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西人大法弟子:我的榮譽和尊嚴不容侵犯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6日】

尊敬的師父和同修們:

我名叫孟娜﹒邁克,但「大法弟子」是我更殊勝的名字。

煉動作不久後,我就認識到了法輪大法很精深,煉功者通過大法的修煉能夠達到很高的層次。當我打開《轉法輪》開始閱讀的時候,我發現了李洪志先生在書中講的道理是如此深刻。於是我對自己說,我將百分之百地修煉法輪大法三個月,然後再視效果決定我是不是要繼續。這個想法是多麼狂妄無知!看完第二講的時候,我就明白了,我就將自己視為了一個修煉者,而李洪志「先生」也成了我的「師父」──我偉大慈悲的師父。我讀過那麼多的書,苦苦追尋著冥冥之中那個未知的事物,而現在我手捧的這本書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我決心盡我最大的努力同化「真、善、忍」,並維護大法的尊嚴。我要提高自己,給所有接觸到我的人樹立一個好榜樣。我要成為一個全新的人。

在11月20日獨自走向天安門廣場的路上,我的心中充滿了正念,我的腳步是如此地堅定。我知道即便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正走向那裏。我將用我所有的力量喊出:「法輪大法好!」

突然,我看見了同修們。我們來到天安門,為了救度所有世上善念尚存的人,為了所有在監牢中受盡折磨的功友,和在長達兩年半的迫害中承受了太多太多的中國同修。我是如此的平靜和堅定,不論前面將發生甚麼,我都絲毫不會動心。我決不允許邪惡破壞大法。我要維護大法的榮譽和尊嚴。我讀到和聽到過「專家學者」們對法輪功的評頭論足,但他們只是說說而已。「行勝於言」,其實人人都可以修煉。我經常想如果這些談論著法輪功的人們真正地去理解他們正在談論著的這個話題,他們將會擁有一個多麼不同的、更加豐富的內心。

我們聚在一起合影留念。除了幾個人以外,其他的人我都不認識。我們照了一會兒相,然後突然決定坐下來,在天安門廣場上發正念。當我將左腿搬上去時,我看見白色的光芒從天而降,照亮了一切。我的左邊有好大一群遊人。我看見了他們臉上驚訝的表情,有的人在驚嘆:「法輪功!」

我去了天安門,為了盡我的一份心。我要讓中國人民知道法輪功已經走出了國門、走向了世界;我要讓全世界知道迫害還在繼續。我去了天安門,為了清除邪惡。我去了天安門,帶著我心中的「真、善、忍」。

我們的正念衝破了雲霄,衝破了層層天宇。那時我聽見了我周圍有好多嘈雜的聲音:汽車聲、輪胎摩擦聲、叫喊聲和奔跑聲交織在一起。有人從這邊衝過,有人從那邊衝過,有人沖到了我後邊。我一直坐在那裏一心不亂地發著正念,我的正念到達了天宇。

過了好一會兒,才有兩個人走到我的兩邊,想將我從地上抬起。我的身體好像定在了地上,變得無比沉重。他們費盡了力氣也抬不動我。後來又來了好多人。他們拽著我的胳膊,強行將它們分開,另外的人拽我的腿,也強行將它們分開;還有的人抓我的頭。他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想將我抬離地面,但費盡力氣只抬了不過一公分。最後他們好容易才將我弄到警車的門前,好容易才將我塞了進去。

我有一個強大、堅定的正念,我決不配合邪惡,我不能受到迫害,沒有監獄配關我。我的榮譽和尊嚴不容侵犯。如果我的榮譽和尊嚴受到侵犯,那就等於我在允許他們攻擊大法。而我去天安門卻正是為了向他們證實大法的真實和美好。

在車裏我感到很不舒服,有人一直在讓我站起來,但我決不配合邪惡,就像在此之前他們讓我睜開雙眼自己走進警車一樣。我輕輕地移動了一下我的身體。我左邊的警察想過來打我,但右邊的警察制止了他。

我的正念越來越強了。當他們讓我配合他們時,我怎能聽他們的?我怎能允許他們將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帶走?我不是來北京參觀他們的監獄的,也不是來被他們審問的。我不是罪犯,我不屬於監獄。師父和大法所給予我的一切讓我經受住了考驗。我必須兌現我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