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信」的體悟


【明慧網2001年11月4日】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文章中講到一位農民大法弟子,問到學大法的收穫時,回答是簡單的兩個字--「聽話」。多麼簡單的「信」和「聽話」,而這背後包含著艱苦的實修,包含這正悟,閃爍著修煉人溶於法中後修出來的純正的、堅不可摧的金剛不破的偉大!

由此我想到了當年耶穌傳法,他對世人說:「我是上帝的兒子,來救度你們」,「信我的人就可以去天國」。然而當時的常人有信的,有不信的,也有半信半疑的。不相信的人嘲笑他、迫害他。在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之前,他說:「我三天後會復活」。不相信的人都恥笑他。而三天後世人真的看到了佛的偉大神跡的時候,一切都晚了,整個耶路撒冷城付出了償還迫害覺者所造下的罪業的血的代價,至今仍在償還,教訓深刻!這是當年常人的無知、造業與償還!

然而作為修煉人,「信」就更為重要!當年耶穌的被迫害,是他的弟子猶大出賣了他。猶大為甚麼敢出賣師尊呢?是因為他對師尊的「不信」!在「最後的晚餐」上,耶穌告訴他的另一個弟子說:「你今天晚上將三次否定是我的弟子。」雖然該弟子當時表示決不會如此,而結果卻在壓力下,接連三次否定了是耶穌弟子,而自己卻渾然不記得師尊的最後的囑託。為甚麼呢?只因為他對師尊的話是「半信半疑」!

這又讓我想到了我的修煉過程,想到了我們今天的正法修煉。師父說:「真修弟子一個也沒掉下去。」而那些不真修的,在師尊洪傳大法之時,由於師尊的慈悲使其自身受益與其親朋好友的間接受益,在眾人都說好的情況下也跟著說好,說法好,說師父偉大,師父慈悲。而今天面臨舊勢力的迫害,在生死考驗面前,卻為謠言所惑,走向反面。更有甚者反過來誣蔑大法,邪悟後欺騙堅定的弟子,這又與當年的「猶大」何等相似?連佛都敢罵,連佛都敢出賣的人,尤其面對師尊所傳的宇宙根本大法,其失去的將是甚麼?這說明,他們對師父的信只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當法要他付出時,就不信了,這樣的生命、這樣的自私,怎麼能在新宇宙中生存!

淘汰這樣的生命是不足惜的,但在正法中,卻有些弟子不夠精進,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認識不清,跟在大家後面,左顧右盼,表面上是在家煉,平時卻又不敢向世人提及法輪功,甚者別人當面提及法輪功都迴避不及。這樣的弟子與當年三次否定是耶穌弟子的人何等相似呢?躲在正法隊伍後面,偷偷窺視,像是隔岸觀火,甚者一心想師尊會「大施神通」,改變環境,重現光明,隨後自己再……,危險啊,師父的法已講明:「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中做的不好或放鬆自己,很可能會前功盡棄。」,「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如果現在還對師父半信半疑,不能完全投入正法中去,不能精進,又怎能真正的圓滿呢?

正法中,放下生死走出來證實大法的弟子已經為我們樹立了光輝的榜樣。有的失去了人體,有的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勞教,有的流離失所……這些弟子憑的只是對師父的「信」與「自信」,憑著這「信」,衝破了層層宇宙舊勢力的阻撓,強大了法在世間的體現,救度了眾生,圓滿了自己的世界,為修煉人樹立了偉大的威德!

「信」是十分關鍵的,貫穿修煉始終,只有堅信才能正悟;只有堅信才能不迷不惑;只有堅信才能發出強大正念;只有堅信才能勇猛精進;只有堅信才能緊隨師父,圓滿回升……我悟道:不信就會走向反面,半信就能錯失良機,只有正信才能走好正法中的每一步,走好圓滿路上的每一步!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看到的自己的不足,經師父點化,猛然驚醒,寫出來與同修共勉,不正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