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天安門廣場之行(譯文)

【明慧網2001年12月3日】我對中國一直是很敬仰的,以往當我想起中國時總是把她同智慧、道德、陰陽、朝代及悠久而豐富的文化聯繫起來。這樣的想法一直伴隨著我。

1995年我有機會訪問中國。這不僅使我接觸到了中國這個國家,而且更使我能有緣接觸到了煉法輪功的人。整個旅行和與善良的人們的接觸都給我留下了良好印象。

1996年我又來到中國並停留了半年。使我更有機會接近中國人民和中國的同修。我記得每一天我是多麼地盼望鐘錶指向七點鐘我可以到外面和其它同修一起煉功。有一天一家中國人請我住到他們家,他們願意幫助我學習中文。從此這個家也成了我在中國的家。令人難過的是我們不能正常地見面,也不能正常地聯繫,只因為我們是法輪功的修煉者。

當法輪功突然遭到迫害時,當我聽到我所遇到的這些好人都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就學的機會、妻離子散、被判高達18年的徒刑、被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等以使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時,我無法相信我的耳朵。我們修煉人時時刻刻遵循「真善忍」,努力提高我們的道德,與人為善,先他後我,為甚麼這些好的品質會在中國受到迫害呢?為甚麼詆毀李洪志先生的名譽?我一直相信中國人民是珍惜好的東西的。所發生的一切對我就好像是有人給我狠狠的一棒。就在此時,我得到了去中國學習中文的獎學金。

我在中國讀書期間,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愈演愈烈。我不能只是沉默地看著這一切,相反地我要搞清楚在這個國家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去了廣州見到了一些大法弟子,對於嚴酷的形勢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即使受到迫害,中國的大法弟子們仍然時刻遵循著「真善忍」。我和另外14名學員一起在一個單元房中被捕後被帶到警察局。我的第一個念頭是,無論這裏發生甚麼我都要作一個有高尚道德的法輪大法弟子。在警察局,我想這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我們都不應該在這裏。我們是好人,世界需要我們。14小時後我離開了警察局。

2001年秋天我聽說了天安門廣場之行,因為我以前去過中國並被逮捕過,所以我就沒再多想。但有一天夜裏我夢到有人問我:「你不要一起去Bordeau嗎?」我既吃驚又生氣,想著我為甚麼要去Bordeau。但那個聲音說道:「別想太多,你能把一件事做好就夠了。」我突然想起了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裏說過:「走好每一步,」我突然明白了對我來說要堅定地走好每一步有多重要。在最後一刻我決定去參加這次活動。我感到不再消極地旁觀很重要。我明白了這是給我的機會。我申請了簽證,一切進展順利,一週內我得到了簽證和機票。

我們週六早上到達北京,我馬上感到北京的氣氛很壓抑,後來我見到幾個朋友後證實了我的感覺是對的。江氏集團政府把打壓人民善良的本性,用壟斷的媒體散布謊言,幾乎讓整個國家都籠罩在謊言之下。江氏集團政府逼迫中國人民接受對好人施以酷刑和虐殺是對的,打擊善是對的。最令人痛心的是人們被謊言所迷惑,不知道他們這樣消極地跟隨就等於是參與其中。他們禁止的是人類最美好的品德。這不僅涉及中國,而是涉及全世界所有的人。

當我親眼看到這些,我的心在流淚。我為那些沒能夠堅決維護「真善忍」,向邪惡低頭而失去機會的人們而哭泣。我有一個過去修煉很精進的朋友,在兩年的洗腦後也變得消極和害怕。當我們分手時,我很為她傷心。這使我更加清楚了講清真相的緊迫性。

在舉行和平請願前的三天裏,我去了很多心。我去掉了對中國的不實的幻想和希望她能作為我們西方的榜樣的幻想。中國唯一的希望是這些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他們重新認識到高尚道德的重要。但這些人現在受到迫害。當我悟到這一點時,心中一下充滿了巨大的慈悲。那是一種能擁抱整個世界的力量,能看到所有人的痛苦,希望幫助人們了解「真善忍」。

星期二,在我們離開旅館房間前,我們讀了師父洪吟中的詩句。


大覺

歷盡萬般苦,
兩腳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橫空立巨佛。

在去往天安門的路上,開始我有些緊張。但當我離廣場越來越近的時候,我的心也越來越堅定。我有著一種時間很快將發生變化的感覺。今天全世界的目光將轉向東方,今天我們來自全世界的修煉者將一同參加在天安門廣場的和平請願。當我看到廣場上其他同修在等著我們時,微笑洋溢在我的臉上。

我們坐下發正念時,我根本沒有注意到警察的到來。當我聽到遠處的聲音抬頭看時,發現我周圍的同修都不見了。一種短暫的被拋棄的感覺湧向我,但很快就過去了。我仍繼續發正念。我緊緊抓住旁邊一個同修的胳膊,當他們開始拽他時也來拽我,我們一直在發正念,奇怪的是他們費了很長時間也沒能把我們推上車。然而,就在我出現短暫的猶豫時,我被他們推上了車。

當車駛過廣場上的人群時,我拉開車窗用中文大喊:「法輪大法好!」我願意讓所有人都能聽到這喚醒他們的聲音。我希望在廣場上的時間能夠延長,以便我可以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給我的益處、我是怎樣從一個自私的人變成了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法輪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但警車飛快地駛過。

在天安門派出所,我感到一股湧上來的慈悲,我想對所有的人說:「不要關閉通往善的大門,善就在你們面前,勇敢地接收他,感受他帶給你們的快樂,別失去機會,門為你們敞開著。」我的心變得很大,它延伸到警察局外面,一直延伸到外面的人們。

當我們回到瑞典後,我被邀請到瑞典電視4台,做早晨新聞節目的採訪。節目主持人問我中國之行是否值得,我回答:「值得。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選擇:當好人被虐殺時,是消極地看著並接受還是自己站出來制止這樣的事發生。不僅是我不能接受這種虐殺,全世界善良的人都不能接受。我們願意生活中充滿善。」

我感謝在過去的兩年裏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的幫助。我感謝這次瑞典大使館,外交部長安娜.琳德及外交部其他官員在我們在中國被非法關押時對我們的幫助和支持。這些幫助對我和對中國人民有著深遠的意義。

我在這裏引用一位瑞典國會議員針對法輪功發表的講話:「我沿著大街一路走來,在約達廣場,我看到身著白衣和黃衣的人們。剛才這條大街像個戰場,現在這裏寧靜祥和。我聽到一個警察對一個修煉人說,你為甚麼沒早點來?這句話印在了我的腦海裏。」

我最後想對所有的世人說:想做個好人永遠都不晚。

安妮.哈克薩羅
Anne Hakosalo
瑞典學員

2001年11月29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