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做起,走上天安門正法

【明慧網2001年12月15日】去年我發真相資料時被抓進拘留所,在拘留所裏我親眼看見管教毒打大法弟子。我們幾個大法弟子開始絕食抗議它們的非法迫害,七天後我被送進教養院。由於有人的觀念,沒能堅持到底。從教養院出來後,我深感自己沒有做好。師父說:「所有被所謂「轉化」了的都是放不下對人的執著、抱著僥倖心理走出來的。」(《建議》)。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甚至認為自己不配做師父的弟子。自己痛不欲生,一連幾天眼皮都哭腫了,儘管這樣我還是想學法,也可能本性的一面在起作用。我拿出經文,看到有一篇明慧編輯部的文章,標題是「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我悟到師父在點化我,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沒做好的弟子。師父根本不願看到我悲觀失望的樣子。師父說:「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讓師父看到我從新做起,在法上堅定走下去。我開始嚴格要求自己,五套功法天天煉,法天天學。向我接觸的人講清真相,因為我目睹、體驗了教養院的邪惡,我就發放真相資料。

在學法煉功講清真相的過程中,心性不斷地提高,我越來越感到應該到北京去證實法,去兌現自己的誓約,做不到就不是真修。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女兒,她非常支持我。我做了一個橫幅寫上「法輪大法好!」臨行前我對師父說弟子兌現史前的誓約,兩天去兩天就回來。當時我很坦然一點都不怕。我就應該這樣做,我感到兩天就能回來,也沒有被抓的概念。

一路發正念順利進京。在去前門時,因坐車轉了一個小時,我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如果到天安門太早人少不能很好起到正法的作用。我們兩個大法弟子來到天安門廣場。廣場上警察很多,金水橋東側有一輛警車,真是拿出嚴陣以待的架勢。我倆開始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天安門前的惡警警車全部退下,誰也靠近不了我們這個場,誰也阻攔不了我們兌現誓約。不一會金水橋東側那輛警車先開走了,繼而警察也走了。我們立刻走到廣場中,打出橫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在那一瞬間真感到頂天獨尊。在我們打橫幅時,附近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指著我們說又來一夥。

從進京到回家正是兩天,我們心情很激動,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慈悲的師父,弟子一定加倍彌補,儘早修回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