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配合邪惡


【明慧網2001年10月7日】我是1999年2月份得法的,當捧起《轉法輪》真是如獲至寶,剛學法兩個月趕上「4.25」,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大曝光》、《挖根》,我悟到應該護法(那時不知道是正法),這樣我就去北京護法去了,6月份《人民日報》開始含沙射影地攻擊大法,我就到人民日報報社去講真相7.20以後由於自己未能在法上認識法,一直在家所謂的實修,也感到這種狀態不對,就不知道怎樣做好,直到2000年10月才看到明慧網上同修所談的認識,啟悟了我,那麼多弟子無所畏懼,用生命和鮮血寫下了正法護法的史詩,尤其看到師父《嚴肅的教誨》:「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更覺無地自容。

這樣我們開法會,大家悟到要到天安門去證實大法,因為邪惡總部在北京,所以我們一行三十多人去了北京,在北京我們每天一起煉功學法,分頭到街上貼真相材料:我們加入了北京正法的滾滾洪流之中。我們決定配合台灣法會12月23日再到天安門證實大法。在這之前我們一直在做真相材料,帶到北京的真相資料用完了,我又回來取;後來與當地大法弟子聯繫上了,就由北京的大法弟子給我們提供大法資料,我們繼續做。回想那段日子,真是紅紅火火,一夜之間,我們所在的街巷都是正法的橫幅,令邪惡膽寒。

12月7日我在汽車站牌前做正法資料,被惡警發現,開過來一輛「110」警車,因為我不配合他們,兩個惡警硬是不能將我押進車,當我掙脫出來時,發現有很多圍觀的群眾,我馬上意識到這是我講清真相的好機會,我就向人群講「不要被新聞媒體所迷惑,那全是假的,有一句話: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我們都是在做好人。」我自己現身說法,我自己過去是如何著迷於打麻將,學法輪功後改掉惡習,家庭也和睦了,我告訴世人對大法的一念決定自己的未來,如果你改變了對大法的認識,有一天你會看到發生了甚麼,你會感謝一位東北大姐在被抓、被打、被勞教冒著生命危險向你洪法、講清真相;我是真正為了你們好,在救渡你們哪!這樣十多分鐘的時間,警察也呆若木雞的樣子聽著,當時圍觀的群眾越聚越多足足有二百多人,這時一輛大的警車開過來,下來4、5個惡警強行把我推上車,他們推我的過程中,我奮力喊出:「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我坐在車裏看到圍觀的人一個也沒有動,我相信我所講的真相和弘法已經深深打動他們善良的心。

到了派出所,我繼續向警察弘法、講清真相。幾個警察被我真的為眾生著想、捨小家顧大家的高尚行為感動了,沒有一個警察碰我一下,個個對我肅然起敬。兩天未報姓名後,被送到朝陽區看守所,由於拒報姓名,弄了一個編號。一個樓層十個筒號,每個筒號都關了20多名大法弟子,我被送進了十號筒,進去後,讓我午睡。醒來後,我就開始煉功,這時兩名刑事犯把我拉到風場,對我一頓拳打腳踢,回到筒裏我繼續煉功,晚上六點我不斷地正法,7名刑事犯人同時對我打來;我振臂高呼:「是大法弟子全部站出來除惡。」管教聞風,慌慌忙忙打開門給我叫出來。讓我喊報告,我就是不喊,瞬間給我戴上手銬,這時圍上來一群刑事犯人,對我大打出手,最後把我綁在板床上,呈大字形,胳膊和木棍用封口紙牢牢纏住,腳用繩子勒上,綁了一夜半天,見沒有效果,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體罰,我以巨大的忍耐力戰勝了邪惡。晚上回到號裏,半夜我和另一位功友煉功,第二天早上點名,我又拒絕喊到,又招來一陣打罵體罰。第三天半夜,來了一個大法弟子,因拒絕喝水被罰站,我就站出來制止,到12月23日早晨,我們全體24名大法弟子一起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聲音響徹整個樓道,這樣邪惡以我是組織者再一次對我進行體罰,大字形地綁板,胳膊在木板上用封口的膠帶勒得都不過血,變成了絳紫色,發木發脹,繩子綁得緊緊的,腳越動嵌入肉越深,但我絕不妥協,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聲音令邪惡膽寒,他們趕緊用襪子塞到我的嘴裏封上膠帶,我用勁用舌頭頂開再喊,他再封,我再頂,如此這樣48小時過去了。正趕上來例假,血和尿混合在一起染紅了褲子,12月的北方很冷,板上冷冰冰的,我全然不在乎,師父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惡警氣急敗壞,把我的整個臉都用膠帶封住,只留兩個鼻孔出氣,把整個臉都纏得變形了,那滋味真是難受極了,師父的話響在我的耳邊:「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努力,又一次把膠帶弄了下來,還喊。這回惡警妥協了,問我有甚麼要求。這樣我提出了一系列要求:1、還大法清白;2、還法輪大法修煉者合法修煉環境;3、停止對我師父的迫害和誹謗;4、嚴懲首惡江澤民及其幫兇。這樣他們給我鬆了綁,惡警問我為甚麼這麼堅強,我用我的意志證實大法7天7夜,我們在看守所的環境得到了改善,可以煉功,學習背誦經文,在看守所的同修們說,你真了不起,由於你的抗爭,我們在獄中的環境大有改善。但是那裏,也有一些人,說我這樣做爭鬥心太強,當我受體罰時,也有的同修站出來聲援我,可是有的站出來制止,說我是「自身業力造成的」,告訴站出來的同修不要管閒事。可是邪惡聽到這句話就高興了,因為這句話一下子打擊了我們的凝聚力、渙散了人心。由於我一切不配合,非法關押了一個月,無條件釋放。

2000年1月30日我被綁架到武家堡教養院,在那裏,我真的流淚了,看到有的人叛變了,也有在壓力面前妥協的。這個時候我只有一念「堅修大法緊隨師」,堅持正念、正信、正悟,邪悟的東西對我根本就沒有作用。每天都在法理上講清真相,痛斥邪悟者騙人的鬼話。第四天叛徒楊XX開始打我,我報告了管教來管;於是半夜起來開始煉功,招來一頓毒打,左眼眶打青了,嘴也被打出血了,旋即又被吊扣在二層床上強行罰站,我一向都是不配合邪惡,他們讓我站著我偏要坐著,邪惡扣完我,剛走我就上床躺了起來,當惡警下來查房時,不知我哪去了,找半天沒找到,一看躺床上,可是沒有辦法。晚上惡警石XX,強行給我灌食,灌不進去,他惱羞成怒,又照我有傷的臉上猛擊三拳,4天以後被轉移到拘留所,十五天以後又被送回教養院。然而邪惡者的謊言怎麼可以迷惑真修者呢?兩個多月的「苦其心志」我依然堅持著。4月1日中隊長(惡警)暗中鼓動20多個叛徒打我、掐我,面對他們的暴行,我有一個正念「遍及我身體的一切全是功」。我抗掙,他們12個人才能按住我,其他人輪番上陣,兩個小時過去了,他們累得氣喘吁吁,我左肋被掐的喘氣都痛,但我巋然不動;晚上又把我反扣在地上。我說,你們這樣對待我,我是永遠不會屈服的。

6月26日教養院成立嚴管班,十名堅定的修煉者被關在一起,管教讓坐方凳體罰我們,這樣我們9人絕食抗議,我拒絕接受體罰,惡警趙淑芹一陣毒打,第二天早,由於不接受體罰又遭惡警毒打,惡警隊長吳偉氣勢洶洶把我按倒在地上用膝蓋押著我肚子,企圖給我戴銬子,我抓住扣子不放,只戴一個手腕,但三個惡警上來扳我的手,又把我扣在二層床上。但我絕不屈服。

我們的正義抵制對武家堡教養院的邪惡起到了震懾作用,環境得到了改善。8月14日我們又開始正法,「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口號響在教養院的上空。

不配合邪惡,8月15日我們九個人有八個戰勝邪惡,堂堂正正走出教養院,又投入正法洪流之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