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魔的另一種破壞形式,走正腳下的每一步


【明慧網2001年11月2日】看了俄羅斯大法弟子的文章《認清魔的幻化形式,迅速完成人到神的轉化過程》後,很受啟發。最近一個階段,本地區也出現了類似情況,「魔千方百計地鑽進大法修煉隊伍中,假扮成熱心推動正法的正的面孔,積極參與學員們的集體學法交流及洪法講清真相。它製造各種假象,動搖大法弟子的正信。專門在同修們有漏的地方入手,破壞我們的正法進程。」概括起來說,在大法弟子中反映出來的四種情緒,與這種魔的干擾破壞有關:

一、急躁情緒

能夠積極走出來證實法的同修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後,深切感到正法修煉的時間不多了,因而心裏很著急,片面地認為正法修煉就是貼字塊、送真相,忽視了學法,忽視了向內找向內修,成了忙事、追求數量,看誰貼的多、送的多,漸漸地產生了一種幹事心,以致被魔鑽了空子,給正法帶來了損失。

「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常人要幫做大法的事,當然那是好事,但我這裏是指大法弟子,你們必須得是一個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因為你們的圓滿是主要的,你們的圓滿在你們現在來說就是第一位的。當然你們的圓滿中也溶著你們對大法的負責、普度眾生。」(《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多貼多送沒有錯。但是「得看它的實效。」《轉法輪(第七講)》。心不純心不正,帶的場就不純不正。有的同修說:心正時,貼上的時間長,沒人撕;心純時,送的真相人願意看。是這樣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我們在發真相時真正帶著一顆純正心、慈悲心、除惡正法的心;而沒有怕心、幹事心(包括為了加倍彌補過失而產生的)、自我保護的心,才能起到正法的作用。時刻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二、失望

有的同修一直沒有走出來,看到其他同修為正法做了很多事,對比之下感到自己做得太差了,再修也沒指望了,產生一種悲觀失望的情緒。時間一長,法也不學了,功也不煉了,完全混同一個常人了。同修啊!糊塗啊!這樣做不就是承認干擾、放縱邪惡嗎?不就是不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嗎?更對不起慈悲偉大師尊的苦度。師父在延長時間,拘留所、勞教所裏的同修們在承受著駭人聽聞的痛苦,不都是在等待著你們走出來嗎?「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其實,「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佛性無漏》)

三、鬆懈

在正法中,有些同修近來不知不覺中產生了鬆懈情緒,認為自己早已經走出來了,正法的事也做了,保持住就行了,法每天學那麼一點,功有時煉有時不煉,正法的事也不積極主動了。「其實,有個別學員一直把破除邪惡、講清真相的事當作一件不情願的事,好像是為師父在做甚麼,好像是在為大法額外地付出。一聽到我說你們達到圓滿的標準時就如卸重負一樣,放鬆自己,不想幹甚麼了,而不是把師父講給你們這麼神聖的事當作更加精進的動力。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四、埋怨、懷疑

近期,個別地區遭到破壞,有的大法弟子被抓。當地610及公安部門的邪惡之徒就在學員中散布謠言。說他們有內線,有人告密,等等。有個別學員不能從法上認識,疑神疑鬼,把心思都用在這方面了,不向內找,影響了內部團結,阻礙了正法。

我們一定要把學法放到首位,再忙也不能忽視了學法。「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走向圓滿》)。我們一定要牢記師父的教誨,不但要天天堅持學《轉法輪》,還要經常學經文,時時處處用法來衡量一切,使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完完全全溶於法中。積極主動地走出來正法,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世人中,修正自己,慈悲眾生,跟上正法進程。

以上僅供同修參考,不當之處請慈悲改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