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助師護法──我的元旦上訪經歷

【明慧網2001年2月11日】2000年12月30日上午,我們一行9位大法弟子來到了天安門廣場,然而一個代表著中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公共場所卻成了邪惡勢力毒打大法弟子的黑色陣地。臨近元旦,廣場上沒有半點節日前的喜慶,恐怖籠罩著,到處布滿了軍、警、特務和警車。當我同妻子來到廣場中心時,看到在紀念碑附近有弟子拉出了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此時我心潮澎湃,猛地拉開自己的衣服,從懷中取出了5米橫幅,另一位同修也跑來幫我將橫幅拉開,橫幅在風中呼啦啦作響,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等。此時我腦中一片空白,只是陣陣呼聲在腦中震盪。持續約十幾秒鐘,警察大叫著跑來。警察、特務越來越多,他們將我們強行往警車上推,並試圖搶走橫幅。此時我妻子將橫幅死死抓住不放。警察窮凶極惡,用警棍猛擊我妻子的頭部,當時她頭被打破鮮血直流,不一會便濕透了右肩一片的衣服。我們高喊:「不許打人。」但是邪惡的警察魔性大發,對不肯上車的弟子大打出手。

我們被警車拉到天安門分局後院,此時院內已有約二、三百名大法弟子,見我們到來,他們給我們報以熱烈的掌聲。我的心靈又一次得到了洗滌和淨化,沒有怕,感受更深的是法的威力。不一會兒,有弟子就拿出了自己身上帶的橫幅,並高喊:「窒息邪惡!」,「大法除惡!」,「還師父清白!」起初,警察過來搶,後來也不搶了。面對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氣,他們束手無策。開始是零零落落的喊聲,後來,有人領喊,所有的弟子齊聲跟著喊。正法的呼聲震動著蒼宇,正法的呼聲滌盪著大法弟子的心靈,正法的呼聲令邪惡顫抖。此時的大法弟子是多麼的偉大,而江澤民及其勢力範圍的爪牙卻變得如此渺小而蒼白無力。

一會兒,我們有十人被警察帶上了車,送到了龍潭派出所。下午,警察「提審」了我。他用緩和的語氣說想幫我一類的謊言,讓我說出姓名和地址。此時我就向他洪法,並真心的告訴他應該利用職務之便多做好事,不要做惡。第一次「提審」就這樣過去了,最後叫我簽字時,我想了想就簽了「護法神」。沒有告訴他任何東西。晚上我們十人就被關在一個不到六平米的小屋裏,我們互相切磋,互相鼓勵,悟到這一切師父都在看著我們呢,我們一定要做好,過好自己的關,不理會邪惡。晚上我們十人擠著坐在幾個椅子上過了一夜,我時睡時醒,不時有師父的「洪吟」在腦中顯現,我悟到從第二天開始就有較大的考驗等著我,我做好了過大關的思想準備。第二天,警察叫我們照相,輪到我了,他們給我編了號,進屋後要給我照相,我把頭扭向一邊,不讓照,這時警察過來猛擊我的頭部,問我照不照,我說就是不照,他抓住我的頭髮,我奮力抗爭,絕不向邪惡讓步,就這樣,照了一個揪住頭髮的相。下午,另一個警察又來「提審」我,讓我說出姓名和地址,我不說,並善意的告訴他不要做惡,會遭報應的。最後他想打我,卻又無法下手,面對我的善意與正氣,他沒有辦法只好把我帶回。他將小屋的窗子打開,讓我把外衣脫掉,坐在一個鐵椅子上,並將我的手和腳都固定住。此時室內溫度和室外差不多,大約凍了我四、五個小時,我是修煉的人,這點苦真是算不了甚麼。我很坦然的承受過來了。

晚上,他們將我們10位弟子送到了崇文區看守所,我們分開關押,我被關進第五監室。剛一進去,犯人們便圍上來問是幹甚麼的,我說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就叫我「洗澡」,脫光衣服往身上澆涼水。我當時抱定一念,我是為正法來的,生命為此付出而在所不惜,再冷我不怕。澆完涼水後,號長讓我蹲在地上問我說不說姓名地址,我說:「死也不說。」他問:「你吃不吃飯?」我說:「不吃。」之後他就打了我幾下。第二天(2000.1.1),號長跟我說:「行,你有業績了,不說就不說吧。」就這樣,他們再不問我。2號晚上,在管教的指使下,各監室又開始對不說姓名住址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晚上6點,號長叫我說出姓名和住址,我不說,氣急敗壞下打了幾下我的臉後讓我脫掉毛衣和毛褲,穿著線衣線褲往我身上澆水,邊澆邊說:「你說不說。」待我全身濕透,他就叫我蹲在門口,將門打開,大約凍了半個多小時。之後再沒問我。因為我絕食抗議,他們不讓我值班,也不讓我幹活,我只是在絕食中提高心性了。

5號上午,我突然被提出來,換到了1號監室。到了晚上,他們就開始盤問我,達不到目的就打我,讓我蹲在地上,晚上不准睡,我蹲不住,他們就用鞋子打我的腳,頭稍微一低,他們就揪我的頭髮,一晚上下來,頭髮揪掉了不少。我悟到,如果自己沒有那麼大的業力,也就不會有那麼大的魔難,於是我坦然的承受了。就這樣,連著三天,他們不讓我睡覺,不時的打我、罵我,我不動心。師父講:「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絕食到第9天時,他們告訴我說,別人都吃飯了,你還是吃吧。還騙我說3監室的已經說了姓名及住址。因為3監室的一位同修我們是一起來天安門的,在第9天灌食時我發現他再沒有去,這時我的心有些動了,我該怎麼辦?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在「堅定」一文中說:「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我為甚麼看別人呢?我開始向內找,在法上悟,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中曾說:「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是啊!我是修煉的人,就應該按神的標準要求自己。此時,許多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英勇壯舉激勵著我,有的弟子被打得頭破血流,還有的弟子為此而付出了生命。我經歷這點痛苦又算得了甚麼。悟到後,身體感到有一種無比的輕鬆。突然間在我的大腦中映出了師父「洪吟」中的一句:「難得獨自美。」我在心中反覆默念,最後竟將整首「遊日月潭」背誦出來了(以前沒背過):「一潭明湖水,煙霞映幾輝,身在亂世中,難得獨自美。」我在這一境界中融煉著,真的是感受到了無比的美好,已不再是單純的痛苦和承受了。並且在法理上也在不斷的悟到與昇華,我要用生命來護法,最後悟到用生命來護法這一念中還存在著將生命看得太重了,也算執著,就是這一念也不應該有。就這樣,我被強行灌食8次,拒絕灌食時就遭到痛打,管教指使犯人打大法弟子,這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特徵。犯人打大法弟子,心狠手黑,手段殘忍。師父說:「當然,形勢雖然還在好轉,可是邪惡還沒有最後除盡、還在表現,不能掉以輕心,還要繼續深入地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在圓滿這條路上真正地走好你的每一步。」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在過關中還有很多不足,在今後的正法與講清真象中應再提高一步,助師世間行。

(大陸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