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正法小記


【明慧網2001年12月9日】兩個多月前,為了在網上正法,專門申請了一個QQ號,裏邊加的好友都是作為洪法對像的常人,人數很多。因為當時有怕心,常常是草草地發完信息就退出,就像把信息強塞到別人手裏就跑開一樣。一是怕被抓;二是怕被對方刁鑽的提問給問倒;三是怕因對方不理解帶來的無理謾罵。因此,上網時打開這個號碼的時候很少,以至於後來幾乎忘記了自己還有這樣一個號碼。

通過不斷地學法、洪法,悟到了那些怕心是不對的,應該堂堂正正地洪法,堂堂正正地向世人講清真相。於是上週的一天晚上上網的時候,首先打開了這個QQ號。令我吃驚的是:剛剛登錄成功,就收到了一條信息──「可等到你了。」我以為遇上了網絡特務,心裏略一緊張,隨即明白了沒甚麼可怕的。於是我平靜地回信息──「有甚麼事嗎?」於是我們交談起來。(下邊是我們當時的簡要對話。)

對方:你兩個月前給我發過信息,對嗎?
我:是的,你看了嗎?
對方:看了,是XX功的。(他利用諧音歪曲大法的名字)
我:看來你對我們有偏見。
對方:有偏見我就不會等你這麼長時間了。
我:你對我們修煉者有了解嗎?
對方:每天早晨像做操一樣,看不出是壞人。
我:我們本來就是好人,我們是被冤枉的。
對方:能說說你自己嗎?為甚麼練法輪功?(他開始把大法的稱呼改正過來,只是「練」字用的還不對。)
我:當然可以,我沒甚麼隱私。我受過高等教育,現在是國家幹部,黨員,受過黨的多年培養,知道甚麼是迷信,也知道甚麼是無神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了《轉法輪》,覺得說得好,說得對,教人做好人,並且能健康身體,就學了起來。我們既不反動,也不愚昧。
對方:我沒說你們愚昧。
我:那「天安門自焚」為甚麼說我們「愚昧點火」?
對方:那不愚昧嗎?
我:如果是真的,當然愚昧。可那是假的,是當權者利用媒體誣陷我們。
對方:為甚麼這樣說?
我:我們尊重別人的生命,也同樣珍惜自己的生命。我們的師父告訴我們:殺人和自殺都是有罪的。另外如果自殺能成佛,我們何必等到現在?又何必非要去天安門呢?
對方:哦,說的也對,你能給我說說「自焚」的詳細情況嗎?
我: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的,請你到這個網址去看看吧。(我給了他一個在大陸可以直接看到的洪法網站。)這裏有很多事情的真相。
對方:好的,我去看看,可我為甚麼要相信你?
我:我沒強迫你相信,誰也沒有資格強迫你相信甚麼,看過後你憑著自己的良心判斷是非自然會明白真假。
對方:你從哪裏得來的資料?你憑甚麼相信?
我:這些故事有些就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或我周圍的修煉者身上,而且真正的修煉者就是為說真話可以捨命的人。如果不相信這些人,還有誰可以相信?
對方:好的,我一定好好看看這些資料。對了,你知道嗎?我最初是想大罵你一頓的,可不知怎麼,總覺得你不是壞人,所以一直在等你。你希望我也練功嗎?希望我加入你們嗎?
我:真誠地感謝你的信任,而且你真的罵我我也不會生氣的。我當然希望你煉功,但沒人能強迫你。看過資料和《轉法輪》後你自然會做出選擇。
對方:我感覺你很真誠,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再見。

就這樣,又一個生命被救度了。我深深地感到:有很多生命在渴望著大法。作為正法弟子,「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是多麼偉大、神聖、艱鉅而迫在眉睫的使命。正法已經是最後的最後了,我們再不可懶惰,再不可「求安逸」了。我們只有不斷地做得更好,最大限度地向世人講清真相,才無愧於「正法弟子」的稱號。

另註﹕幾乎在上述故事發生的同時,我還遇到了另外一個口口聲聲「黨給了我們幸福生活」者,很健談,問的問題很刁鑽,而且不相信我告訴他的一切真相,言辭中還曾帶有侮辱的成份。我憑著自己掌握的真相及親身體會,用大法賦予我的慈悲與智慧,在談話中有問必答,不卑不亢而且中肯,無懈可擊。而自稱「語文水平很高」的對方在談話中卻顯得捉襟見肘,最後不但向我道了歉,(我曾正告他罵人不好。)而且主動向我說:「我們交個朋友好嗎?」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6/16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