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新走上了上學的路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今年十三歲,七歲就得了血小板減少症。

一九九零年十一月份,我是小學一年級學生,在學校上學時掉了一顆牙,就開始流血不止。我爸帶我到部隊醫院化驗血,確診為血小板減少症。聽醫生說,正常人的血小板是十到三十萬,而我的血小板只有五到六萬,最低的時候才僅有一萬。經過多次住院治療無明顯效果,長年打針吃藥不見好轉。從此以後我就休學了。全家人為我的病犯愁,親朋好友都替我求醫問藥。就這樣在打針吃藥的痛苦中渡過了五年時間,病情也沒見好轉。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爸爸的同事說,北京的潘爺爺來家鄉固城傳法輪功,爸爸知道後就帶媽媽和我一起去學法輪功。剛開始只是抱著祛病健身的態度,後來在不斷的學習中才明白,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他還有更高深的大道理,對修煉者有很高的標準和要求。我不論颳風下雨,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五點正式煉功,每天都堅持煉動功,四套功法煉一小時。晚上由我爸念老師的《轉法輪》,然後煉靜功,每晚堅持雙盤,煉五十分鐘。

經過學法煉功和老師多次給我調整身體,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恢復了健康。我記得一九九五年七月,我騎自行車買冰棍,不注意連人帶車一起掉進了兩米多深的溝裏,奇怪的是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等家裏大人發現趕來時,我已將自行車搬了上來。我也沒受傷,自行車也沒碰壞。八月份,因病失學五年的我又從新返回了學校。是法輪大法使我從新走上了上學的路。

十月,正是秋收種麥子的農忙季節,我去幫助鄰居往房子上提玉米。剛將玉米裝滿筐,一抬頭,突然從房上掉下一個筐來,正好掉到我的臉上。當時,我眼睛和臉腫起老高。爺爺奶奶知道後非常著急,逼著媽媽帶我去醫院治傷。我並沒有害怕,知道是在消業。我雖然和媽媽去了醫院,但沒用藥就回家了,每天照樣堅持煉功和學法。一星期後我的傷就好了。從此以後,我更加刻苦煉功,堅持晚上聽爸爸念李老師的書。

去年十二月,我的鼻子又兩次出血,要是以前不煉功的時候,必須住院治療才能止住血,現在我並不把它放在心上。說也奇怪,血竟不知不覺中就不流了。我知道這是甚麼道理,因為我是個修煉的人。以後,我一定努力學好大法,刻苦煉功,爭取做一個合格的法輪大法小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