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塔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12月19日】一九九四年夏,我與一些同事去四川青城山旅遊,見滿山青翠,泉水叮咚,遊興倍增。

到一高山僻靜處,有一座古寺,據說為晉代所建。這裏民風古樸,孩子引路給錢也不要,給食品不拿,與城市中的孩子形成了鮮明對照。歷史上,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盛世和古人的誠善多麼令人嚮往。東土的美德在這裏沒有被遺忘,不由得使我想起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

到寺院遊覽,有一個故事至今不忘。在古寺後山,有一些古塔與眾不同,有一座似乎局部修繕過,引起遊者注目。一位當地人主動過來講解說:「你們可能有緣,讓我們巧遇,這是一位有道高僧的坐化塔。文革時有三個紅衛兵,打破古塔,見塔內有一坐化老僧肉身不腐、端坐。紅衛兵要破壞,受到了山民的規勸:‘不要驚動老僧,你們傷害他,會遭報應的’。紅衛兵不聽,說是迷信,執意拉出老僧肉身摧殘。挖出老僧的心臟,仍然鮮紅如初。」

山民因無力阻止這一暴行而慟哭。無知的紅衛兵不聽勸阻,犯下了無可挽回的大錯。後來這幾個紅衛兵有的暴死,有的得了怪病。文革中的罪魁禍首四人幫後來被公審、判刑。惡有惡報果然不爽。

看了網載甘肅法輪功學員袁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捕一個月,被警察殘害致死一事,我想起了這個故事。那些受江澤民迷惑而殘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武警、街道幹部,你們想過嗎?你們為一個不敢署名的密令不斷去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會帶來何等後果嗎?這是在傷天害理,會遭報應的!

自從XX黨在五十年代建國以來,沒有發生外國入侵的戰爭,卻總是內鬥、運動不斷。憑個別高層領導的大字報、秘密講話和非法指示,以黨的名義,就能挑動一部份人去打擊另一部份人,搞同胞間的混戰,自相殘殺。用鬥爭來樹權威,增強暴君的地位。到頭來還說甚麼:「好人打好人、誤會。」這話在理嗎?這樣禍國殃民的事,不去揭露抵制,還能再順從嗎?!

610辦公室」是個連個正經名字都不敢用的特務機構,它所下的指令都是違法的,見不得人的,本身就是個害人的機構。「打死人算白死、打死人算自殺」這是甚麼理?打死人能白死嗎?沒有罪嗎?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是從古至今的公理。誰害人誰有罪,絕難逃脫!江澤民、羅幹通過610辦公室下達的沒有簽字的密令,和克格勃特務的恐怖手段有甚麼區別?他自己深陷泥潭,才製造恐怖拉人墊背。可他土埋了大半截子了,其他人何必給他當工具哪?齊奧塞斯庫等暴君和他們的協從是怎麼死的?!

江澤民挑動人去迫害一億法輪功學員並株連他們幾億的親友,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冤案,犯下了彌天大罪,滅亡在即。請害人者們想一想古塔老僧的故事。受迷惑的人做惡,同樣天理不容!選擇一條光明的路吧,別做江澤民的陪葬。

老人們說:「人身難得,佛法無邊,回頭是岸。」那個紅衛兵當初如懂得聽從山民規勸,哪會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