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力量是巨大的

【明慧網2001年11月3日】自從師父經文《忍無可忍》發表以後,我一直是用人心來對待除惡,雖然與同修交流中也悟到要清除的是操縱人背後的邪惡因素。但我覺得自己只是去除了表面的衝動和報復心理,但生命的深層除惡的目標仍然是具體的人。

師父經文《甚麼是功能》及「三發正念」下來後,我想這下可好了,我要用師父賜予弟子的法寶把邪惡除盡,把被邪惡操縱的壞人也除盡。我只注重師父說的:「雖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現不好思想的人」,而忽略了前面一句話:「在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因為邪惡利用人時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正法與修煉》)所以發正念鏟除邪惡時連人一併鏟除,讓他們立時遭報,並給他們發出許多信,言辭也較激烈。特別是看到網上登載的被抓、被迫害致死弟子的事件,我對邪惡的仇恨越發強烈。同時對那些出賣同修、散布邪悟、助紂為虐的人,也是恨之入骨,發正念時也鏟除他們。然而幾個月來,他們完好無損(只有其中一個公安被人打了),邪惡仍然瘋狂地抓捕我,我有點灰心,反省時越發感到自己不善了,惡的一面也越來越強。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修得不好,威力不夠強大,窒息不住邪惡,但我決不配合邪惡。請師父加持。

國慶節前,邪惡又一輪迫害開始,單位及公安又加大力度派人到老家抓我,並和當地公安、廠保衛聯手蹲坑,到處可見警車穿梭。我感到邪惡之場的重壓。頻頻發正念,但仍感到這份重壓。我淚眼朦朧。此時,我透視遙遠夜幕中若隱若現的邪魔,我生命深處發出最堅定的正念,寧可與邪魔同歸於盡,也決不承認它們的一切安排,即使我有執著、有漏,它們也不配來迫害我,我的生命因法而生,為法而捨盡。這時,我分明地感到從眉宇間射出一束強大的功,直衝向空中一個巨大的魔頭,它瞬間爆炸消失,魔腳下黑壓壓一群小魔爪也化為烏有。

當我坐下繼續立掌發正念時,我的眼淚流了下來,人原來那麼可憐,真正迫害大法的是操縱人的邪惡勢力。「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大法堅不可摧》)「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這裏指的不是人,是指操縱人的那些邪惡的生命。」(《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對於操縱人破壞人類的邪惡生命的處理也是在保護人類與眾生。……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當我真正明白這層法理之後,從生命深處湧出的善不斷的外溢,再發正念時,心生慈悲,內心一片祥和,邪魔在我正念之下紛紛化掉。每當這時,我的眼淚更是止不住,為師尊的巨大慈悲、為新宇宙的漸漸純淨而感動,為眾生脫離災愆而欣慰,為不知悟的生命自取滅亡而悲憫。慈悲的力量是巨大的……

以上只是個人的一點感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