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


【明慧網2001年9月26日】大陸北方某小城,在7.20期間,大法弟子們發傳單、貼標語,把大法橫幅貼在了市政府門前。邪惡勢力十分懼怕,開始了瘋狂的鎮壓,加班加點,蹲坑,發動居委會排查,並開出巨額懸賞,提供一個線索賞5000元。在邪惡的暴力欺詐和恐嚇下,7月23日先後有5名大法弟子被抓。

次日早晨8點半鐘,女大法弟子朱澄琳(化名),臨危不懼,在惡警正等著把她帶走之時,她巧妙脫身把鑰匙送了出來。拿到鑰匙的弟子,馬上趕到相應地點,一切資料、傳單、傳真機、電話號碼、書、光盤等等被順利轉移走了。當天晚上,公安局抄家時,一無所獲。

帶著堅定鏟除邪惡的信念,為了表明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不可動搖,當天下午,大法弟子們緊急出動,又在百貨大樓、法院門上、飯店等處,張貼了"法輪大法好"等字樣的小標語,配合了獄中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朱澄琳的故事:

一、讓我們先聽一聽那些惡警對朱澄琳的評價:這煉法輪功的沒有壞人啊。朱澄琳,你像第二個江姐!這幾個被抓的人裏數你有層次:黨員、國家幹部。你也不缺錢啊,家庭也挺美滿。單位領導說:她給XX黨幹工作,那沒的挑,先進勞模都是她。她的朋友特別多,人緣好,熱心腸……這是大家的評價。

二、沒煉功前,她曾經做擔保給人放的錢大約有二十幾萬,後來那個人捲錢跑了。煉功後,她不再計較,而那些債主要的錢,是她拿出自己的錢連本帶利還給人家的。她時時處處以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手中有常人認為的「實權」,卻從不收人好處,不吃拿卡要,是常人認為的「傻子」。年輕時,婆婆歪心眼,總是聯合其他的妯娌欺負她打她,然而二十幾年的恩恩怨怨隨著她修大法都化解了。婆婆死後,撇下公公一人,她作為兒媳,處處禮讓,當別的兒媳婦分家產時,她卻承擔了四分之三的喪葬費。那時,其他幾家條件都不錯,比她經濟雄厚,卻只有她把公公接到家中盡心侍奉,後來又撮合了公公的夕陽紅婚姻,左鄰右舍沒有不稱讚的。公公慚愧地說:以前我們對不住你啊,誰也不行,還得是我大兒媳。在她的帶動下,家裏的人紛紛走上修煉的道路。

三、在一家旅館邪惡黑窩裏:八個惡警輪番審訊了48個小時,不許她吃、喝、睡覺……對她拳打腳踢,她說:你們迫害大法弟子,是會遭報應的,一個惡警衝上來朝她面部打了兩拳吼道:我看怎麼遭報應。一頓折磨下,打得她鼻口竄血,身上青紫兩色,腳也腫了,直到現在,幾根腳趾也沒有知覺,腦門上起了大包,最後,打得她倒在地上起不來了。她說:「你們打得我起不來了,除非你們把我打死,要不然出去後我一定告你們。」「告?你上哪去告?老江頭發話了,打死你算白死,白打,有能耐你去跳樓,跳樓死了,就說你自殺了。」「煉功人不會自殺,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她乘人不備,衝出屋門就跑,邊跑邊喊:「警察打人啦,我要是死在這兒,看你這旅館怎麼向我家人交代!」

跑到旅店的院子裏,院子已經被包圍,正巧碰到服務員,就告訴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如果他們把我打死了,你一定要給我作證,告訴天下人,XX黨是怎樣迫害大法弟子的。後來她被押了回來,惡警把她看得更緊了。

這期間有一大法弟子不知她被抓,但夜裏做夢,夢見朱澄琳打坐端坐在高高的山上,山下是熊熊烈火將她團團圍住,而她紋絲未動。該弟子醒後覺得奇怪,一打聽,才得知她被抓了。朱澄琳一個人被留在了樺南監獄,這期間,家裏人發動了社會關係,找遍了周邊市縣的監獄,最後才在樺南找到了她。在獄中,她向同監室的人宣傳大法,並弄來紙筆,寫自己的心得體會…

四、在監獄裏,每天兩頓飯,每頓飯一塊酸酸的發糕,再加上半瓢髒得像刷鍋水的清湯。廁所就在屋裏,地上鋪紙睡在上面。她女兒馬上就要臨盆了。女兒見了她,挺著肚子抱著她的腿哭,讓她寫所謂的「悔過」。兄弟姐妹哭作一團,七十六歲的老母在家茶不思,飯不想,整日以淚洗面。她說,大家別這樣,我現在挺好的,我修煉大法的心堅如磐石,你們動搖不了我,這和你們想的沒有人情味是兩回事兒。(正是師尊所講:「修去名利情,圓滿上蒼穹,慈悲看世界,方從迷中醒」)

五、大約8月30日那天,加上她共有3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2年。電視台去錄像,在鏡頭前,她高喊:「法輪大法好」,嘴不停地說,結果電視台不得不重新剪輯,一帶而過,並且只播放了一天。後來她被關進勞教所,要把她作為重點進行改造。臨行前,去送行一行約三十多人,我們噙著淚水,站在那裏沒說甚麼。我從她目光中讀出了堅毅,這更使我成熟起來。我知道我要怎麼樣去做。她不愧為大法弟子,師尊沒有白做。這真是捨我此生為修行:

人生苦短,轉瞬即逝。生老病死,險惡世間。為情所惑,業力輪報,苦不堪言。
得此大法,眾生有望。跟上正法,死而無憾。偉大師尊,救度眾生,走向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