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懷念功友齊鳳芹

【明慧網2001年2月3日】
     

齊鳳芹,女,41歲,山東省聊城市林業局財務副科長。修煉大法後,無論在任何環境中,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嚴格要求,提高心性,真正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堅持學法煉功,並幫助新學員,和大家一起走上了修煉的光明大道。

在單位總是早來晚走,兢兢業業,從不沾公家一分錢,就連正常出差的差旅費也不報銷。整個林業局,從上到下都被她一件件事蹟感動了,心服了。有的也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自去年,羅幹、何祚庥等人,利用手中權力,置國家、憲法於不顧,公開發表批判法輪功的文章,對大法進行誹謗。4.25後更是變本加厲攻擊、污衊法輪功。齊鳳芹和其他同修一起赴南昌、去湯陰,到北京講明真相。7.22以後,法輪功遭到空前的迫害,億萬修煉者被推向了政府的對立面,惡魔遍布大江南北。齊鳳芹多次進京上訪都被抓回關押。面對惡魔的鐵窗,齊鳳芹毫不動搖,單位領導、公安警察強迫她寫出「不煉功」的保證書,她堅決不寫。親戚朋友及家人也勸她不要硬碰硬,要靈活一些。面對道道難關,面對親人的眼淚,面對各種軟硬兼施,齊鳳芹斬釘截鐵的回答:堅修大法不動搖;修煉大法不怕開除黨籍、不怕開除工職。

舊的惡勢力在電視裏大力利用假鏡頭、配音、剪輯等手段播放製作的假錄像,矇騙群眾,愚弄善良的人民,迫害法輪功學員。齊鳳芹講到:「我是法輪功學員,是大法一個粒子,我們師父被通緝,大法被污衊,我一定要護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她說到做到,懷著一顆慈悲的心,向大家講述法輪大法好。就在聊城散發法輪功宣傳材料時,再次被抓,遭到毒打,被關進了監獄。魔頭江澤民的爪牙們喪心病狂迫害大法學員,一次次地審訊、刑罰都沒有得逞,得到的是「煉!在需要我進京上訪的時候我就去」。在獄中背《轉法輪》,堅持煉功。當邪惡們進行嚴重地干擾時,她就絕食表示抗議,讓世人知道大法學員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喪盡天良的個別警察們,把她摁倒在地上,分別踩手、腳、頭髮,使她成為一個「大字」形。捏著鼻子,強行插管子、灌鹽水、鹽粥。就這樣一天天、一次次地灌;在灌食時,管子刺破了食道管,嗆入氣管,但這些都不能使齊鳳芹動搖。邪魔們急了,使勁插管子。管子穿破了內臟,進入肺中。強行灌鹽水、鹽粥等。她沒叫一聲,默默地承受著一切。正如她說:「18K金我不要,要就要24K金」。直至生命最後一息,也沒有向邪惡低頭。這是大法的力量,宇宙一粒子,法輪大法的精英,向師父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同修們發現她昏過去了,就拼命叫喊看守,也沒有人管。直至過了很久,他們才把她送入市醫院進行搶救,並通知家屬。可是太遲了!10月9日,天下著雨,8點20時左右,車站派出所的警察來到外科病房4樓搶救室門口說:「怎麼樣了,沒事了吧,該回去了」。說著就往裏闖,被醫生擋住說:「剛才搶救20分鐘,現用呼吸機進行呼吸,你們不能把她帶走,不信進去看一看」。醫生的話像打了個響雷,警察掉頭就跑回去報信了。很快醫院就布滿了警察,封鎖消息,就連大夫都不准講病情,講真話,不准和任何人接觸。功友們和親朋好友聽說了前去探望都被拒之門外。恐怕事情敗露。最後結果是搶救無效,齊鳳琴心臟停止了跳動。

在警察的監視下,齊鳳琴的遺體被送進了太平間,凍了起來。兩天後親人們買來衣服,要求給她換上,送走她。這時親人發現她身上是熱的,以為還沒有死,就跑去找大夫:「她還沒有死,身上還是熱的,快來搶救」!人在太平間凍了兩天,身體不但不僵硬,不涼,反而還是熱的。大夫說:「從來都沒有見到過,解釋不了,沒有脈搏跳動,沒有呼吸只能說是死了」。遺體火化後,留下茶碗口大小的結晶體,上面紋理清晰。

出殯那天,公安調集了大量的警察、便衣,混雜在圍觀的群眾中,虎視眈眈,大有嚴陣以待的架式,他們以為法輪功學員會有大的報復行動,真是做賊心虛,虛弱的不行,勞民傷財。他們哪裏知道我們是按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嚴守心性,沒有一點過激的言行,把眼淚咽到肚子裏,雙手合十,心為大法弟子、我們的功友齊鳳芹送行。這時空中響起了「普渡」、「濟世」音樂聲。在這悲壯的場面林業局的領導哭了,同事們哭了,親屬們哭了,善良的群眾清醒了,不再相信電視裏那些騙人的鬼話。

可是事後公安部門竟編造材料說:「她是煉功煉死的」,但沒有一個局長、警察敢往上邊簽名的。更荒唐的是人都死了三天了,又給判了三年的有期徒刑上報,簡直就不是人幹的事。迄今迫害大法弟子的兇手還在逍遙法外,只是他們現在不灌鹽水、鹽粥了,說那樣灌能把人灌死,改為灌米粥。

齊鳳芹,我們敬愛的功友,大法修煉的精英,你永遠地離開了人間。蒼天垂淚,青山低頭。一個齊鳳芹走了,她堅修大法的偉大事蹟,鼓舞了更多的大法弟子。面對邪魔的血腥迫害,面對生死離別的考驗,我們大法弟子決不退縮,決不動搖。「堅修大法緊隨師」。在「真、善、忍」的修煉大道上,勇猛精進!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