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京正法的體悟:正念的威力

【明慧網2001年11月16日】2001年10月21日晨,我和妻子及其他兩位同修莊嚴地踏上天安門,這時升旗儀式剛好結束,遊客非常多,我們立即選好位置,並發正念讓邪惡之徒走開,然後果斷地打開5米長橫幅「法輪大法好」,邊走邊高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聲音響徹雲霄,那一刻心無雜念,唯有正法。做完後迅速而從容地離開天安門,立即乘車返回。以下是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從心裏發出再上天安門正法的念頭,因為我悟到這是我史前誓約的一部份。通過不斷學法看明慧網交流材料,正念不斷增強,我對去天安門正法充滿信心,因為師父說過:「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39頁) 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並從法理上悟到只要有純正的正念,有對師父對大法堅定的心,誰也動不了你,所以去天安門正法心理上沒有任何障礙,想去就去。

早在幾天前,我就發正念到天安門。這天,功友A也說要去天安門正法,並說丈夫給了2000元支持;功友B也說早就想去,丈夫從來沒給過她錢,幾天前也給了她錢。我們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到北京正法是正悟,大法已經給我們安排好了一切。這足以證實「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這樣我們4名大法弟子齊發正念:「到天安門證實大法,達到目的,立即返回。」人在原地,心念已經到了天安門。真是「蒼穹無限遠,移念到眼前。」(《洪吟》「洪」)。一路上破除各種變異觀念、舊的思想的干擾,例如在車站早班車走了,要等下一班次,這時觀念來了:「是不是不應該去?如果被抓怎麼辦?大法工作誰做,資料來了怎麼辦……」我們立即意識到這是變異觀念,是為私的,表面上為大法好,實際上是阻礙正法,因為在強大的正念下,邪惡根本就不會靠近我們的空間場,根本就不會出現任何意外。

去北京的路上,客車突然出現故障,前擋風玻璃被人用石子擊中,但沒傷到別人,汽車停了很長時間,這樣到站天就快亮了,避免了夜間在外的麻煩,因為我發正念就是天亮到達天安門。從中悟到: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只要心時時在法上,壞事成好事,你空間場上的一切都向正法有利的方面發展,正如師父在經文《甚麼是功能》中所說:「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

在天安門廣場上,一功友出現怕心,警察便衣隨即過來盤查,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鑽我們執著的空子,堅決不能配合它,在我面前決不允許邪惡存在,並默念師父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不一會兒,惡徒便走了,從中體悟到大法的莊嚴神聖,必須時時用神的思想去正法。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轉法輪》),不能看到邪惡迫害大法弟子而心不動,只要是針對大法的迫害就決不允許,並嚴肅的用正念鏟除,正法的事誰也干擾不動,正像師父在《路》中所說:「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

就如師父所說:「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就是來正法的,就是要打橫幅,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象,正法之心誰也干擾不了,表面上邪惡看似猖狂,其實都是假相、是錯覺,從法中悟到的才是真實的,不能被肉眼看到的假相所迷惑。因為「……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而我們的眼睛卻有一種功能,能夠把我們物質空間的物體給固定到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狀態。其實它不是這種狀態,在我們這個空間中它也不是這個狀態。」(《轉法輪》42、43頁)。所以不能被眼前的假相所迷,正如師父在《正念的作用》中所講:「……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而那些邪惡生命又是極其低下的、骯髒的東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

最後以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的講法與同修共勉:「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