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LYC博士的一封公開信

【明慧網2001年11月21日】

L先生,你好!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你在天情刊物上發表的一篇關於法輪功的文章。

也許是不同文化背景的原因吧,看了你的文章之後,我發現在許多事情上,你的看法和我的看法有很大的差異。所以今天,我靜靜地坐下來,給你寫這封信,很希望你能了解一下我對這些事情是怎麼看的。

(一)關於褒獎

就先從褒獎說起吧。你對法輪功學員報導世界各地對法輪大法的肯定與褒獎的做法表示不理解,這也難怪,作為中國人,已經習慣地認為謙虛是一種傳統美德,這樣做好像就不謙虛了,對不對?其實不然。為甚麼呢?因為全世界有這麼多的褒獎,僅僅在美國就有600多個,如果你願意做一下調查的話,不妨找一找其中有幾個有法輪功學員的名字,你會發現,少到幾乎沒有。

法輪功學員認識到法輪大法這麼好,於是就弘揚給更多的人知道,許多政府官員由此也知道了大法,也看到大法這麼好,就褒獎了,其實學員們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別人好,也不留甚麼個人姓名,這不正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美德嗎?出於對老師的尊敬,有些學員在申請褒獎的時候,申請了李洪志日;而有些政府官員則是自己主動宣布了李洪志日,這完全是學員或頒獎者個人的意志與行為,李老師從來也沒有叫人這樣做。

不錯,褒獎在西方國家司空見慣。確實如此,一紙褒獎真可謂既沒有名又沒有利,法輪大法學員不求名也不求利,全都是義務教功,所有活動全部免費,所以即使讓更多的人知道了來學也不會帶來甚麼名利。那麼為甚麼法輪功學員要報導這些褒獎呢?可能很多人都沒有想到這一點。一方面可以告訴更多的人,法輪大法在全世界40多個國家流傳,深受歡迎,有些國家甚至家喻戶曉;另一方面,要知道,兩年前中國江澤民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是列舉了很多理由的。而報導這些褒獎使人思考,為甚麼法輪功只有在中國不合法,而在這麼多國家都是合法的而且是受歡迎的;而且,江澤民政府所宣稱的構成鎮壓理由的事例,在這些國家卻一例也沒有發生呢?更奇怪的是,有些褒獎是當初中國政府自己頒發的,可見對法輪功能給人民帶來美好這一點中國政府是肯定過的,那為甚麼一夜之間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呢?我想善良的人們肯定會心中有數的。更可貴的是,在今天中國政府向世界各國政府散發誹謗法輪大法及創始人的材料的情況下,許多政府官員頂住了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和威脅,明辨是非,褒獎法輪大法,譴責中國政府對法輪大法學員的殘暴鎮壓。對這些褒獎的報導,無疑對揚善抑惡、制止中國政府的殘酷鎮壓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至於社會上的許多人,包括法輪大法弟子,出於對李老師的尊敬,有時稱李老師為大師,我覺得這非常自然。以李老師在氣功界的名望和造詣,稱大師實在是絲毫不過分的。而且前些年國家頒發給李老師的褒獎就有稱「李洪志大師」的。不知L先生是否熟悉,一般來說,教人武功的師傅就已經被稱作大師了。而李老師傳出的法輪大法使億萬大法修煉者得以身心淨化,道德回升,從常人中的求名逐利,為私為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而且,大法在修煉者身上創造了無數醫學上的奇蹟,真正地使人心向善,甚至浪子回頭,這一切都在人的這一層展示了大法的神跡。所以,我覺得稱李老師為大師真是一點都不過份的。反倒是李老師謙虛地說,「可是我從來沒叫人把我當作神看,也從來沒有叫人把我當作甚麼大師,我從來沒有說你們要管我叫大師。我在講課中多次跟學員講,在美國剛剛和學員見面時我還講,我說我坐在你們面前的就是一個人像俱全的人,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我告訴你們的只是個法理,做與不做、學與不學那是你們個人的問題」(《九九年五月二日李洪志老師悉尼會見中文媒體》)。

L先生,希望你平心靜氣地想一想,假如李老師想要當甚麼宗教領袖,或製造甚麼「名人效應」的話,那再簡單不過了,他只需作幾次演講,請一些記者,馬上就會達到轟動的效果。可是他沒有,而是一直過著隱居的生活。

其實,法輪功學員報導世界各地對法輪大法的肯定與褒獎,並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自賣自誇。這裏面有很深遠的意義。其真正的原因是,法輪大法「真、善、忍」洪大的法理,不是誰一家的,他是全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包括我。正如李洪志老師1999年6月在芝加哥領獎時所說:「修煉的人早就把世間的名利看得很淡了」,得獎對於他個人並沒有太特殊的意義;但對於法輪大法來說,得獎的意義卻很深遠,因為這代表著世人和社會對法輪大法的見證和認識。「希望更多的善良人投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二)法輪大法弟子的真、善、忍

L先生,至於你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不理解,我想主要還是因為你對事實真相的不了解。有大量的法輪功真相材料都詳細介紹了天津事件和中南海事件的來龍去脈,我隨信附上一份,這裏就不重複了。

我想說的是,今天,那麼多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在自己的信仰橫遭誣蔑的時候,在自己的師父受人攻擊的時候,在自己基本的生活、工作、學習的機會都被剝奪的時候,在自己作為一個公民正常伸冤上訪的權利和人身自由都沒有的時候,在連日遭受毒打而生命危在旦夕的時候,他們仍是那麼無怨無恨,善良平和,不厭其煩地向世人勸善,講清著真相,至今沒有一例暴力反抗的例子,這是何等的境界!這樣大善大忍的慈悲舉動,令全世界眾多聽者聞則動容。

況且,我們修煉「真、善、忍」,那麼當大法被以不實之詞而肆意歪曲時,大法弟子本著善心,以自己親身修煉的體會來告知報社,這難道不是遵循「真」的原則嗎?這又如何是「爭鬥」呢?他們這樣做,讓世人了解真相,也是為眾生負責啊,這不是「善」的表現嗎?在中國,經歷了風風雨雨的人們,難道不知道這樣做,對於他們個人得失將意味著甚麼嗎?他們捨去的不正是個人的利益嗎?修煉者不但要對於個人得失不爭不鬥,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即使受到委屈,也不計較,無怨無恨,同時也要維護宇宙的真理,而維護真理也是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兩年多來,在中國政府幾近瘋狂的打壓下,法輪大法弟子持續和平上訪,向世人講清真相,在遭受巨大痛苦時,真正做到了無怨無恨。這不是巨大的「忍」嗎?這一切都充份展示了法輪大法弟子通過修煉而達到的崇高境界,而從另一方面更證實了「真、善、忍」這部宇宙大法的偉大,造就了如此眾多無私無我的修煉者。

L先生,請再想一想,如果今天不止是我一個人看到了你寫的這篇文章而坐下來給你寫信,想說幾句心裏話;而是許多法輪大法弟子都看到了你寫的這篇文章,他們都發自內心地想給你寫信,你會收到成千上萬封信,那你會不會說我們「圍攻」你呢?人多了難道就是錯嗎?

(三)科學及其它

李老師在講法中只有很少的幾次講到耶穌,而且對耶穌一再肯定,非常尊重。我本人也對耶穌非常尊重。至於L先生在文中引用現代科學的理論和發現來論證你的論述,我在此並不想一一反駁。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對現代科學的「進化論」和《聖經》的開篇《創世紀》,你到底相信哪一個呢?當然,期望L先生的回答是《創世紀》,否則會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可是對於由「進化論」發展而來的科學,不難看出L先生也是十分崇尚的。這不禁使我疑惑。由此我想到,聽說連羅馬的教皇都已經認可了「進化論」,那麼到底有多少人還在信神造人而不是「進化論」,相信《聖經》或是科學呢?耶穌還在世的時候,在他身邊的人有多少人對他是堅信不移的?危難來時,連彼得都三次不認主。兩千多年了,復活節人人在過,年年都過,可是耶穌的復活,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他的用意?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按照耶穌講的去做了?

當年迫害耶穌並把他釘十字架的人是那些自以為最虔誠的猶太教的經學家和猶太教徒,因為耶穌稱自己是神的兒子,冒犯了他們自認為的「獨一無二的神」,直到今天猶太人仍不相信耶穌是神。L先生如果是活在二千年前的猶太教教士,是不是也會拿起摩西五經來反對耶穌呢?歷史的教訓是深刻的!

李洪志老師講的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理,李老師在《轉法輪》中明確地指出,「氣功就是修煉」,「氣功只是為了符合現代人的思想意識起的新名詞而已。」科學發展有它的侷限性,科學還沒有發現的並不代表它不存在。能生在大法洪傳之時是我們的緣份也是福份。今天,雖然我們有不同的閱歷和經歷,但我在嘗試著與你溝通。希望當歷史走過這一篇,我們回顧往事時,都能做到問心無愧。

無神論的XX黨正是用和L先生相似的邏輯來鎮壓包括基督教在內的宗教信仰自由。在今天的中國,億萬男女老少,無辜百姓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正遭到江澤民政府的殘酷迫害,聽說L先生也說不贊成迫害,可是L先生的文字是否正相反地在為這場迫害提供理由,實際上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呢?希望L先生深思。

秋祺!

美國紐約州法輪大法弟子
2001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