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到北極(圖)

丹麥弟子格陵蘭島之行 (一)


【明慧網2001年11月1日】一、 起程去格陵蘭島──世界第一大島

醞釀去格陵蘭島洪法的事已經有好幾個月了。隨著正法的進程的加快與深入,歐洲各國的弟子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在歐洲各國全面洪傳宇宙大法,是我們每一個大法粒子的神聖使命,我們向世人介紹大法的覆蓋面,應該是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無一遺漏的。格陵蘭島,這個世界第一大島,作為丹麥的一個自治區域,洪法的任務理所當然地落到了我們丹麥弟子的身上。

10月17日至26日,我們丹麥的4位大法弟子,來到地處北極邊緣的格陵蘭島首都努克(NUUK)(又名戈德霍普GODHAAB),開始了10天的洪法,講真相活動。

格陵蘭島,雖然從行政上講,是丹麥的一個自治區,實際上,卻又是遠在北美洲,由愛斯基摩人為主的,相對獨立的地方。他們雖然只有五萬人口,但卻擁有比丹麥大五十倍的國土,有自己獨立的機構和體系,有自己的語言,文化。它的首都,居民人口約一萬四千人,在地圖上看,離北極圈僅僅300多公里之遙。

對於我們丹麥的學員來講,這也是一片陌生而又神秘的國土。我們把它想像得冰天雪地,充滿了探險色彩。好在聽說,為了到丹麥接受更多的教育,那裏的學校普及丹麥語,除了老年人以外,人人都懂丹麥語。因此我們的資料準備工作,一下子變得簡單多了。我們帶上了大量的丹麥語洪法資料,踏上了征程。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和轉機,10月17日下午,3位先行的學員來到了努克機場。這也許可稱為世界上最小的機場了,它坐落在堅硬的石頭山上,用人工劈出來的一小片平地上。由於氣候的無常,任何飛機都不可以直飛努克,而必須在島的東部的KANGERLUSSUAQ機場中轉,等待氣候的許可,才可飛行。我們到的當天,因為狂風暴雨,飛機也延遲了幾小時。

當我們一下飛機時,仍然被這凜冽刺骨的大風加雨水給震驚了。我們不由想到,如何在這樣的氣候條件下洪法?因為我們甚至對能否得到室內的洪法場地,心中一點底也沒有。但是對師父的正信,我們毫不懷疑,這應該都不會成為我們此行中的問題。

在輕鬆的心境下,我們來到了住地── 一座坐落在海邊的房子。面對這幾乎沒有受到污染的大海,遠處是大大小小漂動的浮冰,一派真正的北極風光。


處處可煉功

第二天,18日,不出所料,風和日麗,微風不起。好一個秋高氣爽的天氣!這樣的好天氣一直持續了7、8天,似乎晚秋初冬的天氣一下又返回了多少天,為我們在街頭洪法創造了條件。溫暖的氣候一直延續到我們離開的那一天。(僅僅才4天以後,在我寫這篇報導時,我收到了當地朋友的電子郵件,他告訴我「這裏已經很冷了。下起了雪。」 是巧合嗎?為甚麼我們在那裏時天氣這麼好?不必我多說,我們大法弟子人人都知道個中的原因。)

二、在文化宮辦展

次日,我們首先來到努克市內最大的活動中心──文化宮。這也是努克市內最具現代化風格的建築了。

事先,我們未及進行電話預約,但是文化宮的負責人還是熱情地接待了我們,並爽快地為我們提供了週末兩天的辦展場地。並承諾在文化宮貼出廣告,負責聯繫媒體,在當地廣播台播出通知。事情出乎意料地順利!真的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我們馬上給因工作在丹麥還未啟程的一位弟子打電話,帶上我們所有的洪法,講真相圖片。同時我們仍然登門拜訪了各家新聞媒體,送真相資料,預約採訪。

19日,星期六下午,辦展的第一天。


文化宮的大法圖片展

我們的圖片展,分成兩部份主題,一部份是大法洪傳的歷史鏡頭,另一部份是大法在中國遭受殘酷迫害的真相。我們還準備了徵集簽名的表格。文化宮一開門,就開始有人來認真地看圖片,並與我們交談,問問題,幾乎每一個人都主動地在徵簽表上簽名,不分成人還是孩子。

我們放起了煉功音樂,演示功法。一套功法還未做完,睜開眼一看,面對我們站著長長的一排觀看的人們。再過一會兒,人們已經等不及地在那裏模仿起動作來了!我們當機立斷,邀請大家和我們一起煉功。4位弟子站在圈子的中間,按4個方向向人們展示動作,周圍是一層又一層的人,圍成個圈。隨著師父的口令及弟子們的即時解說與示範,人們興致勃勃地跟隨著我們煉功。

就在這個時候,電視台的記者來了,他們拍攝下了這些珍貴的鏡頭。當天晚上的電視報導使我們馬上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在街上,我們隨時都會遇到人們熱情地打招呼。

學功的人群在徵簽表上簽名電視台採訪

最使我感動的是電視台的攝影師,他不僅拍下了我們的煉功場景,還把中國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圖片一張一張地仔細拍了下來,這些令人震驚的畫面在電視報導中清楚地呈現到每一個格陵蘭人民的眼前。

週末兩天的圖片展及功法演示與教功活動出乎意料地成功。我們決定再延長兩天的展出,也可以為有興趣學功的人提供室內的條件。這一次,文化宮的負責人甚至為我們提供了免費場地。經過週一的閉館休息,星期二,星期三繼續辦展。

這裏最值得一提的是可愛的孩子們。也許是他們純真的心靈與大法有著先天的溝通,他們是學功熱情最高的人群。幾天來,他們帶著我們送的「我支持法輪功」的黃色胸章,幾乎跟隨我們在任何地方煉功,樂此不疲。許多孩子已經基本記住了動作,並且姿勢準確。他們已經成了我們的好朋友。我們把「真,善,忍」三個字教給他們,告訴他們做好人的道理,告訴他們煉功時要嚴肅,認真。雖然,在短短的幾天中,他們還不可能明白更多的法理,但是,我們相信,大法的種子已經在他們幼小而純真的心裏播下,在「法正人間」之時,他們也許就是大法洪揚的新生力量。

認真煉功的孩子們未來的小弟子

辦展的最後一天,星期三,23日,我們把煉功的音樂帶留給了其中的一位女孩,囑咐她記住這一切。孩子們記下了我們的電子信箱郵址,才依依不捨地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