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大陸弟子心得交流會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首先,大家在一起學習了師父最近的經文。然後,一位弟子讀了自己寫的真相材料,內容為: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和自己在生活工作中修煉的事實。而後,各大法弟子談了在目前正法時期各自的認識和體驗。

弟子甲:師父在經文〈除惡〉中談到如何證實法,我個人認為證實法首先應該擺正自己的位置,從旁邊看,從側面看,都不叫正視。

師父講,「我們坐在這裏的人,是來學大法的,那麼你就得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坐在這裏,你就得放棄執著心。你抱著各種有求的目地來學功、學大法,那你甚麼都學不到的。」(《轉法輪》)那麼,在正法時期再看這本書,就應該把自己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修煉者來看,而不再僅僅是個人的修煉。也就是要擺正自己的位置,證實法。把個人修煉和助師正法緊密的結合起來,在學法交流的基礎上,借鑑明慧文章,根據本地區、本單位和每個學員的具體情況,把「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落到實處。

師父說,「邪惡利用壞人每一次對我們的破壞其實都是對我們的洪揚!」(《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那麼作為一個正法時期修煉的大法弟子,當受到社會、單位、學校、家庭等等邪惡的打壓、迫害後,除了純善平和的承受外,我們都應向內找一找我們是如何更進一步去洪揚、證實大法的?在這種特殊的修煉時期,證實大法時我們有多少是被情帶動的,有多少是理智的,講清真相時又用了多少智慧?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是修到那一境界自然的流露,而不是去幹甚麼事的強為,更不能當成工作去幹。

弟子乙:從北京回來後,一直關在看守所裏,後又轉往某縣,歷時一個多月。這期間,我一直在默默的承受,當然也知道不配合邪惡。直到有一天,朋友來看我,說:「忍無可忍。」我一下子認識到,我不應配合邪惡被關在這裏,我應當出去,他們關我本身就是違法是不對的。從那時起,我就強烈要求無條件放我出去。那幾天身體浮腫,我悟到應以此為由要求釋放,本來他們要勞教我,一看我的樣子當天便把我送回去了。當時浮腫別人看不出來,用手摁也沒有坑,我想師父是讓我自己悟,而不通過別人的嘴點化。我跟看我的人說時,他們不相信,後仔細一看,我的兩個耳朵都支楞起來了,他們嚇了一跳,馬上把我放了。

邪惡都是紙老虎,你要是害怕它,它會得寸進尺,步步緊逼;而你要是反守為攻,主動窒息邪惡,它會嚇的連連後退;你進一步,它退三步。前些日子,我丈夫被關著,我領著孩子在家,公安天天來騷擾,我們倆很害怕。後來悟到應主動窒息邪惡,我便天天去要人,打電話給市政府「六一零」、督察等,還買了有關法律的書,進行有關法律諮詢,結果他們拿甚麼話也哄不了我,最後躲著我,不敢接我電話,見了我之後講話也很客氣。從那時起,我便感到渾身是理,怕心沒有了,光剩下膽了。

弟子丙:師父說過,制定法律的人,都想去治別人,他沒想到回過來法律也要治他。

弟子丁:我們僅僅放下生死以純善之心承受是不行的,還得不配合邪惡。修大法是無罪的,講清真相是無罪的,我們就不應該被他們抓走,如果有意無意的配合它們,那是不是等於承認修大法是錯的?除惡不僅是不報姓名、住址,有的弟子沒有認識到接受體罰也是配合邪惡,還有如上車、下車、簽字、按手印等處處都不配合邪惡。

弟子丙:有的功友反覆被公安抓捕,原因就是在思想中還沒意識到不能配合邪惡。師父告訴我們:「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們大法弟子只有從內心真正認識到法,才能不被邪惡所欺騙、所帶動。在正法時期,我們講清真相、依法上訪是絲毫沒錯的,做的是絕對的對,我們必須從內心認識到這一點,所以一點兒也不能承認邪惡對我們和大法的安排,從而打亂邪惡的所有安排,從根本上窒息邪惡。衛護大法,只要心在法上,做而不求,便可見大法的無邊威力。

弟子戊:因為我們是正的,它們是邪的嘛。邪惡所安排的一切,師父是不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我們就得跟上,從思想上的業力到邪惡給我們製造的破壞,我們都不能認可,全力的主動去除它們,如果有意無意的配合邪惡,那不等於在給大法抹黑嗎?有的弟子曾走過彎路,後來認識到錯了,已經用行動證明自己是真修弟子,但為了不給大法抹黑,也寫了從新修煉的「嚴正聲明」,我看就是對邪惡的沉重打擊,也是在給邪惡曝光。如果邪惡是針對師父、針對大法來的,作為正法時期修煉的大法弟子,應站在甚麼基點上,去揭露、鏟除邪惡,意識一定要清楚,無論邪惡發生在哪裏,家庭、單位、社會,還是邪惡成度的大小,只要是邪惡,就應該揭露、抑制。

弟子甲:我們應從身邊的每一件小事做起,給邪惡曝光,還要讓人們知道江××為甚麼這樣迫害我們。

弟子己:我們今天的個人修煉不僅僅是為了個人的圓滿,更是為了助師正法。以往的個人修煉正是為了今天的助師正法打基礎。度人不是師父來傳法的主要目地,而是為了法正乾坤。至於個人修到甚麼層次,能否圓滿,確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助師正法,只要法一天沒正過來,我們就有責任去助師正法,我們就是人間的護法神,就是法在人間的強大體現。

所有的邪惡,我們都不能配合。在堅貞不屈的修煉大法的同時,為進一步講清真相、徹底窒息邪惡、救度迷中無知造業的世人,我們應當把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惡人、惡事,自己或他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充份的曝光,把大法福益身心、福益社會的各種事實真相,寫給或講給世人,哪怕毫釐小事,我們都要負責的予以曝光,內容越詳細越有說服力,邪惡就越沒有市場。

去北京很重要,但除惡並不等於去北京這一種形式,真修弟子在任何環境中在哪裏都會發出純正的光芒來。在任何環境中都存在著邪惡的因素,「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所以擺在我們這些學員面前的一個重大課題,是怎樣才能使人中的弟子們認識到,只有更多弟子都能無私無畏的證實大法,儘快從人中走出來,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和獄中同修的巨大承受。畢竟,一個人曝光,只能有一個小亮點;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給邪惡曝光,那麼邪惡就無處躲無處藏,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就會到來。

弟子庚:我們生存的環境中決不能有邪惡因素存在,「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精進要旨(二)》〈理性〉)。所以每一次對我們的打壓,我們都要給邪惡曝光、講清真相,這也是在除惡,也是在挽救世人,慈悲眾生,也是維護大法的一種方式。我們要以慈悲之心,從多方式、多角度,把自己或他人從大法中的受益經歷,及為講清真相而遭受迫害的事實通過各種渠道寫給或講給世人。在任何魔難面前,為大法樹立更偉大的威德。善的力量是強大的,任何邪惡在佛法的慈悲力量面前都會化掉。

弟子甲:我記的在釋迦佛修煉故事中,說有一天釋迦佛在菩提樹下結跏趺坐,光芒上沖魔王宮殿。魔王惱怒,命三個美麗的魔女下去迷惑太子。太子用神力使魔女透視到魔女自己的身體裏面,污穢不堪、骯髒至極,邪魔自退。那麼我們今天怎樣給邪惡曝光?就是要把它們的邪惡揭露出來,讓邪惡自己窺見自己的骯髒,窒息邪惡的同時,又救度了世人。

弟子乙:師父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有一個弟子,幾次遇險,幾次被抓,幾次逃脫。我發現在他的頭腦裏不知道甚麼叫怕,沒有這種觀念。

弟子辛:我領我們家孩子出去發傳單,我發現孩子不知道甚麼叫怕。當著別人的面就發,他只想著我要把這份傳單發出去、能多一個生命從新擺放自己的位置,我都替他捏把汗。

弟子己:一弟子在派出所轄區發放自己寫的修煉後的真實體會,他在前面發,公安在後面斂。該弟子知道後,正想找公安,恰巧該公安來電話,於是該弟子義正詞嚴的對公安說:「我現在每個月只有二百塊錢,印點資料不容易。你再給我斂資料,我就到更遠的地方去發。」從此公安再不敢斂他的資料。

順便一提,有的弟子前段時間忙於講清真相,沒時間學法煉功,修煉沒跟上,結果有時感到不知道現在該做甚麼了,傳單也撒了,橫幅也掛了,北京也去了,那現在該做甚麼呢?

弟子甲:忽視學法煉功,肯定是不對的。師父說:「就是你為師父我個人做事也得天天靜心學法,要實實在在的修。」(《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你能放下生死了,那別的弟子呢?邪惡滅不滅不只在於我們發了多少傳單,掛了多少橫幅,而在於我們學員心性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那麼現在應該做的是怎樣幫助更多的學員從人中走出來,助師正法,窒息邪惡,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

不能陷在事中去做事,不能動常人心。我們的偉大之處不在於我們做了多少事,其實我們甚麼都沒做,真正偉大之處在於我們跟上了正法的進程,我們偉大,是因為這個法偉大。

弟子己:許多弟子去了北京,師父說了「被抓不是目地,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地。」(《精進要旨(二)》〈理性〉)怎樣才能更有力的證實法呢?一定要寫出來。學員看了整體提高,常人看了救度世人,同時給邪惡曝光,窒息邪惡。

弟子丁:有個弟子在做網上的事,他看到別的弟子一次次進京上訪,承受了很多,自己也很想再次上訪,但又考慮到上網之事:如果自己走了,會使很大一批學員看不到明慧網,很是矛盾。結果還是決定留下了,為了更多的人,為了更大面積說清真相的效果。

弟子甲:作為正法時期的一粒子,我們應完全溶於正法之中。你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做事要從大法的整體出發。

記的讀過一個故事,說是有一個修煉的人,在山中挖一個山洞,為自己修煉用。等他挖好的時候,來了一個人,對他說:「把這個山洞借給我修煉用吧。」年輕的修煉人給了他,又開始挖第二個山洞,等到挖好的時候,又來了一個人,對他說:「把這個山洞借給我修煉用吧。」修煉人給了他。這個修煉的人就這樣一連挖了六個山洞,都是這樣的結局。這時,修煉人已經很老了,他又開始挖第七個山洞,等他挖好的時候,來了一個小伙子,對他說:「把你的山洞給我吧,我想修煉。」老人猶豫了:如果要給了他,這輩子我就沒有機會再修煉了。轉念又一想:如果不給他,這個小伙子會不會和我一樣,挖一輩子山洞,到老也修煉不了。於是,老人把山洞給了小伙子。而就在這會兒,師父告訴老人,你已經圓滿了。就是說,我們應當把執著圓滿的心去掉,一切為了別人,修成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