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李梅走了

【明慧網2001年2月10日】在新舊世紀交替之際,正邪即將分明之時,為了世人有美好未來,為了善良在人們心中永存而不懈努力的法輪大法修煉弟子李梅,在邪惡的迫害與折磨下,於2001年2月1日6時5分(政府的消息),離開了這多災多難的人間。她多麼想再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

李梅今年剛滿28歲,96年得法。通過修煉原先體弱氣喘等毛病都不治而癒。心境也變得開朗起來。李梅用自己的親身言行來證實大法給她帶來變化。在單位裏,打水、掃地、乾雜活等都不是她的本職工作,她也幹的快快樂樂,主動要求拿廠裏最少的獎金。在廠要有人下崗時,主動下崗,把崗位讓給別人。處處都體現出為他人著想,處處都閃耀著一個大法粒子的光芒。

當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時,李梅那顆純潔而赤誠的心怎能讓師父的清白、宇宙大法的莊嚴在世間遭受如此的千古奇冤,怎能讓被矇蔽的世人因為對大法的惡念而走向不歸路。善良的李梅踏上了衛護大法,救度世人的大道。一次又一次的到北京上訪,要用那顆純潔的心向政府表明大法弟子是善良的,他們這樣對待大法是不對的。

第一次上訪,99年11月,李梅到北京上訪被帶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5天。釋放後僅一天,又徒步到北京,準備一路講清真相,最後再到北京上訪。2天後被攔回。未隔多久,99年12月,李梅又和她的姐姐一起到北京上訪。後被帶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5天,釋放後又被送進所謂的「學習班」直至春節。2000年4月李梅因在外煉功,再次被非法關押15天。2000年4月,李梅為在天安門告訴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訪之路。在定做條幅時,被不分善惡的店主出賣,又被非法關押十幾天。然後又轉至合肥輪胎廠「學習班」。絕食9天後,因為轉化無效,李梅被直接送到安徽女子勞教所至2001年2月1日被迫害致死。

李梅在勞教所裏面,由於她堅修大法,揭露邪惡,喪心病狂的邪惡之徒對她進行了種種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不背所規,就將雙手反銬在雙層的床上,只能雙腳尖著地。發現煉功就罰站一天。管教不僅自己辱罵,還組織犯人對她進行精神折磨,不准她和別人交談,孤立她。經歷了一系列的非人的折磨後。由於堅修大法,在勞教所的大多數的日子都在嚴管之中。每天24小時都有2個犯人形影不離的監視她,晚上12點以後才可以睡覺,吃飯最遲最少。但八千里雷霆都動不了李梅的金剛正念。

2001年春節的大年初三,李梅的家人去探監,但勞教所卻不准。和管教科的王科長進行交涉,女管教編出各種理由不讓探監。李梅的家人問:「今天不是探監日嗎?家人不是有探監權嗎?李梅是個非常純潔的姑娘,在廠裏面主動將崗位讓給他人,這樣的好人為甚麼要關而且還不讓探監。」女管教幾近瘋狂的叫嚷到:「不要跟我講人權,這裏沒有人權;也不要跟我講善惡,我分不清。」天啊!連善惡不分的人會把人帶向何方!?這難道就是中國政府所標榜的「象醫生對待病人、像家人對待孩子」一樣的「教育轉化」嗎?在毫無人性的管教面前,李梅的家人無奈地含淚而去。他們發自內心痛楚地呼喚,李梅啊!你在裏面遭到怎樣非人的折磨,才使他們不敢讓我們見面,李梅啊!你一定要活到善惡分明的那一天。

可邪惡怎能不迫害正的、善的呢?2001年春節初七的那一天,李梅的父親被單位從老家連夜接回,告訴李梅父親李梅快不行了。李梅的父親要求見女兒,但單位要求其一切聽從領導的安排。而李梅的母親不知去向(後在105醫院見到)。到下午,李梅的家人才被拉到解放軍105醫院急診科。據醫生介紹,李梅已經大腦萎縮,內臟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當家人來見李梅時,警察設置重重阻擋,嚴密控制。只准一個一個進去探望,還被要求換衣服,看的時候,李梅的家每個人的兩隻手都被架著,只許遠遠的看。連醫生見到如此的「嚴密措施」都感到十分驚訝。李梅的家人只看到李梅臉浮腫,七竅流血,脖子被白紗布纏著,脖子以下被被子蓋住。看完後,李梅的家人被帶到單位招待所,不准回家,在抗議後才准回家。

第二天初九下午省市610辦公室(專門對付法輪功的邪惡機構)、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說李梅早晨6點走了,現在到醫院見最後一面。但一上車就被直接送到殯儀館。因為家人從頭到尾感到都是騙局,就向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等幾十人要求對死因要有詳細的說明,法醫鑑定(這不是要求、是人的權力)。這些沒有良知的人反而人面獸心地要李梅的家人遵守:不准拍照、攝像、錄音,骨灰要放在勞教所裏。不然要強行火化,不讓家人見面。李梅家人為了見李梅最後一面,被迫答應。但堅持要把骨灰帶回家。是啊!李梅生前受你們的折磨還不夠,死後邪惡還想再迫害她嗎?

在家人給李梅換衣服時,發現李梅的體溫還熱。李梅當時穿的衣服非常單薄。初九仍然是寒風凜冽,從上午6點到下午6點近12個小時,怎麼可能還有體溫呢?難道李梅沒去世就被帶到殯儀館?!李梅的父親再也控制不了內心的痛苦,向他們質問道:「為甚麼李梅的身體還是熱的!活生生的人你們不搶救,卻把她送到殯儀館來,你們良心何在?」可這群喪心病狂的人不但不慚愧,還暗暗竊笑。李梅的父親吶喊到:「如果你們還有一點點正義感!還認為自己的血在流的話,你們都可以來摸一摸是不是熱的。」可當時幾十個人卻沒有一個人來摸一下,都紛紛躲開。只留下還有體溫的李梅和她的家人。老人向天吶喊到:「你們和當年日本人殺中國人、強姦中國婦女時在旁邊看熱鬧的中國人有何區別!」老人流出了悲憤的淚水。這時才有兩個人來摸了下李梅的身體,說李梅的身體真有體溫。終於有人證實了這點。這時李梅的家人發現李梅七竅都被塞上棉花,後腦勺都是血,整個背部都有出血點,腿部畸形。最後李梅的家人只草草的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強行送回家。

李梅就這樣走了,甚至在親人都沒有機會多看一眼的情況下,就匆匆而去。一個心地純潔、身體健康的李梅在地獄般的女教所飽經折磨後離開我們。為甚麼不讓家人探監?為甚麼「死後」十幾小時後還有體溫?為甚麼從頭到尾都對李梅家人欺騙?為甚麼要匆匆火化?李梅火化前,據內部人士介紹,王昭耀副省長、安徽公安廳廳長、安徽司法廳廳長、勞教局局長、省市610辦公室的負責人坐鎮殯儀館,他們想掩蓋甚麼?又在指揮甚麼?

邪惡最怕見光,正義終究有一天會得到伸張。在全國滿天飛舞「天安門自焚」的謊言下,李梅的死讓善良的人們清醒地認識到是誰在「殘害生命,踐踏人權」。認清了邪惡之徒的醜惡嘴臉,李梅用自己的生命喚醒了人們沉睡的良知!

李梅,放心地走吧!你在人世未了的心願,億萬大法弟子會替你了卻。放心吧!法正人間的那一天就要到來!

我們呼籲所有有正義感的人們記錄下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證據。到真相大顯的那一天,讓邪惡接受正義的審判!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