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去掉執著


【明慧網2001年9月29日】我是98年10月份得法的,原以為在學法和修煉中比較精進。特別是99年7月22日以後,我更加堅定對法輪大法的正信,絲毫沒有動搖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2001年2月份我退休回家,這樣我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修煉和正法之中去。

隨著日子的一天天過去,老師的新經文每次來後,我都認認真真抄在一個筆記本上,自己似乎覺得這樣學習效果會更好些,有的我還要抄寫兩遍三遍,加深理解和記憶,從而提高自己的心性。老師在2001年8月15日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指出:「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

老師的這番教導對我深有體會。9月2日晨,我去張貼材料時,被一個大約40多歲的流氓阻截在樓道門口裏,他聲張要侮辱我,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抵抗著,並馬上發正念。他一個腳絆倒我,將我摔在地,用兩隻手掐住我的脖子,狠狠地說:「我掐死你。」我當時沒有絲毫的怕,我堅定地說:"我不怕死。"並且喊:"來人哪──。"儘管天空漆黑的,四週根本沒有人,但我一直拼命抵抗著,是老師和大法給我力量,我終於站了起來,並用善念問他:"你難道不願意做一個好人嗎?"他的手漸漸地鬆下來,最後他說:"你走吧。"當我回到家時,真是百感交集,心裏七上八下的,又是恨又是後怕。這種情緒使我在兩三秒內產生了對大法的動搖:何苦呢?又沒有人逼自己去張貼?為甚麼不能放棄學法呢?為甚麼與流氓相遇?我有甚麼執著嗎?儘管這兩三秒鐘的動搖,也叫我悔恨不已。我看到自己的心在流血,我看到自己的腿和胳膊血乎乎的青一塊、紫一塊,傷痕累累,而我覺得最嚴重的傷口是精神的傷害。

一股正念上來了。我馬上學習老師的經文。老師在《大法堅不可摧》中指出:"大法弟子為甚麼被邪惡殘酷地折磨,是因為他們堅持對大法的正信,是因為他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為甚麼要正法,是因為宇宙的眾生都不符合標準了。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因為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但是,宇宙中舊的邪惡勢力為了達到他們所要幹的一切,不斷地利用他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直接參與對大法、大法弟子與眾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沒去掉的觀念、業力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我這場被流氓的阻截是舊的邪惡勢力安排。我用了老師給我們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使流氓放棄了邪惡的念頭,這是法輪大法的偉大,是老師的光芒四射的正念戰勝了邪惡,老師在這篇經文中又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我用我的行動證實了大法。

我們大法粒子經歷了風風雨雨,我為甚麼在後怕時產生了兩三秒鐘的對大法正信的動搖呢?說明我還沒有從人中走出來,還有沒有去掉的執著。老師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老師在《正法與修煉》指出:"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最後的常人之心。在問題出現時,一定要先檢查自己對錯與否。"

細心的回憶自己最近的表現,發現自己在這一段日子正法時忘記了學法,不知不覺中產生了一種盲目地求速度和數量的執著之心,這無形中產生的執著又使我產生了從得法以來從來沒有過的對大法正信的動搖,儘管時間只有兩三秒的瞬間,但自己深感對不起偉大的師尊,對不起法對我的恩澤,對不起同修對我的幫助。

老師在2001年5月19日《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中指出:"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們要工作,要學習,有家庭生活,有社會活動,同時呢還要照管家,幹好工作,還要學好法煉好功,還要去講清真相。難!無論從時間上和經濟條件上都是比較難。難,體現出威德;難,這才是樹立威德的好機會。"難,才是對大法粒子的考驗,難,才是對大法粒子的信任,難,才是大法粒子走出常人的必需之路。我一定接受這次血的教訓,擺正學法與正法,學法與煉功,學法與講清真相,學法與時間的關係,時時刻刻用對師父的正信統領自己,為使自己從人中走出來而努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