

羅幹:好!讓CNN給我們當一把喉舌。但是注意演得一定要真,不要讓人家拍出破綻,否則要起反作用。如果讓人家拍出破綻了,就立刻沒收他們的攝像機,扣他的記者,讓他們跟我們統一了口徑再放人。(漏洞之六:為甚麼CNN拍的東西被沒收,記者被扣)

積水潭醫院的同志準備好沒有?

積水潭醫院醫生:準備好了,救護車就停在廣場外,隨時待命。燒傷救護用品都準備好了。

羅幹:很好,車上能裝幾個傷員?

積水潭醫院醫生:四個。

羅幹:嗯,不需要裝那麼多,我們的目標是燒死三個。警察們可以救火救得慢些,這樣更增加故事的真實性,要是一個都沒燒死,倒讓人懷疑是不是假自焚。咱們就來個真的。暗地裏給他們家裏塞些錢,但記住一定要注意保密。

積水潭醫院醫生: 救了的直接送醫院嗎?

羅幹:不,這些被燒傷的萬一說了不該說的話,萬一說走了嘴,焦點訪談採訪的時候不就出大漏子了嗎?再說,都燒成那樣了,誰知道他們時候會說甚麼呢,還能背出台詞嗎?所以救護車先開到安全部,把燒傷的演員卸下來,我們另外派幾個同志,呵呵,纏上繃帶,代替他們去積水潭醫院住院。他們一定要經過嚴格訓練,台詞背地滾瓜爛熟,保證和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的同志們談話時,保證做到萬無一失。

積水潭醫院醫生:這幾個和燒傷的那幾個長相不一樣,能行嗎?

羅幹:這才是妙計呢,你想想,燒得面目全非,臉上全是繃帶,渾身塗的藥膏,你認得出誰是誰啊?那不都一樣嗎?也不一樣,就是病情可以控制,可以根據需要裝得半死不活,裝得迴光返照,裝得各種各樣,比真正的病人好操作多了,不過為了真實起見,你們要像對待真正燒傷病人一樣對待這幾個新演員。但是氣管切開術就別作了,弄跟管子比劃上就行了,省得他們說不出話來。你們醫院要嚴格保密,並且按照我們事先擬定好的病情發展計劃來向外界宣布病情發展。

焦點訪談記者:領導,我們已經背熟了台詞,也和幾位病床演員排練過了,甚麼時候採訪?

羅幹:等通知吧,我們正在讓一個專業言情小說作家修改台詞,力圖煽情。

新華社記者:領導,我們怎麼報導這幾個自焚的「法輪功練習者」的身份?請根據劇情安排好角色,以達到最大的宣傳效果。

羅幹:不愧為新華社記者,問得好!這是整個計劃中最巧妙的部份。如果我們胡編幾個名字,早晚要穿幫,法輪功現在調查能力強的很,以前很多栽贓的新聞都被他們調查個水落石出並在國外媒體曝光了。這次我們給他來個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首先一點,人名都是真實的。大家知道,每天來北京護法的法輪功信徒成千上萬,為甚麼到天安門的所剩無幾呢?因為絕大多數都被我們在火車站、汽車站攔截了。我們從中挑出了一組人,他們是結伴來的,兩對母女,一個男子。現在已經被秘密關押,關押的地點我就不透露了,其實也不重要,反正他們也不能活著出來了。廣場上自焚的演員,就是冒充他們的名字,而後來掉包去住院的演員,自然也是冒充他們的身份。這樣一來,你們查去吧,這幾個人真是練法輪功的,真是從一個地方結伴來的,當地的人都知道他們是甚麼人。可是誰也沒法證明我們的演員不是他們,臉都重度燒傷了,那麼厚的繃帶,誰看得出來啊。一看查有此人,老百姓非信了不可。等過幾天炒做完這條新聞,等他們都說了最有教育意義的話,最悔過的話,最深入揭批的話,最反戈一擊的話,最終要安排他們死,以顯示邪教害人,而政府盡了最大的力,是多好的人民政府啊。當然不是讓我們的病床演員死,也不是讓我們的自焚演員死,哦,自焚演員確實嚴重燒傷,讓不讓他們死,我說了不算,醫生說了算。我的意思是說,讓那真正的那幾個法輪功─兩對母女和一個男子死,處決他們後將屍體燒傷成咱們新聞中報導的那個樣子,再讓家裏來人領屍。家裏人當然認得啦,啊,沒錯,是我們家誰誰誰。那也就更相信了前面咱們兩批演員演的活劇真是這些人親身所為。然後焦點訪談再煽情採訪受害者家屬,又是一出好戲,不過這可是真的哦,不是演員。場面一定很感人。嘿嘿.

……至於為甚麼是兩對母女,我們也探討過,照理來說,練法輪功的頑固分子以老太太老頭居多,安排些這樣的人自焚才合情合理。但是,老百姓不愛看,不吸引人,所以我們決定設計兩個花季少女來自焚。雖然合理性差一些,戲劇性強一些,但煽動性比較強,容易賺取愚昧的老百姓的眼淚。他們一激動,就沒功夫用理智去思考問題了,所以這個破綻也就不成為破綻了。

焦點訪談記者:領導,的確是好計劃!但是按照目前的劇情看,這幾個人如果燒傷嚴重,不宜讓他們說太多話,否則太不符合醫學常識,沒人相信這是燒傷病人,但是不說話吧,又不能深入揭批,說話太少也不能交待出自焚的動機、來歷等等。這真是矛盾,您看能不能再安排兩個旁白的。也就是說安排兩個自殺未遂的,讓他們現身說法,反正他們沒燒傷,不影響說話。

羅幹:好建議!我這就找兩個他們同鄉的轉化分子,這個難度比較大,唉,現在找轉化了的比較難,我們會抓緊時間找。但除夕的計劃不改了,頂多我們向社會晚推出幾天這條新聞,我相信一週左右時間能找到這樣的轉化分子,讓他們學好台詞,然後現身說法,更有說服力。

嗯,這樣看來,除夕的自焚演完後,恐怕要到1月30日大年初七才能完全向社會公布了……唉,新華社記者同志,別睡覺,千萬別先把稿子發出去啊,計劃改了,別打亂我們的計劃……餵!說你呢……醒醒……

(漏洞之七:新華社記者由於連夜炮製評論員文章,會上支持不住睡著了。由於沒有聽到最後這段對話,不了解計劃做了修改,還是依照原定計劃在除夕下午發了新聞稿,並且只提到5名自焚者,給江總書記的妙計造成了不可挽救的損失)

羅幹:還有甚麼問題嗎?請大家集思廣益踴躍發言。

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領導同志,這次自焚是甚麼名義?是抗議還是......

羅幹:是「忍無可忍」,求「圓滿」,「白日飛升」,「升天堂」,呵呵,怎麼樣,我對法輪功的術語很熟悉吧。

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實在是高,但是法輪功的著作裏從來沒有說通過燃燒能圓滿的,更沒有天堂這個說法,白日飛升也不是說燒著了燒成灰升天,而是通了周天後的一種狀態……
(漏洞之八)

羅幹:夠了!!你敢私自看法輪功的書籍,你不怕相信了他們的理論,被轉化嗎?不過也怪難為你們,不讓你們看法輪功的書,又要讓你們寫深入揭批的文章,的確很難,但是貫徹發揚「三講」精神,克服一下嘛,就按我說的寫!!這是政治任務!再說,法輪功的人能看出真假來,普通老百姓哪兒明白啊?咱們要騙的對像是他們。反正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好在現在法輪功的書都被毀了,老百姓也沒處找來辨真偽。

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但是,自殺總歸與法輪功的不殺生原則相違背,硬給法輪功栽贓自殺、自焚,未免太牽強了。(漏洞之九)

羅幹:我又何嘗不知道啊,但是有甚麼法子呢?誰讓法輪功太正了呢,咱們雞蛋裏挑骨頭都一點毛病挑不出來,最後只能說人家發傳單掛橫幅污染環境,連這都拿出來當罪證了,你不覺得丟人嗎?索性栽贓就栽個大的,栽個狠的。編得越離奇,越刺激,人越愛看。反正能騙多少人就騙多少人吧,這也就是江主席嚥氣前的絕招了,能拉幾個墊背的就拉幾個吧。

這事幹好了,江大公子才能在十六大上順利上任,嘿嘿,我也可以往前面排一排,當然江主席也不會忘了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