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純正的心去北京正法,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明慧網2001年11月4日】我以前三次進京護法,但都是沒有真正地走出人來。這次也就是今年9月1日之前,我在家靜下心來去看師父最近的新經文,還有明慧網上刊登的同修用正念進京正法的心得文章,受到很大的鼓舞。

我以前由於學法不深和自己的執著心做出了一些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事,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等我清醒過來後,當看到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為我們的承受,看到同修用生命和鮮血譜寫的篇篇可歌可泣的文章後,我內心的善念和良知開始了復甦,我悲痛萬分,以淚洗面,我對著師父的像默默地說:「師父啊,我怎麼才能加倍彌補呀?我還能行嗎?」這時我仿佛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對我說:你行,你一定能行。而且看到了師父對我充滿無限希望的眼神。我於是發了一念,我一定去北京正法,而且決不能帶任何念頭,因為我就是一個大法粒子,助師正法是我神聖的天職,但是當時怕心還很重,心裏想著,我這一次去不管怎麼樣,我也再不會背叛師父,背叛大法,如果被抓到,我首先絕食,不報姓名和地址,當時對功能還不太堅信,心想,那麼大的天安門廣場,到哪裏拉開橫幅能不被抓呢?

這時同修聽說我要去北京就找我交流,學員說我想去的心很正,但是心還不穩,為甚麼一去天安門正法就先想到被抓被打呢?我們做著全宇宙最偉大最神聖的事,你怎麼還在求被迫害呢?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我猛然清醒,但心裏還是怕,我就用正念清除它。在夢裏師父點化我,我上了很高很高的木桿上,下面沒有梯子,又不敢往下下,這時我想豁出去了,然而我輕飄飄地就下來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我想不能因為有怕心或者等怕心沒有了再去,因為正法進程是相當快的。師父說:「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經文《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其實怕心就是私,是邪惡舊勢力安排的,本來就不是我們自己,於是我發正念,除了自己對法的堅如磐石和金剛不動的心是我,其餘的一切不好的心都不是我,我要徹底清除它。於是我一個人買了進京的車票,在車上我一直發正念,不讓邪惡的舊勢力鑽空子,發正念當天去當天回。一路暢通無阻。下車後找洗手間洗了一把臉,簡單地吃了一碗麵,我就慢慢向天安門廣場走去。

廣場上人很多,因為9月1日是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結束,廣場上有很多外國人在照相,我就靜靜地坐在了一個路燈下面發正念,鏟除天安門廣場上破壞大法的邪惡勢力。這時看廣場上武警一排排地在走,警車、便衣很多,我看到在我前面有兩個便衣,手拿對講機,這時一個便衣走向我,但我一點也沒怕,我是神。師父在這等著我呢,天上無數的佛道神,還有護法神在看著呢,於是我等上來一批外國友人,我雙手拿起橫幅「法輪大法好」衝了過去,我喊出了心底的聲音:「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喊後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天安門廣場。我知道我做的還不夠好,這一切都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在做,師父只看我們的心,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師父那洪大的慈悲和呵護。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我寫出來希望與同修交流,有不當之處敬請指出。

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的經文「弟子的偉大」中講的法:「在歷史的偉大時刻,穩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輝的歷史見證與無比偉大的威德。這一切都將在宇宙歷史中記載。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

我回來後,我家鄉又有3個大法弟子進京護法,順利去順利回來了,到現在還不斷地有人在走出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