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實的故事:姐夫的含冤而死

【明慧網2001年3月10日】 我叫雁心,是吉林省人,1965年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河北某軍區醫院工作,不久後就是一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我也是受害者,我的親人也是受害者。

那時代積極要求入黨,經過院黨委對我家庭調查,說我的姐夫是反革命份子,自殺了。對我有影響。所以不能填表,我感到很詫異,又很吃驚,那時我還不知道姐夫去世了。我寫信問姐姐,才知道真相,家裏人一直瞞著我。

我姐姐和姐夫是小學教師,因姐夫說話得罪了人,他們就把他關押牛棚裏,說他反三面紅旗,是國民黨三青團員,姐姐出身好,就說他是黑五類。

在一天晚上,他們把姐夫吊起來,閉上燈,幾個打手打了幾個小時逼供,他死也不承認。他們把他打死後放在一小單間內,第二天找醫生檢驗,讓醫生寫是畏罪自殺。他們在我姐夫身邊放了一個小藥瓶,裏面還有幾片白色藥片。他們對醫生說這就是自殺的證據。還說這藥是他小姨子(也就是我)給他郵去的。

當時醫生要檢查屍體,他們不讓仔細看。醫生寫了幾個突然死亡可證的原因:一、腦出血,二、心臟病,三、中毒性痢疾,四、藥物中毒。

然後通知我姐姐說她丈夫自殺了,反革命份子,快抬出去燒了吧。姐姐成了反革命家屬。孩子們成了黑五類的狗崽子。

姐姐有冤無處訴。我媽對姐姐說:「不能火化,讓你公公去找他們,買口棺材埋了。這是栽贓陷害,以後會平反的。」媽媽把姐夫的血衣偷著保存起來,姐夫是10月份打死的,後來我媽和姐姐拿著血衣去上訴。到來年5月,上級和法醫來開棺驗屍。打開棺後,姐夫的屍體是軟的,皮色和活著時一樣,遍身是紅色的傷痕,法醫切開頭顱,整個大腦雪白,沒有出血的現象,切開心臟裏面的血還是鮮紅的液體。檢查胃腸,胃裏面還有死前吃的食物,清楚的可辨認是甚麼。腸子沒有任何毛病,骨頭是白的,睪丸破碎了。法醫判斷是他殺。事後不長的時間,打姐夫的兩個主兇,一個被大馬車撞死,另一個的女兒暴病身亡。

我寫這個真實的故事,就是告訴大家,和今天的自焚事件有甚麼兩樣,明明自焚是栽贓,是陷害,是欺騙,是謊言,犯罪分子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黑白顛倒。好的說成壞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心向上,做好人,罪犯江澤民就是怕好人多。把那些善良的大法弟子抓、打、關押、判刑。現在迫害致死150多人。罪犯江澤民甚至揚言:打死白打,死了算自殺。絞盡腦汁,編造一些假證,利用宣傳工具,在全國挑動群眾鬥群眾。比文革還要瘋狂幾倍,鬧得雞犬不寧。

罪犯江澤民及其幫兇們,你們所做所為是逆天意的,是天理不容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們的陰謀早就被人民看穿,壓是壓不服的。

我們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父說:「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邪惡不會得到好下場的。法輪大法圓融著一切。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說的句句是真言。我姐是文革的受害者,現在也是被害者,她是法輪大法的弟子,罪惡的江澤民集團不讓她學法煉功,她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不知哪天被抓、被打、被判刑。

我勸告那些兇手們: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們的迫害。放下屠刀吧!給自己留一個後路吧!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啊!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修煉法輪大法4年多了,我的身體得到了淨化。從一身是病的人變為一個非常健康的人。從一個苦惱的人變成一個快樂的人,看淡了錢和利,不執著錢了。再也不為錢而拼命了。心胸也寬闊了。沒有法輪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

(洛杉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