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不應該被抓」

【明慧網2001年10月8日】一次交流中,一位同修談對正念的認識時說了一句話對我起到了很大的震動作用。他講:好人就不應該被抓。是啊!好人不應該被抓。看似很簡單,但他卻是天定的理,是法在人間的展現。好人不該被抓,低層的邪惡生命不配動神,一個生命不配考驗大法,這是天理,是不可改變的,現在是邪惡在破壞著這一切,觀念變異了的世人在滋長著這一切。

「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當我們能認清這種邪惡,否認它,不承認它,知道它們是在敗壞天法,破壞大法定的不同層次的理時,我們應該明確自己的使命就是護法。護法護甚麼?不就是護天理嗎?維護天理不使他出現任何偏差,不允許任何不正的東西來動他,正念一出,我們自己的一切能力,自己強大的本性,修成的一面,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不就能把一切定在法定的一切中嗎?金剛不動,因為大法制約著一切。正念一出就能正一切不正的,他就具有法給予的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如果我們能做到事事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邪惡別說動你,靠你的邊都會被熔化掉,這是佛法的威力。但是我們由於千百年來接受著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變異思想,有時很難做到「全盤否定」。比如做正法的事害怕,知道自己是好人,卻一做事,思想中就想著可能被抓等等,這不就認可了它們給我們定的一切嗎,所以鏟除邪惡,正念除惡,必須挖掘出自己的變異思想,不被它帶動,而邪惡恰恰在利用著你思想中的變異阻礙著正法,毀滅著眾生。當我們怕心一出時,變異生命「想像」和「怕」馬上會在你的頭腦中演化出一種要被抓的假象,使你更怕,導致你走不出來,或者使一些重要的正法工作被耽誤,甚至被抓,因為是你把它們「招」來的。不正的思想就可能「招」來邪惡。

師父講:「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如果我們能察覺自己的變異思想,去掉它,就不會被外界的邪惡環境帶動,就不會陷在表面的假象中,就能做到心在法上,不動制萬動。記得九九年7.20有一大批進京學員始終沒有回家,在北京無處可住,風餐露宿,在一位大姐的身上展現了很多奇蹟。一次,她和一幫同修夜宿在一座橋下,深夜惡警們突然出現,大家一陣慌亂,四散跑開,大姐心想:我跑甚麼?就在這打坐吧。想完就盤腿打坐,結果警察根本沒看到她,都忙著去抓其他人,最後她安然離開。還有一天晚上,大姐和幾位同修又沒地方住,幾人一商量,乾脆咱們上天安門廣場打坐一宿得了,幾個人就來到廣場打坐煉功。那時候廣場上是白色恐怖,警察24小時戒備,到處抓人,最後把手電都照到臉上,也沒發現她們幾個人。「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沒有了怕就不存在讓你怕的因素」,大法制約著一切。誰說了算,大法說了算。邪惡啥也不是。是你的怕看重了邪惡,滋養著邪惡,放縱著邪惡。

我們應該相信自己正念的威力,因為那是法,思想越純淨,變異觀念越少,我們的威力越大,如果我們整體上都能做到,那必將無堅不摧。以前總想著師父的保護,突然間形勢大變,那麼多學員被抓、被打,簡直有天塌之勢,經常對師父的保護有所懷疑。最近我明白了,師父保護的是正的生命,保護著不配合邪惡敢於用生命鏟除邪惡、衛護大法的生命,保護著否認一切舊勢力安排的生命。當我們的頭腦中充滿著變異,還在認可邪惡、認為它們好時,認為它們的安排是師父的安排,走向邪悟的時候,師父怎麼還會保護著那些邪惡的東西。師父是在宇宙的外邊看護著這個法,不使他出偏,宏觀上保護著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當我們出的是不帶一絲變異,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正念時,我們不就和宇宙中一切正的力量融為一體,不就在師父的保護安排之中了嗎!就不敢有任何不正的東西出現在你的空間場中。師父給予我們的正法口訣,不就是給予了我們這無窮無盡的正的力量嗎!人的一面全盤否定一切邪惡安排,念動口訣,身神合一,我們就是新宇宙中的一個無比威力的神,就能糾正一切變異,鏟除一切邪惡,甚麼邪惡也動不了你,因為法不容它!

我們的一切都是法造就的,本性及修成的一面,每一念、一切都必是符合法的要求,不符合法要求的一切念都不是你動的,是你的思想業力帶動,或者是邪惡生命的操縱,不符合神狀態的一切都是要清除的。一定要分清自己,因為你是大法粒子!一個「真」「正」的神。

以上是我對正法修煉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同提高,有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