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我們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的橫幅


【明慧網2001年1月11日】2000年1月1日,我們7個功友相約天安門,拿著我們做好的「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的橫幅,用實際行動去證實大法。

上午8點,我們來到天安門,看到學員門打橫幅的壯舉此起彼伏,接連不斷,警察便衣們不斷抓打善良的大法弟子,一批又一批的弟子被抓上警車。期間,我看到有十幾個弟子打出一個4米多長的橫幅,警察便衣上去槍橫幅時,這十幾個弟子死死報住橫幅,喊「法輪大法好」,警察一邊拽他們的頭髮一邊往他們頭上踹,足足十幾分鐘才把弟子帶上警車,還看到一個約90多歲的老太太坐在輪椅上讓兩個女學員推著打出一個橫幅,警察迅速圍住,圍了半天一看歲數太大,警察沒敢打,也沒法往車上裝(因有輪椅),就讓了一條路,讓他們走了......大法弟子的護法壯舉令人目不暇接。

10點鐘左右,經過了一陣激烈的衝突後,天安門廣場好像有點平靜了下來,我想:不能沉默了。我小聲問了一下旁邊的功友:「現在心態怎麼樣,怕不怕?」功友說:「心態很好,沒甚麼,我們無非是來這說一句實話----法輪大法好,沒甚麼可怕的。」於是我迅速從我袖口掏出「真善忍」的黃橫幅,在紀念碑前迅速打開,並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白!」同去的功友見我打出橫幅後,有兩個功友也相繼打出橫幅,另外四個保護著橫幅,用身體阻擋來搶橫幅的邪惡警察,同時高呼:「法輪大法好」,這時四週功友見我們打開橫幅,也迅速打開各自的橫幅,天安門的護法高潮達到了極點,手忙腳亂的警察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抓哪個才好。5、6便衣奔我跑過來,這時我也邊跑邊喊「法輪大法好」,突然,從前面冒出一個便衣將我踹倒在地,踩著我的腦袋不讓我動,然後把我塞上警車,這時車上已經滿了,這時車下還有許多便衣說:「等會兒,等會兒,我這兒還有呢。」車上警察說:「滿了,滿了,你以為我這是小公共呢!」

我們這個車沒停就開到天安門分局。

到了分局,警察把我們男女分成兩隊站在院裏,我們就喊:「法輪大法好,窒息邪惡」等口號,當時我領喊,所以我們喊的特別齊,聲音特別大,人越來越多,我們的喊聲也越來越大,每到一車弟子我們都互相鼓掌,表示鼓勵。同背「論語」和「洪吟」等經文,警察拿水往我們身上潑,還有一個女警察拿洗滌靈瓶子裝水往我身上哧,我旁邊的一個學員見到後,上前制止她;警察拿膠皮警棍打我們學員,我們齊喊:「人民警察不准打人!」。在這期間弟子們中還有許多人打出橫幅,人越來越多,我們就被裝上汽車。

12點40,我被他們拉到延慶監獄,這個監獄是新蓋的,都是新的,監獄裏已經關滿了3屋男大法弟子,每屋大約300人左右,他們都是元旦北京護法被抓的男學員,(後來我聽出來的女學員說:「女學員被抓的有3000人,都在這延慶押著哩。」)

一被抓,我們都絕食,監獄警察對我們說:「讓你們走,排好隊上車」我們說:「你們必須無條件放我們,我們自己可以走,不用坐車」警察很氣憤,就往外拽,我們手拉手誰也不往外走,誰也不配合他,我們一起把他們擠出門外,然後他們用電棍警棍連打帶電,打暈了我們學員好幾個,最後又過來十幾個武警把我們包圍起來才把我們拉上大公共車,它們把我們分往各個看守所和派出所去審訊,五十個人一個看守所,十個人一個派出所。

我先被分到石景山看守所,之後又分到門頭溝派出所,逐個提審問我們的姓名和詳細地址,我不說,他們就脫光我的上衣,用兩個電棍電我。最後它們胡亂把我送到某地駐京辦。

1月4日晚上,大法的威力使我在駐京辦脫開手銬,堂堂正正的走出駐京辦,又投入轟轟烈烈的護法行列之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