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慈悲,賜我正念護法行


【明慧網2001年12月15日】首先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面主要談談我是怎樣憑著對師尊、對大法的正信、正悟、五個小時走出魔窟的事。

我是99年得法的,由於學法少,對師父的正信不足,2000年12月進京護法,被抓後又被關進勞教所,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摧殘下,沒能守住正念,違心地寫了「三書」,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出來後痛悔不已,看到別的同修都陸陸續續地去天安門護法,自己也想去,以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但苦於沒有勇氣,怕萬一承受不住加大魔難。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及做講清真相的事,悟到應全盤否定一切邪惡勢力的安排,於是決定再次去天安門護法。

9月22日清晨,臨行前,我站在師父的法像前誠懇的求師父加持我三天一定回來,這時6歲的兒子擠到我身旁,雙手合十,表情凝重地說:「求師父加持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全回來。」我聽到後,既慚愧又激動,眼淚幾乎要流下來了。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借助兒子的行為在點悟著我啊,讓我看到了自己為私為我的一面,這使我更加堅定,一定要做好,決不讓師父失望。

我和妻子帶著兒子同其他十二位同修一起出發了,為了方便照應,我們六人被分成了一組。一路上,除了睡覺時間外,我們始終堅持發正念,清除所到之處的一切邪惡。到了天安門,在國旗旁,我們分別打出橫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惡警瘋狂地撲向其中一位同修,把他抓進警車。我和妻子見沒被發現,又領著孩子到天安門城樓前,恰好遇到其他三位同修,此時他們還未打出橫幅,還在選位置,我問孩子:「你敢不敢喊?」(因橫幅太大,小孩無法展開)他說:「敢」。接著便響起了清脆的童音:「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這喊聲震撼了那三位同修,他們立即停住腳步,扯出橫幅,也高聲喊了起來,惡警又發瘋似地追捕他們,但被同修們機智地擺脫掉了。

上午11點左右,我們來到火車站,一起買了晚上八點半的車票,由於時間還早,我們便坐在火車站外面的花壇旁發正念,讓其他同修安全返回。大約下午3點鐘,我們感到有點兒累,一位同修提出想上候車室休息,剛進門,便看到裏面正在查身份證,當時怕心出來了,正念又不強,硬著頭皮往裏走,被警察截住了,我回頭朝門口跑,又被把門的警察截住。他們立即搜身,將火車票、大法橫幅、一張真相材料---勸善書統統搜了出來,警察們樂了,其中一個警察說:「這是法輪功,打完橫幅準備回家。」這時一個警察將我往電腦旁拽,要查我的地址,我發正念:我是神,你們查不出來,由於正念的威力,另一個警察說:「別查了,到派出所問問他。」

到了火車站派出所,剛進樓就聽到二樓傳出慘叫聲、哭聲,他們將我帶到一樓的一個房間,又搜一遍,把錢、車票、橫幅、勸善書都搜出去了,並且說:「給你退票,錢都別要了,你們煉功人不是不要錢嗎?」我心想:你們別想鑽我們善良的一面的空子。於是說:「誰說我們不要錢,沒有錢,怎麼生活呀?我們不要不正當的錢。」接著便向他們洪法,並且告訴他們,希望他們能傳看真相材料,扭轉對大法不好的一念,從而救度他們。起初,警察拿出偽善的面孔,與我攀談,不失時機地套問地址、姓名、跟誰來的。見我不答,就兇相畢露,讓我蹲著,我想到「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於是我說:「我沒犯罪,為甚麼讓我蹲著?」警察A狠狠地說:「讓蹲著就得蹲。」我堅決不蹲,他戴著膠皮手套重重地打了我三個耳光,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你不應該打我,打好人會遭報的。」他一點善念都沒有,反而說:「我不怕遭報。」這時警察B走過來,他倆將我打倒在地,又叫我站起來,我絕不配合邪惡,他們氣壞了,把我胳膊擰到背後,氣哼哼的嘟嚷著:「真沒見過這麼倔的人!」我拼命掙扎,表鏈斷了,表掉在地上(後來也沒還給我),然後將我雙手銬住,又叫囂著將我的腰帶拽下來,扔在屋裏,又說:「把他關在籠子裏,用電腦查查。」我再次發正念,不讓他們查出來,結果他們根本就沒查。廁所也在籠子裏面,特髒。我站在那兒,冷靜地思考了一下被抓的原因:首先,我有怕心,被魔鑽了空子;其次我又想:是不是我自身還有業力,師父要藉此消去這最後的業力?但轉念又一想:邪惡勢力想毀掉大法弟子,被抓本身不就是邪惡勢力的安排嗎,師父都不承認這一切,我們對其也要全盤否定。於是我從內心深處發出了強大的正念:我一定得出去。忽然又想到「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經文《理性》),便大聲說:「把手銬給我打開,我要上廁所,這是最基本的人權。」我反覆要求,他們卻始終以姓名為要脅。我趁著放其他嫌疑人的機會從籠子裏擠了出去,走到打我的那個警察A身旁,要求開手銬,仍遭到拒絕,他指使沒身份證的常人將我拽回籠子裏,我一看出去暫時不太可能,便靜下心來發正念。

忽然師父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的那一段「......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在我腦中顯現出來,師父的法點悟著我,使我感到勇氣倍增,下定決心,寧死也不說地址,此時往外一看,那惡警A正目露兇光地瞪著我。起初,我也睜大眼睛無所畏懼地盯著他,但轉念一想,他們正在無知地幹著壞事,將來他們的下場多可悲啊,一剎那,心中湧出無量的慈悲,依稀感到另外空間操縱惡警A的魔瞬間即被化掉,那惡警悄然離開,再也沒出現。後來一個捅了別人十八刀的殺人嫌疑犯也要求上廁所,警察們馬上將那人的手銬給打開了,但卻始終不給我開。

天已經黑了,又經過我數次不斷地要求,終於將手銬打開了,又過了一會兒,一個便衣走過來問:「誰是法輪功?」我答:「我是。」他又問:「想不想回家?」我答:「當然想。」他接著說:「8點半來人接你上車。」然後把車票、錢都給了我。我以為他們又要耍甚麼花招或是讓駐京辦事處的人來接,就把車票藏起來了。當他們來接我時,看我車票不見了,急壞了,邊找邊說:「我們真送你回家,這下你可回不去了。」看見他們急成那樣,我仔細一想,他們都是鐵路警察,也許說的是真的吧,於是拿出車票,他們樂壞了,一直將我送進車廂(怕我再去天安門)還對我說:「你走的是貴賓路。」

這樣,經過一場激烈的正邪較量,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大法弟子正念威力的作用下,得以安全返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