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創造了人間奇蹟 師父給予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2001年11月16日】我是大陸一名女學員,今年37歲,原來是國營某大企業的一名職工。工作條件比較好,家庭環境也相當不錯。然而在得法修煉之前我卻有班不能上,有家沒能力管。整天泡在病床上,在病痛折磨的死亡線上掙扎。

1995年我剛好30歲,30歲在人生的旅途中可算是個美好的年華,對於我來講更是這樣。我工作的單位當時效益不錯,我的丈夫是本企業中的一名基層幹部,我們還有個五歲的男孩,一切都顯得那麼心隨人願。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95年來我被查出了患有淋巴癌。隨即被送往省城腫瘤醫院。體查完畢就被抬上了手術台,然後是麻醉、開胸、查病灶……主治醫師連連搖頭,不能手術。隨即抬下了手術台。其結果可想而知,病情比預料要嚴重的多。也等於宣布我是無藥可治了,是被判了死刑的人,生命何時結束得看死神的意願。聽到病情後的精神壓力,病魔給我帶來的痛苦,化學放療對肉體的折磨,一下子我顯得蒼老了許多,我的人生歷程跌到了最低谷。然而天無絕人之路,正像師父最近《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人不是白白來在人世的,因為在過去,地球的這個環境當中是沒有今天這樣的人類的。大家知道我經常講到外星人,我為甚麼要講外星人呢?因為那才是過去真正的地球環境中的人,它們才是歷史上不同時期、甚至更遙遠的歷史中這兒的主人。不管地球換了多少個了,每一期地球上的生命,人的形態都不一樣,長相不一樣,差異很大,但是它們都是這兒的主人。那麼為甚麼這一期我們人類的形像變成了這樣呢?因為大家知道宇宙的法將在這裏傳,在歷史上很久遠時就在奠定著以後洪傳大法的一切基礎,不能弄一些像動物一樣的東西來聽法,那是對大法的侮辱,所以神仿造自己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人。」原來我們來到人世是為了來得法的,是為了返本歸真的。

在住院化療期間,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聽到有人說法輪功《轉法輪》。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我本源生命中的靈性為之悍然心動,感到一股暖流通透全身,牢牢記住了《轉法輪》三個字。出院回家後我已失去了往日的風彩,走路要人攙扶,諸多生活方面不能自理,丈夫上班顧不過來只好請了小保姆。在痛苦的煎熬中我對人生的一切都淡漠了,然而在那心靈深處一直惦記這《轉法輪》,我渴望找到《轉法輪》。為此凡是來看望我的人,凡是我能接處到的人,我都向他們打聽《轉法輪》。1996年6月,機緣成熟,我終於得到了《轉法輪》。我知到這是我夢寐以求的,這才是我生命中最需要的。學法時間不長我的天目就打開了,我看到了許許多多常人看不到的另外空間,那真是無比美妙,殊勝,我深知那才是人最終應該去的地方,從而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心。儘管我很少能上煉功點去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但師父只看人心,決不會落下一個真修弟子。記得那是97年某月一天的下午,我從睡夢中醒來剛要起床,突然看見一個直經約有一尺左右的綠色大法輪向我飛來,響著美妙的嗡嗡聲,旋轉得像透明的綠色陀螺一樣,飛到我左胸傷口縫合處,不停地轉啊,轉啊!幫我調整身體,清理病灶,一股股暖流通透全身,周身所有的細胞也都跟著轉起來了,那種身心舒坦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美極了!當時我熱淚盈眶,沐浴在佛光普照下的心情難以言表,是人生所從來沒有過的真正幸福。法輪轉了大約有一分鐘左右然後飛到我寢室門的上方不見了,一切又恢復了平靜,當時我只感到師恩浩蕩,身心美不勝收。

但是修煉的道路決不會是平坦的,每個人都會有要過的心性關,只要你修煉就得有人幫你提高心性,而如果你不知向內找,那就會一直僵持不下,非得把你那顆心磨掉不可。從97年年中到98年上半年我就遇到了這個情況。本來得法修煉了身體在一天天好起來了,可我脾氣卻越來越差,常常無端地和丈夫吵架,我總是挑他的毛病讓他服從我,把我照顧得更好點,好像這個家就應該以我為軸心轉,而忘記了我們大法修煉者,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其實我還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應該受到無微不至照顧的病人。因為心性沒提高上去,身體也每況愈下,我又被送進了醫院,體檢……化療……迷迷糊糊地在這個圈子裏轉悠開了。身體越來越虛弱,走路又要人攙扶,頭髮全都掉光了……。即使這樣師父也沒有拋棄我,沒有扔下我這個不知佛恩,不知精進的弟子,一直在點化我,一直在往回拉我……。當然我一天都沒有放棄大法。通過師父的不斷點化,通過不斷地學法,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根子上的問題找到了,心性也就突飛猛進的提高上去了。我是大法修煉者,我生命的意義就在於修煉,返本歸真。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當你擺正了自己心性位置的時候,大法能夠幫助你做一切事情,於是師父又幫我灌頂,幫我清理身體。

然而正當我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學法修煉之中去的時候,99年7月,江、羅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場空前的魔難鋪天蓋地的開始了。然而他們打錯了算盤,宇宙的歷史怎麼可能按照邪惡之徒的意志發展呢?師父說「大法修煉的學員對於宇宙真理的認識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人類無論站在任何立場上否定高於人類社會一切理論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勞的。(《再論迷信》) 」

當這場魔難來的時候,因為我已從那種困惑中走了出來,所以我沒有受到影響,魔難對我只是更加精進的錘煉,而決不是退卻或者停步不前。我並沒有因身體還不夠好而放鬆對自己的要求,我就自己寫信往政府有關部門送,向省、中央各部門郵,走路不行我就來回都坐出租車,後來出去掛橫幅發真象資料我都是坐出租車去,因為我深深地知道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完全都是大法給予我的。大法給予我很多很多,我就是要為大法說句真話,為師父說句真話,為自己說句真話。洪法、講清真象是正法,是我們修煉的必不可少的一個組成部份,是我們得以提高的重要條件與環境,是錘煉自己的良機。

到現在我不但心性得到了提高,身體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特別是2000年的整個夏天和秋天我都堅持不斷的到離我家不遠的小公園去煉功。我就是要讓周圍的人們都看看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好處,讓人們都看看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首先我的禿頭現在已經變成了又濃又密黝黑的披肩髮,其次從98年下半年開始到現在我再沒進過醫院,一次也沒做過化療,沒再吃過一粒藥,僅這一項就給國家節省了12-15萬元;98年歲末就把小保姆辭退了,現在洗衣做飯操持家務全由我一人承擔,真正成了家庭主婦;因為我已完全能夠操持家務了,我丈夫已擺脫了家庭牽掛,連續兩年被評為企業全系統的勞動模範,兒子學習成績也良好;我可以毫不誇張地向全國全世界人民宣布:我打敗了死神,我真的在大法中獲得了新生。

為此我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給我家庭帶來的幸福。但是我覺得光我周圍的人知道了還不夠,我要通過明慧網讓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也要讓那些迫害大法、迫害師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都知道,他們歪曲事實嫁禍法輪功是錯誤的、卑鄙的,是註定要失敗的。

正義必定戰勝邪惡,法輪大法永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