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難受說起


【明慧網2001年11月6日】一次和朋友聊天,談到難受時的狀態,真是痛不欲生啊。我和朋友都有同感:如果知道欠了誰甚麼,恨不得馬上還了,讓自己難受馬上消失。可能您也是這樣想的吧。那為甚麼我們在做壞事時,就沒想到報應的存在呢?很多人由於變異的觀念,已不相信善惡有報了。就算還有那麼一絲相信,欺辱別人的時候,也只是想到自己的利益。根本不為別人著想。而法輪大法的出現使人們知道了如何重德、善惡有報,乃至更多的真理,從而做事先考慮別人,出現了許許多多超過雷鋒、賽過「孺子牛」的默默無聞的好人好事。而今在中國卻受到小人的妒嫉與陷害,不分善惡,黑白顛倒地將法輪功定為X教。使更多不知真相的人們無端地造業,助紂為虐。

難受,只是短暫的,人脫離不了生老病死。當大災大難臨頭之時,你又做何想法呢?不是感情上願意不願意的問題。人間的地獄──監獄已經是可怖至極了,那麼想一想真正的地獄呢?然而反對法輪大法(因這是宇宙之根本大法)的人,將來連地獄都沒資格去了。那麼等待他們的是甚麼?是層層的滅盡,比扒皮還要慘痛得不知多少倍呢。

當給死人開追悼會,談及其一生的經歷的時候,我們有沒有想到自己一生幹了哪些見不得人的事呢?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說不定人一生所有的所作所為都在一個地方一筆不差地記錄在案呢。想想都做了甚麼,自己就知道是不是該下地獄了。那麼我們在有生之年為甚麼不做一些有益於他人的好事呢?

自從看了《轉法輪》之後,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義──返本歸真。師父講「人的最早生命是來源於宇宙中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得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本來這些生命體是應該銷毀的。可是大覺者們出於慈悲心,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就構成了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特殊的空間。」也就是這個迷的空間。讓我們憑悟修回去。可是,「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轉法輪》32頁)而今我們得遇恩師普渡濟世,開天闢地頭一回傳宇宙根本大法,實乃千載、萬載、億載難逢的好機會,確是眾生之萬幸啊。此時不修更待何時。「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退休再煉》)「不知何時再成機緣,難也!」(《堅定》)

就算不修,心中知「法輪大法好」,將來也會得救。若能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將來則會得到更大的福份。

世人所要的只不過是一世的享樂,卻不知人生短暫啊。而修煉人所要的是永遠的大自在,不受常人的時空約束,讓你說哪個更好呢?望您明辨是非,選好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