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雙城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毒打和勒索的事實(續)

【明慧網2001年12月1日】曲豔秋,女,39歲。99年8月中旬她進京上訪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沒去信訪局前,在旅店住時就被警察盤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她說是。後被送入雙城駐京辦事處,十幾名修煉人被非法搜身,有的被搜走幾千元、幾百元,警察從她身上搜走500元,至今不還。家人去要不給,說是到北京接她們的路費。後被送進雙城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年之久。不寫保證不放人,送勞教。後家人找公安吃飯,並被當地公安劉春陽勒索500元,才沒被勞教。2000年4月從監獄出來沒幾天,她和同修交流時一起被非法抓捕,其中有70多歲的老人。又被非法關押45天,被看守所以「飯費」為名勒索2000元。

趙海榮,女,32歲。99年7月後邪惡勢力不准在家學法煉功。她於2000年正月初七進京和平上訪被非法抓捕,送至雙城駐京辦被強行搜身,連鞋都搜,同修們被搜多則幾百元,少則十幾元。惡警們說:「錢少了,給得不痛快。」還將她們帶上手銬、罰站。來京接她們的領導在京遊玩、下飯店、上長城,而將她們銬在辦事處床上。後送回雙城被非法關押41天,絕食後又轉至公社敬老院非法關押50多天,不交錢就不放人,被單城鎮政府安慶久、村幹部鄭豔國等人勒索2000元後放回。

2000年12月20日她再次進京正法,到天安門和平請願。被警察連踢帶打拖上警車,送至崇山派出所,被搜身、不給吃飯、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惡警對她們輪番審問,第3天被送至角門看守所。在那她們要求無罪釋放並開始絕食,管教們指使刑事犯給她們沖冷水澡,光腳站在水泥地上強行灌食,後又把她們送到唐山分到各縣看守所,她被逼問姓名地址,進行捆綁、毒打中失去知覺,後一科長騙說:「你說出地址,我就叫你立刻走,我給你找旅店,說話算數。」結果她說出地址後卻被她送進看守所。1月5日被轉送至雙城看守所,1月21日,被送萬家看守所非法勞教(上車後才知道被勞教了)。在萬家勞教所,正月初八她們要求學法煉功,證實大法。在飯堂被惡警連打帶拽,後被問能不能不學法煉功,她說不能。就把她送進小號,每天只給兩次玉米麵粥,一次只能喝兩口就沒了,整天面壁,被綁時而發生。沒幾天身上長出許多小紅點,然後癢,整夜不能入眠,後又長出許多膿瘡,重到不能自理,整天在床上痛苦不堪。現在萬家大多數人都長這些東西,她長達8、9個月才好。

張榮芝,女,53歲。2000年12月26日她同另外3名同修進京上訪,證實大法。到天安門一看都是便衣特務,有一個同修拉開了一條小橫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她就跟著喊起來「法輪大法好」,被趕過來的便衣警察連踢帶打把她們拽上警車,在車上她們繼續喊:「法輪大法是正法!」並向警察洪法講真相,惡警們不聽還毒打她們,然後用繩子捆上、嘴用透明膠封上,後在審訊中問她們地址,她們不說只好把人放了。2001年1月3日派出所武裝部部長羅豔彬、鄉政法委書記劉國平在敬老院問她:「上次去北京是不是你串聯的?」然後對她大打出手,揪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問她還煉不煉了,連問3遍她都說煉。後又對她毒打,把她的手反銬起來。打她的臉部,臉被打變形,嘴不斷的流血,一女幹部攔住才住手,後把她銬在暖氣管子上。這次她被非法關押17天。被鄉政府劉國平勒索4200元。

林勤潔,女,38歲。2000年3月8日進京上訪證實大法,被鄉政府帶回強迫交罰金,不交就收回承包田,並扣押房照。吳澤林到北京時毒打她,並威脅說:「我讓你傾家蕩產,勞教你。」以這種手段向她家人勒索6000元,並派人對她進行監視。

譚成強,男,40歲。99年8月5日進京上訪。被帶回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鄉政府到她家逼迫賣地和房子,並要罰金3000元,沒有得逞,被雙城看守所敲詐伙食費120元。99年9月5日再次進京上訪證實大法被抓,派出所進京接人,他被派出所惡警強行搜走200元。押回後被送哈市一面坡非法勞教2年。期間受盡非人折磨,勞教所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家屬交500元方可接見。一面坡惡警名單如下:管教員:邵明明。三中隊長:孫福平。他用大鎖頭砸大法弟子的前額聲稱開天目,把腦袋砸個大肉包。一中隊長:張殿君。張殿君和邵明明監督扛石頭筐,一筐扛不動,再加一個,扛兩個走不動,就用人拽著跑。摔倒就是一頓毒打,最後肩部的皮都砸沒了。中午休息時,由邵明明看著開飛機,腦袋插在床底下,手朝天,由幾個犯人看著,一個犯人手裏拿著針,手一放下來,就用針扎手心,有時暈倒,有時用腳踢倒在床底下。2001年5月被非法抄家,妻子郭景蘭被帶走非法關押一天後放回,隋廣成欲索要800元未得逞,最後拿走150元,無任何手續。

孫秀春,女,31歲。2000年她進京上訪證實大法,2000年三月初四她被非法關進雙城看守所39天,敬老院非法囚禁9天,本大隊非法關押2天。被雙城看守所勒索食宿費340元。在看守所期間,村政府多次到她家騷擾,扣押房照,並向她的家人索要「進京接她們的路費」3000元,未得逞,後扣在農民欠款清單上。書記劉國平扣押了她姐姐的牛照,如她進京上訪或煉功就把她姐家牛牽走。2000年「七一」前後她又被派出所強行辦班。後由她父親的工資保出,派出所揚言如果她進京就扣她父親的工資。2000年臘月十五派出所問她:「法輪功是不是XX?」她說:「不是。」惡警就把她抓到敬老院非法囚禁11天,白天冷屋凍,晚上咬牙切齒的逼供,逼寫保證書,後她姐夫用5000元做抵押才把她保出來。被鄉政府劉國平勒索200元。

張立軍,男。99年12月他依法進京上訪,被鄉領導接回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被雙城市公安局張國富、劉春陽及鄉政府劉國平等人勒索3000元。被非法關押期間被逼著寫書面材料,讓他說假話。他說:「法輪功教人向善,都不做壞事,對社會各方面都好,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法之徒說:「江澤民說不好就不好,就不讓煉。」

2000年12月29日村幹部無故將他送至鄉政府非法關押1個月。關押期間,鄉政府找來地痞(劉某、牛某等人)把他關在敬老院養豬場,放死人骨灰的地方或雪地裏打、罵、凍進行迫害,對女弟子的迫害更嚴重。他們說:「不要這樣,過份了吧!」不法之徒卻說是上邊的意思。被金城鄉政府劉國平、羅燕冰等人勒索3000元(如要收據則加倍罰)。每次都是交罰款、親人擔保、家產抵押等才放人。

吳曉平,女,33歲。2000年10月26日她和另兩位同修進京上訪。10月27日被北京市豐台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一中等個的胖警察做筆錄,她對警察說:「我來北京是自願的,不是你們說的受人指使,我是來向國家政府反映真實情況:法輪大法好。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力,我沒犯法請馬上放了我。」警察又問她住址姓名,她說:「我是大法弟子。」胖警察此時露出兇狠面目,對她拳打腳踢,鼻子流出了血,頭部被打出大包,踢在她的胳膊、腿上,右腿外側膝蓋以上全是青紫色。惡警累的呼呼直喘著粗氣,摸了摸踢癟的皮鞋頭嘴裏不斷的罵著髒話。後來她被送至雙城駐京辦,家裏接到通知後,公安局的人欣然接受同往,因為家人來回自己買機票和火車票,從中他們有利可圖。10月30日被帶至雙城市610法輪功專案組強迫簽字。當天下午被非法關押在雙城第二看守所。說是拘留15天。這是不法之徒慣用的手段,其實是向家屬要錢,如不交錢將無限期關押。被關押期間遭受非人虐待。每日兩餐又黑又酸的窩窩頭,帶著泥底子的白菜湯,二十多個人用的便桶是50公斤重的塑料桶放在屋裏,上廁所時只能半蹲半站著。女兒整天哭著喊著要媽媽。直到11月14日被610辦公室張國富、金某等人勒索2000元「保證金」和伙食費後放回。

付偉華,女,33歲。2000年11月1日進京上訪證實大法被非法抓到北京前門派出所,後轉至雙城駐京辦,在那雙城鎮領導葉福來、村警察周閩江通知她家拿1600元。還威脅說「如你家不拿,還給你送北京前門派出所。」就這樣家人連夜東挪西湊才湊夠了1600元。11月2日,她被送回雙城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7天。釋放當天11月20日,她丈夫不知何時釋放就到雙城市610詢問,被負責人張士躍、金所長(女)以「保釋金」為幌子騙去500元。到看守所後才恍然大悟,妻子已被釋放20多分鐘了。

2000年1月8日上午11點,鎮領導、村幹部和城郊派出所一共二十多人,帶兩輛馬車氣勢洶洶來到她家說要交上京費用,她說:「我們已交了1600元了,還要甚麼錢?」不法之徒說:「你交的錢不夠,今天交不交也必須馬上湊齊,否則,就按鎮裏的決議家裏有甚麼拉甚麼。她說:「我犯甚麼法,公民有上訪權利,我沒有錢。」就在爭辯時,不法之徒已經把她經營的水果強行往車上裝。鄰居見此情景非常氣憤,把她丈夫找回來,又借1102元才算了事。大冬天上哪掙錢呢,本來就貧困的日子更艱難了。大年初四鎮裏、街道書記和4名警察又來到她家,問詢是否煉法輪功。她說是。他們顯出很關心的樣子說:「如果你現在罵你老師幾句,我就不帶你去見我們領導。」她沒有順從。就這樣她和她的丈夫被騙到鎮領導那裏。後丈夫被攆回,她則被非法關進洗腦班40多天。3月10日被雙城鎮政府葉福來、劉玉華勒索700元。期間吃不飽,上廁所不隨便,不法之徒不高興了就體罰她們。她丈夫由於幾番迫害,多次高燒臥床不起,孩子也想媽媽,往日幸福家庭不見了。

岳寶學,男,35歲。他自從煉法輪功,多種疾病痊癒,家庭和睦。99年7月22後紅旗派出所以寧雲生為首的惡警到他家翻大法資料。他只因說了一句不許把大法資料帶走,就把他強行送往看守所非法關押。他妻子(修煉人)事後找派出所問:「為甚麼把人帶走?」歹徒們說:「妨礙公務。」不肯放人。1個月後被雙城市看守所勒索飯費200元後放回。

99年底他又被無故強行帶走,他妻子去找610辦公室張國富、張士躍問情況,他們說:「聽說岳寶學要去北京上訪,就把他關起來了。」多次去找也不放人。這一關就是半年,後被轉至城鎮辦的「洗腦班」,其實就是「第二監獄」。鎮長劉玉華說:「在這班辦得先交300元錢」,妻子說沒錢。就天天送飯。後他絕食7、8天後才被放回。被看守所勒索伙食費400元。

從那以後,大隊負責人和紅旗街派出所經常到家騷擾,有時半夜熟睡時,用電筒往屋裏晃,敲門,不得安寧。幾個月後說是又要抓岳寶學去看守所,他毅然踏上進京上訪的路,向政府說句公道話,為大法洗清罪名,還李老師清白!只因上京說句公道話就被非法判2年勞教!據知情者說,他在監獄受盡折磨,被610派的打手打昏過去多次,用盡各種刑具。後被送往長林子勞教所。在那裏也受盡了苦。現在他在勞教所裏面被邪惡迫害的身體長滿了疥,說是保外就醫,現在也杳無音信了。妻子去看過多次,勞教所往裏送吃的都不讓,說是改了就隨便送。那裏特別邪惡,家屬去看都得讓簽字,弄的家屬都造業,令人擔憂。

2001年春節前的第八天,鎮長嶺十幾個邪惡之徒,雇幾輛車,由大隊負責人把他妻子從市場找回來說是交上京費用。他們說;「快把家門打開,再不打開就撬開。」妻子說:「你們趕上強盜了!」其中一個惡人罵罵咧咧的。他們亂翻一氣見沒甚麼拿的(他家沒甚麼值錢的東西),就把別人寄存的雙人床搬到車上,還要擰井頭,搬大缸。妻子堅決不讓,他們說妨礙公務,要將她帶走,她沒跟他們去,強盜們就走了。

沒幾天,妻子被強行從菜市場抓走,說是辦「洗腦班」,到那後問她煉不煉了,不煉了罵幾句師父就可以走。她說:「不罵人」,就這樣被非法關押起來。後家人拿1000元錢才答應放回。在這種高壓迫害下,又有放不下的執著,她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情,現在她非常痛悔,並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重新跟上正法進程。並鄭重告知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老師是清白的!

夢醒,女,51歲。2000年4月3日她進京上訪證實法輪大法,在兩辦門前十幾個便衣逼迫罵大法,不罵就是法輪功學員,就被抓。結果她被送至雙城駐京辦。被駐京辦惡警姜延輝、王勝利強行搜走29.5元,被銬三天三夜,後被單位接回非法拘留40多天,被雙城工委唐志忠、郭仁民勒索1000元。

2000年8月7日正在家午睡,突然公安局刑偵三中隊趙曉良、李東亞、李文奇、東風派出所慕業新闖進她家進行非法搜查,並將她騙到公安局。趙曉良、李東亞滿嘴污言穢語,狂喊亂叫也沒問出甚麼。第二天,把她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4個多月。

2000年12月22日她再次進京上訪在哈市火車上,因不罵大法,被認定是法輪功學員,被強行趕下車後被非法關押。後轉至哈市收容遣送站等地。2001年1月21日在無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送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