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城市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毒打和勒索的部份事實(續)

【明慧網2001年11月25日】李群,女,20歲。2000年6月進京上訪,被雙城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被勒索1500元,被雙城市看守所敲詐伙食費500元。2001年元月第二次進京上訪,安全返回,後被村幹部知道,強行勒索2250元。2001年元月3日我在家被大隊書記騙到城鎮街道辦公室(雙城秋林公司5樓),無理關押在辦公室。他們將辦公室的門換成了鐵門,晚上睡在水泥地上,私設監獄。我們40多名大法弟子被關在一起,我們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在絕食的第四天他們強行給我們灌食。他們來了十個惡人把我按在床上,雙手被按得死死的,把頭按在床上,一個惡人手拿螺絲刀把我嘴撬開,另一個捏住我的鼻子,兩人往嘴裏灌奶,這時憋得我喘不過氣來,一名同修被灌後噁心了二、三天。一次因煉功被一個所謂的班長打了十來個巴掌,後綁到椅子20小時之久。在被關押的3個月期間,城鎮、村上強行向家人勒索錢財,還威脅說:不給錢就拉糧食,還以切斷電源相要挾(因我家有加工廠),家人被嚇著了,無奈把錢給了它們。在街道辦關押3個月後強行轉押到洗腦班,被強行洗腦1個月,因絕食後被釋放。

佟鳳英,女,56歲。我曾三次去北京和平上訪,證實大法。第三次去北京,在天安門證實大法(2000年12月),被天安門惡警抓住,後被送回非法關押在雙城市第二看守所,9天後被放回家。回家後單位不給我開工資,黨委書記王志要扣我3000元,說是公安局610讓扣的,我找610詢問是否有此事,它們說不管。就這樣,我堅決不交。並向單位講清:向政府反映情況是公民的基本權利,根本沒有錯!春節將到,單位為防止我在去北京,就天天打電話,每天早晚兩次,連上親屬家串門都得他們批准,甚至掛電話核實我是否在那兒!搞得我家裏的親人都沒有過好年!更有甚者,他們搞「株連九族」,春節後不讓我兒子上班,逼他做我的工作,讓我寫甚麼「保證書」。在我們據理力爭下,才同意孩子上班。春節剛過,單位到我家4個人強行逼我拿行李到市經委辦的洗腦班,我堅決沒去!沒辦法就逼我天天到單位參加「洗腦班」。但我要求,每天中午、晚上我必須回家給孩子做飯,不然我堅決不去,單位同意了。可黨委書記王志卻堅持把我送到看守所,說甚麼「這樣咱們就省心了,免得再給單位找麻煩!」我利用每天各科室輪流看管我的機會,向廣大職員洪法,講清真相,這樣大部份同事認為我煉法輪功真的沒有錯,而且是做好人,更好的人,所以向領導反映情況。就這樣,在大法的強大威力下,在我多次反復講清真相下,才沒被非法關押。「五一」後,我乾脆不再聽邪惡的安排,就再也沒去單位,直到現在。我的體悟是:只要我們有強大的正信、正念,邪惡的舊勢力就任何辦法沒有!

陳永蘭,女,23歲。2000年12月12日,我和妹妹進京證實大法,在北京天安門被惡警抓住,後被送回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17天,被雙城市朝陽鄉李躍利勒索400元。到家後的第9天被朝陽鄉政府非法抓到朝陽鄉敬老院強行參加洗腦班,我要求無罪釋放絕食4天後被放回家。在家呆了2天又被帶回敬老院非法關押62天。在此期間我絕食7天,被插管灌食2次。他們雇用社會流氓惡徒對我進行毆打,強迫我放棄修煉,我沒屈服,被朝陽鄉李躍利勒索5600元,並非法扣押我家的房照。

邰亮,男,30歲。2000年2月我與母親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要求還大法清白!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被單位從天津火車站帶回,強迫我寫保證書不再上訪,否則開除我公職。我堅信大法,被單位開除公職,開除黨籍,至今已20多個月。在此期間我找過有關部門多次,他們根本拿不出任何證據和相關材料。他們說:「上面怎麼說的我們就怎麼做,上面說的就是政策,你不要對著幹。」公司經理郭學群還說:「沒有甚麼手續,我就是開除你。除非你爸來我就讓你上班。」(註﹕我父親以前是副市長)這就是以前電視媒體謊稱的煉了法輪功就不管家、不上班的背後的真相,他們編造謠言欺騙世人。2000年12月我再次進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被惡警強行拽上警車,用膠皮警棍對我進行毒打,後被雙城駐京辦人認出,把我帶回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我絕食抗議要求無罪釋放,關押15天後將我放回。在這期間,我弟弟的單位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威脅他:「你不能說服你母親和哥哥不煉法輪功,你就不要上班了。」我和母親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他們沒有達到目的就停發我弟弟1個月工資。這就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株連九族的又一真實寫照!這也是人權惡棍江澤民鼓吹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

王淑華,女,38歲。2000年6月1日進京正法,在雙城火車站被抓,送往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被朝陽鄉政府趙秀霞勒索1000元,被雙城看守所敲詐伙食費500元。2000年12月21日再次進京上訪證實大法,在長春火車站被抓,由於我不配合邪惡,被長春火車站站前派出所惡警毒打,由於別的同修報了住址和姓名我被一同送回,被誠樂村政府劉振東勒索300元。2001年2月19日第三次進京正法。在天安門被惡警拽上警車拉到偏僻地方扔下,這時已是深夜我高喊正法口訣。2001年春節期間我被朝陽鄉政府抓到敬老院強行參加「轉化班」,我不承認他們對我的迫害絕食10天,被強行插管灌食3次,被惡人劉喜臣強行面壁、辱罵、用手打我的後腦。非法關押22天,被朝陽鄉政府李躍利勒索1000元,並強行扣押房照。

劉彥峰,男,32歲。99年7月22以後,鄉政法委找我參加洗腦班,我不去。我修煉大法沒錯,沒有理由給我們辦甚麼班。他們說:「你不參加班就拿300元錢」,後被他們勒索200元。第二次又找我強行參加他們辦的洗腦班,在非法關押期間,他們逼著我寫決裂書,我沒有同意他們的說法,他們就動手打人,使用一些殘忍的手段,並威脅要將我勞教。被朝陽鄉政府李躍利勒索2000元。

鄭桂茹,女,39歲。2000年12月19日進京上訪,在昌圖火車站被抓後轉入雙城市駐京辦,被雙城看守所接回的路上遭辱罵,被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絕食4天,後被朝陽鄉政府李躍利勒索1500元。2000年3月晚8時朝陽鄉政府劉喜臣、曲德民等人闖入我家從被窩裏拽著我的頭髮,4、5個人連踢帶打把我抓上車,原因是我沒寫保證書,我被關入冷屋子裏。我愛人在外打工得到消息後趕回向他們要人,請求交500元錢贖金,由於沒有錢打了500元欠條才放人。

程少年,男,40歲。2001年3月13日在學校上課時被強行帶到朝陽鄉敬老院非法囚禁,原因是在某同修那發現有我抄寫的師父經文,藉此政法委書記李躍利唆使手下惡人曲德民和劉喜臣對我進行刑逼和虐待。14日晚,劉喜臣用塑料管子猛擊我頸部,當時李躍利也在場,致使我剎那間休克。它們逼我供出是誰送給我的經文,在哪取的,並答應說出後就放人,因我不配合,他們就把我扣在暖氣管子上2宿,扣在床上4宿。後朝陽鄉政府李躍利無視法律向我家人提出索要1萬元,未遂後,勒索3000元,不給開任何票據。2000年6月被朝陽鄉政府李躍利勒索500元。

蒲春茹,女,56歲。2000年正月初六進京正法,被北京信訪辦抓到雙城駐京辦,被強行搜去170元,後被押回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45天,絕食4天後被雙城看守所勒索850元後放回。2000年12月12日再次進京正法,在天安門被抓,我不報地址姓名被他們拳打腳踢、搧嘴巴子、抓頭髮往牆上撞,問不出甚麼就把我放了。2000年12月23日從家中以談話為由被騙到城鎮,非法關押在雙城秋林公司。關押期間,城鎮書記閆善力連續多次酒後無故體罰大法弟子站到半夜12點左右。一次酒後氣勢洶洶將大法弟子提到走廊,挨個問煉不煉了,說煉就打嘴巴子,問一句打一句。惡警們極其囂張每天除打大法弟子外就打麻將,一直到深夜。非法關押4個月後逼我簽字,我不簽就又被騙到黨校強行參加「洗腦班」,1個月內經絕食抗議無條件釋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