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邪惡 順利過關

【明慧網2001年1月5日】小榮姐與阿玉姐在31日來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她們看到因講一句「法輪大法好」這樣的大實話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時再也忍不住了!阿玉姐大喊:「大法弟子都來救功友!」就帶頭衝上前攔住警車,警察們衝上前就打她們,可她們堅持不讓邪惡帶走死死抓住警車不放,任憑公安拳腳相加,七八個惡漢為了把這三個弱女子抓上警車,折騰了近五分鐘,粗氣直喘,把三個人分兩輛車押了上去,阿玉和小榮死也不配合公安,他們拍玻璃喊大法好又往車下衝。公安當胸一腳把小榮姐踹倒在地,可她馬上爬起來,又被踹倒,又起來,只要有一點勁兒就起來,絕不被動承受,直到人被公安們壓在腳下,汽車開到天安門分局,警察喊下車她們不動:「我們沒犯法為甚麼說抓就抓,說讓下車就下車?」警察沒辦法又好幾人費老大勁才把她們抬下車,分局院子裏關有幾百大法弟子,大家背《洪吟》、《論語》。警察提審阿玉姐她甚麼都不說,原因很簡單:我沒犯罪,你們不能審我,我不是犯人,所以可以不說。警察就打阿玉姐,打得她順頭淌血,可她一直大喊:「法輪大法好!」外邊的功友們也大喊:「不許打人!」

阿玉姐於當晚就放了,小榮姐被送到XX縣看守所,因為在廣場警察拉她上車時是勒著脖子上車的,她當時幾乎昏過去,所以現在氣管咽喉一直很痛。但小榮姐一直有個想法那就是一定要出去,還有很多殊勝的事要做呢!審問她時也是一個字也不說,體檢時問她:"你是不是有重病?"小榮姐納悶:"我沒病呀?"也許是被打得走形了?可在醫生量血壓時,她的血壓高得驚人,看守所不敢收,就把她們六個女功友叫到一起說:"你們太頑固了,不說名字,給你們送新疆!"小榮姐心一點也不動,警察急了:"誰說名字、住址我現在就放人!「一個與小榮姐住一個城市的女功友說了,然後就被「放了」,小榮姐馬上明白考驗來了,就對警察說:「我不相信你,我們的善良已被你們騙了太多次了!」警察就把她們五個押上一輛吉普車要送住監獄,這時已經是元旦上午了。吉普車開動了,小榮姐頭腦中只是想不被邪惡帶走,就問司機:「送我們去哪?」「到他們讓我送你們去的地方。」「去哪兒你們必須說!」「那不行!」小榮姐打開車門說:「你不說去哪我就跳下去!」後邊四個功友也開門要跳,司機嚇壞了:「別跳,你們別難為我!」「不行,我們無罪。不說去哪,我們就跳!」「好好,我停車。」就這樣,五個人全獲自由!

下車後大家都感激師父的慈悲,也悟到從到廣場那一刻起都不配合公安,因為那樣就是被動承受,就會認為「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那麼邪魔就會鑽這個空子、人為地增加了這一難,從頭到尾都不配合,主動出擊,窒息邪惡,真正達到「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而後他們有的又上天安門去了,有的在北京接待功友。小榮姐他們回到當地繼續做大法粒子該做的事了,而報名字的那位功友,到現在還沒回家。

(大陸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