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是精神強姦、靈魂虐殺

兼談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為甚麼炫耀它們的「轉化」?

【明慧網2001年11月27日】江澤民政府沒有炫耀它們如何在天安門廣場打人;沒有炫耀它們如何在勞教所給大法弟子野蠻灌食;沒有炫耀它們在精神病院如何給大法弟子打毒針;沒有炫耀類似前門派出所所長馬增友那樣的禽獸匪警怎樣侮辱女大法弟子;沒有炫耀「610」的匪徒如何公開用摩托車拖死大法弟子,公開在鎮政府前燒死大法弟子──儘管這一切都是為了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那麼,它們為甚麼恬不知恥、洋洋得意地向國內外宣傳它們的「轉化成果」呢?(我們都知道「轉化」是它們千方百計摧毀意志最終要達到的目的。)

然而,「轉化」是比挨打、灌食甚至死亡更殘酷的迫害和傷害。是精神強姦,是靈魂虐殺。無論對大法弟子還是普通人都是如此。「轉化」對於一個大法弟子來講,造成的傷害真是無法言喻。我見過不少曾經走過彎路的學員,他們不約而同地有一個痛悔的想法:「還不如‘轉化’之前死了呢!」事實上,他們中的很多人真的並不怕死,而是讓其它的心鑽了空子。

「轉化」對於常人來說,也是極其痛苦的。其實「轉化」這個東西早就有了,文革時叫「與……劃清界線」。當時,有多少少不更事的孩子,被邪惡的鬥爭理論煽動成凶殘的暴民:和父母「決裂」、往老師額頭按圖釘、公開殺人,慘絕人寰的悲劇擢髮難數。著名作家楊沫的兒子,寫了一本《血色黃昏》,回憶了當時兒子如何將母親捆起來毒打的慘痛經歷,字裏行間流露出無可挽回的痛悔。

我們設想一下:在殘暴的威脅下(你不「轉化」就叫你死),在謊言的欺騙下,你是一個母親,要你否認你懷裏的幼子是你親生的;你是一個丈夫,要你否認你鍾愛的妻子是屬於你的;你是一個老人,要你承認你辛苦一生換來的養老金是別人的;你是清白的,要你承認你犯了無恥的罪行……

而你知道這一切都是不實的,但是在脅迫下你被摧毀了意志,又不得不承認,承認後你不得不失去你最珍愛的人、最珍愛的名譽、你珍愛的一切……。當你失去這一切後,在換來的苟且中喘息著偷生,同時不知道何時又有麻煩上身的時候,不是比死,比受折磨還痛苦萬倍嗎?!

我大學同宿舍的朋友,他的母親在文革時是倉庫管理員,倉庫丟了幾百匹布,在那樣一個亂世簡直是太平常的事情了。但是,「工作組」不肯放棄這樣一個折磨人的好機會。他們長時間審問他母親,同樣一個問題要回答幾百遍,反覆地提示:「你再想想?好好想想……其實你拿了,就是你忘了……再想想……」最後,他母親承認了,是自己「拿」的,可「工作組」卻沒有「處理」他母親。因為,她瘋了。

我的同學來到人世的時候,母親已經瘋了。殘酷的生活使他父親更加暴躁,殘酷地毆打他妻子,甚至用裝滿開水的暖瓶砸他的妻子。我的朋友被他的小學同學問到,他母親那屋的門上為甚麼有並排三個插銷時,羞憤交加,無言以對。即便有三個插銷的保護,他的父親仍然在暴怒時從門外撞豁三個插銷,闖進屋裏打罵,他要是用自己的小身體護著母親,父親就連他一塊兒打。

在他四、五歲時,母親就經常秘密地告訴他,他父親要害她們母子倆,「今天晚上就會動手。」母親並和他約定,晚上她一敲暖氣管,她們母子倆就跑。晚上,急促的敲擊駭人地提醒我的同學,他就和僅僅穿著背心短褲的母親跑到了黑龍江冬天的寒夜之中。

在派出所,警察悄悄把他拉到一邊問「你媽有病吧?」他哭著堅決地說「我媽沒病!我媽沒病!!……」直到他上了高中,他才漸漸明白自己媽媽真的被逼瘋了。而在此之前的十幾年,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父親隨時會對自己和媽媽「下手」的恐懼和防備中。

這就是「轉化」的例子。這就是「轉化」的殘酷。

問題的關鍵是:江澤民政府居然膽敢將這種殘酷拿來炫耀!為甚麼?!我認為原因在於,邪惡之徒利用了人們沒有認識到:「轉化」才是它們所有殘暴和謊言的最終的目的,因而也就是最為殘暴的迫害。

對於大法弟子,一些弟子在考慮我們的同修在壓力下「轉化」的思路是:他/她有某某執著,造成了被「轉化」,我要吸取教訓,放棄執著,堅修到底。這是對的,但是不要因此而忽視一點:他們是殘暴的迫害的受害者,他們是舊勢力破壞大法的受害者。很多人是在慘烈的戰場上倒下的。因此,我們必須首先認識到舊勢力的邪惡和必須根除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否則,就會讓舊勢力鑽空子。我們應當盡力幫助被轉化的人,最最關鍵的是,我們要在認識上清楚,這些迫害連師父都是不承認的。「雖然他們有執著,一時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可是對一個修煉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認這一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對於常人,我們要向他們講清,「轉化」就是洗腦,是迫害。尤其是在被迫害中強顏歡笑,更是駭人聽聞地迫害,要啟發他們設身處地思考「轉化」的殘酷。

大家在「轉化」問題上的一些觀念被破除後,江澤民政府宣傳、炫耀「轉化成果」就沒有所依存的場了,也就沒有生存餘地了。

比如說,在任何一個記者招待會上,江澤民政府不會炫耀「六四」殺人的「戰績」,但凡提到「六四」,大家就等著看它們的笑話;比如說,在APEC記者會上,記者問到江澤民政府豢養的職業「發言人」(其實是職業騙子手),為甚麼封網,她回答「數據傳輸問題」,大家哄堂大笑,謊言毫無市場,只是作為笑料;那麼通過我們講清「轉化」真象,最終「轉化」也將成為笑料,成為它們的罪證。人們看到「轉化」就像看到「六四」殺人的血衣一樣,邪惡就將徹底失去市場,失去信心,失去動力。

「全國各地學員的聲明每天大量出現,最後一個想要通過強制和欺騙、企圖改變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徹底地破滅了。」(《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們可以知道,「轉化」是邪惡勢力最後的希望,最後的手段。我們對「轉化」的實質──舊勢力的安排、邪惡之徒迫害的最終目的、最殘酷的迫害──認識清楚之後,就會幫助世人認清事實,從而打碎邪惡的舊勢力破壞大法的最後的手段。讓它們徹底放棄「轉化」大法弟子的企圖,因為「轉化」得越多,越說明它們的邪惡。破除它們的邪惡「轉化」,不僅僅是在獄中弟子的責任,也是我們獄外弟子的責任。我們對「轉化」的破除,不僅僅是通過熱情的幫助讓已經走彎路的弟子明白過來,而是從「轉化」依存的觀念的空間場開始破除,就起到了預防和消除的作用。同時,我們要以更大的力度營救包括滕春燕在內的大法弟子,如果因為江澤民政府宣傳他們「轉化」而內心洩氣了,就正中邪惡的毒計。

如果我們不能正確認識「轉化」,不能明辨舊勢力破壞大法的最後的、最狠毒的手段,不能有效地預防、清除「轉化」,而僅僅是消極地提醒自己不要像別人那樣被「轉化」,那麼實際上就是對舊勢力安排的「轉化」的一種默認和縱容。

上面一點看法,由於個人修煉層次所限,會有種種體悟不完善的地方,請大法弟子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