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浪中正法,在正法中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由於邪惡的迫害,我已流浪在外八個多月,碾轉於二個省、二個市、七個縣,數不清多少個村屯。我牢記大法弟子的責任。「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我走到哪,正法到哪,救度世人到哪。

1、 跟上正法進程,去掉根本執著

2000年春節前,市公安局通知我去參加洗腦班。我想師父叫我們「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我開始離家出走。開始因為我有怕心,躲在親戚家,愛人經常打電話說:邪惡的警察一天七、八次到家中干擾,向他要人,不交人就要帶他去公安局。我家樓下各路口一天24小時有便衣監視,搞得四鄰不安。邪惡還去我單位騷擾,讓單位出人、出車、出錢去抓我。師父說:「心裏越怕,邪惡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沒過幾天,愛人又來電話告訴我:快離開親戚家,到別處躲一躲。於是我去愛人戰友家。哪想到他家知道全市通緝抓我,大人都躲了,孩子不讓我進屋。十冬臘月的北方,天寒地凍,北風呼嘯,大雪紛飛。好冷啊!我去哪裏呢?回親戚家我又不認路,就這樣我在馬路上徘徊,行人都在看我,警車一個勁地過。我不能總在馬路上站著呀,那樣會凍僵的。我只好叫一輛出租車瞎走。說來也怪,司機也不問我去哪,竟把我拉到親戚家門口站下了。當時我那種心情真是悲喜交加,無以言表,是師父給我找到了親戚家。「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轉法輪》119頁)

師父說:「學員在難中很難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沒有辦法,當靜下心來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質。」(《理性》)我開始靜心用法來衡量自己。──這段時間,我學法放鬆了,功也不堅持煉了。自己是在躲難,不是在修煉。怕心越重,邪惡對家人,對單位干擾越大,他們都在為我痛苦地承受。我這不是自私嗎?是放鬆自己滋養了邪魔,是自己執著心不放造成的。師父說:「因為舊勢力的目的就是破壞,學員有很強烈的執著時、嚴格地說那時的行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現、是感情帶動下的行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惡才會出現。」(《理性》)

小妹告訴我她做個夢,夢中看我飛得很高,不知怎麼就往下掉。她看我快掉到大樹尖時,她把我接住,然後她帶我往高飛。她不修煉怎能帶我飛呢?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看我遲遲不放這顆心,才點化小妹告訴我,讓我趕快跟上正法進程別掉隊。「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心自明》)去掉根本的執著,心裏真的自明瞭。我全身心又重新投入到正法中來。

2、 到農村去收集可救度的有緣人

我所在的城市,大法弟子較多,洪法達到了家喻戶曉。以前我就想到偏遠農村去證實大法,這次正是機會。

三月初,我離開大城市,到外省千里之外的農村,找到了大法弟子,我與他們交流。得知他們證實大法只是剛開始,少數幾個人在做講真象工作,大法真象材料太缺少,經文也不能及時看到。怎麼辦?師父說:「碰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你們都靠自己的思考、自己做出的決定走過來了。」(《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我一方面向他們介紹正法進程,城裏正法情況;一方面決定馬上和我城裏的同修聯繫,回去取材料,讓農村學員儘快投入正法洪流。

我踏上往返城鄉的列車,實現自己對師尊的諾言,開始列車路過自己家門時,我只能看不能進,有點心酸,但一想到古時大禹治水幾次路過家門不進家時,就對自己說,他是為人暫時的安全。我呢,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法是為了人們生命的永遠安全。情干擾不了正法弟子的心,正法才是我的職責。

有一次列車剛出站不遠,車警叫旅客把提包都打開檢查。當時我心中只有一念:我的提包裝的都是大法真象材料,不能讓他們查到,農村急需。正念在我心中堅如磐石,邪魔的干擾也隨之化掉。聽說全列車只有我坐的這節車箱沒翻包。就這樣我往返幾次運送資料,召開幾次法會。通過交流,大家悟到,以前正法工作做得不夠,是因為沒有完全跳出人的觀念,被人的觀念制約著。以前不敢動的,對正法認識不清的學員被帶動起來了。有時真象材料不及時,學員們各自發揮大法賦予的智慧,用油漆噴字,用粉筆寫,寫成紙條、橫幅、條幅到各鄉村屯去貼、掛,有效地抑制了當地的邪惡,使群眾知道了真象。有的警察知道了真相,不但不干擾我們,還給學員通風報信,使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陰謀不能得逞;許多老百姓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最好最善的好人;大法弟子在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中走向成熟。

5月30日,我們在江邊召開了法會,有二省二縣七個鄉七、八十名大法弟子參加,大家看著乾旱的江水斷了流,禾苗枯萎,心裏在呼喊:「世人啊,快醒悟吧!」剛開上會,天下起了小雨,我們發正念讓天等我們開完會再下雨,雨停了。開了一個小時,天又下上了雨,大家都淋濕了。我們又發正念。開了四個小時法會,下了三陣雨,我們發了三次正念,一直堅持開完。散會後,等我們剛到住地,天下起了大雨,整整下了一夜。地下透了,禾苗抬起了頭,農民樂得合不上嘴。當地學員說,這是今年下的第一場雨。這次法會,通過學法交流,大家對走出來證實法,向世人講清真象有了正確認識,都投入正法洪流。缺少材料的問題,很快得到了解決。

7月初,為了更有效地鏟除邪惡,我買了大批彩綢和油漆,在農村同修家寫出七、八百條橫幅、條幅,準備7.20時在四個鄉使用。7月14日晚11點,我們決定男學員掛橫幅和條幅,我們女學員去鄉鎮散發資料、貼傳單。那幾天是邪惡定的「敏感」日。我們發正念鏟除它,不承認它。警車晝夜吼叫,大法弟子闖關震邪。惡警們搜巡後剛進屋休息,屋裏外面燈火通亮,我們幾位大法弟子不但大街小巷貼滿了條幅,就連派出所門前也貼上了條幅。天亮前學員全部撤回,有效地打擊了邪惡的囂張氣燄,窒息了邪惡,達到了證實大法的目的。

事後,我和同修老王在返回的途中,車剛到某鎮停下,一個便衣站在車外和老王講話,另一個穿警服的人也上車和老王講話,老王和他下車走了。這一切的發生,我以為他們認識在說話,沒往心裏想,頭腦一片空白,眼睛只是向車外觀景。不一會兒,車下的便衣上車問老王座位上的提包是誰的。我仍在觀景。車中一名乘客問幹甚麼?便衣說:「煉法輪功的!」他同時抬手舉起昨晚我們貼的條幅。我這才猛醒悟:老王被抓了,我的責任是保護提包材料。這時便衣又拿起提包問是誰的?(懷疑是老王的)我從後排座位上站起來平靜地說:「是我的。」便衣看我好大一會兒,告訴另一個警察那包不是老王的。車開走了,同修也被帶走了。我心裏很內疚。我怎麼沒保護好同修呢?我一路發正念,打入同修的腦中,窒息邪惡,脫離魔爪。我一路看到路兩邊的莊稼旱得枯黃了,我流淚了。「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法正》)世人啊!醒一醒吧!不要再聽信江賊的謊言,殘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了,如果再不悟,江賊帶給你們的災難將無止境。農民靠的是莊稼,顆粒不收吃甚麼?我們證實大法的那幾個鄉莊稼長得非常好。

第三天老王安然走出魔窟,與我在另一同修家相見。他在邪惡面前顯示出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氣,邪惡給他照像,他發正念「照不上」,照象機立刻壞了。

有一同修告訴我說她看了一篇所謂的「經文」後,心裏難受,拿出來讓我看。我一看,文章沒有日期,沒有明慧網字樣,沒有正規格式,怎麼會是師父的經文呢?一看就是假的。我說你難道還不悟嗎?追問她從哪弄來的?傳播幾個鄉?多少人受害?挖其根源鏟除它。她告訴我是從鄉村一個教師那裏弄來的。我找到這名教師,和她談了兩天,得知假經文的來源,有多少學員受毒害。主要是學員法學的少,思想還停留在人的觀念中,分不清真假是非是很危險的。師父說:「你們無論執著甚麼,它們就叫邪惡之徒造甚麼謠。甚至你們擔心大法被破壞,他們就製造假經文。」(《走向圓滿》)。通過學法交流,那位教師明白了,馬上收集發出去的假經文毀掉,把傳播根源挖出徹底鏟除。

八月中旬,師父《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經文發表後,我們進一步明確了自己的責任。一個同修告訴我,江北某縣十分邪惡,有幾個鎮沒有大法學員,老百姓不明白真象。我和同修們一商量準備過江去正法。一天,我們八個同修租了一台車去江北四個鎮,掛橫幅400多條,撒真象材料4000多份,整整幹了一宿,天亮前我們渡江回到住地。後來聽江北的群眾說:「法輪功真神了,從天降。」

3、 不放棄親戚,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人

我每次到親戚家,都給他們一些真象材料看。通過幾次向他們講清真象,他們對大法弟子受迫害有了同情感,有時也幫我出去發資料或領路。而他們看了電視污衊大法造謠後,由晴轉陰,對我冷言冷語。我無論怎麼努力去做,都打動不了他們那顆被江澤民集團欺騙的心,不想讓我在他家住了。我出去發資料也反對了。說我是精神病,有班不上,好日子不過,年紀一把了還整天東跑西顛,吃那麼多苦,花那麼多的錢,拋家捨業的值得嗎?背井離鄉為甚麼?我和他們講:是為了證實大法,為了堅定大法弟子的信念,為了鏟除邪惡編造的謊言,為了擺放你們對大法信與不信的那一念,為了救度你們生命的永遠不被銷毀。這一說他們更火了,胡言亂語了一通。我一聽這不是邪惡才能講的嗎?一定是邪惡的謠言使他們受矇蔽了,他們才敢這樣對師尊不敬,對我不公,對大法不信任。師父講:「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它們才變得非常強硬,它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它們才敢對大法不敬。」(《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干擾他們的魔。並向內找,覺得自己在對他們一些問題上還沒有站在法上處理,還被人的情帶動。於是,我站在法上糾正自己的做法和心態,告訴他們,我雖然被邪惡迫害流落在外,但我活得高尚無比坦蕩,心中明亮。而你們呢,整天就是為了個人的利益自私自利,為了一點小利爭爭鬥鬥,你們活得最累了。你們連人起碼的良心都沒有!?那麼多大法弟子被惡警迫害致死,你們沒有一點正義感,我向你們講大法是度人的,是正法,你們不聽,卻信邪惡造謠。還惡言誹謗大法,對師尊出言不遜,對我惡言中傷。沒有師尊的大法傳出,沒有大法弟子在邪惡魔難前的承受,你們是不配有今天的環境,你們的人身、靈魂都不知在哪裏了。我是你們的一奶同胞你們都怕,你們真的無知可憐,如果這樣下去你們真的不配再做人了。

我堅定正信挽救他們。「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妹妹哭了。她說:「姐,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怕你叫壞人抓去受罪,我是看你受苦心難受。」我的親戚由開始不理解我,到同情我。現在他們漸漸地明白了我所做的事,不再干擾了。他們現在盼我去給他們講法輪功的事,都開始關心法輪功了。

4、 正一切不正的,真正溶入法中

現在是正法的最後時期,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時時刻刻加強自己的主意識,思想中的念頭、觀念、自身的,身外的,周圍一切不正的人、物、景,都需要我們用法來衡量,正一切不正的。

一次,路過某大街正在蓋樓。前邊的招牌用的是氣球式半圓型拱門,門旁站著一個用氣球製成的怪人,長腿、長胳膊、小腦袋,風一吹,晃來晃去,張牙舞爪,像魔鬼一樣。現在的人變異的觀念把醜惡的形像當成顯示威風的一種象徵,還覺得好看,多可悲呀!我馬上發正念鏟除它。第二天一看還在。我加大意念鏟除它,再去一看除掉了。

我去親戚家,發現他們每頓都有剩飯菜,吃不了就扔掉。開始我不讓他們扔,自己打掃剩飯菜。他們恥笑我。他們不知浪費是犯罪,是變異的行為,反而把浪費當成了自豪,把勤儉當成了可恥。他們這種不正的思想觀念,必須正過來。以後我做飯時,少做飯菜。他們問我為甚麼不多做點?我說做多了吃不了還得扔,浪費是在造業。他們不理解。我把法理告訴他們。師父說:「萬物都是為人而生,為人而滅。」它們也有生命,你不能無辜地傷害它。「不只是人、動物,還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間裏任何物質都會體現出生命來。」「我們不能有意傷害生靈。」(《轉法輪》233頁)你們這樣多做飯菜,吃不了就扔掉,就是在造孽。他們懂得了自己的行為是變異觀念,珍惜萬物是善的體現,不再扔飯菜了。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真正把自己溶入法中,在當前的情況下應該是積極主動地正法。正法的行為直接就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實踐自己的誓約,充實自己的世界。在正法進程中,如果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每分每秒地嚴格要求自己,就能走好每一步。法正人間的時刻已向我們招手,邪惡的黑暗即將過去,黎明的曙光就在眼前。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