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弟子隱藏心中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10月31日】記得九歲那年隨父母到地裏割麥子。不多會兒便割了自己手指一下,母親找來屈屈毛葉子(一種野菜名)給止了血又繼續割。因割得慢落在了後頭。割了一陣後又割了手指一下,便自己解決了。又一陣後又一次割在了手指上,傷口比整個手指面還寬,肉往外翻著。這時我看到空中有一位慈善的年輕人端坐在空中,周圍是滿天星星樣的東西,並告訴了我「真善忍」,還說了甚麼已記不清了。再一次找來葉子止血已不好使,便隨父親去了衛生室。包紮後跟在那兒玩的同學說起看到的場景,她說我當時疼昏了頭。以後便沒對別人說起。

上初中的時候有一次沒交作業本。老師讓交作業本的舉手。我也將手在桌子邊上舉了舉。老師讓再舉高點,我便又舉了舉。老師很氣憤地從講台上下來,問了我沒交作業本後一拳把我打得倒退兩三米遠靠桌子站住了,又跟上來在我胸口打了我三拳,蹬了我幾腳。在我耳邊又一次聽到了「真善忍」這三個字。打完後老師說隨時等我報復(按當時的校風可以找社會上的青年進行報復)。當時我流淚了,不是為了我挨打。幾天後另一位老師問我恨不恨那位老師,我說不恨。

初中畢業那年有一天幫鄰居拉磚頭。到磚廠裝完磚後在回來的路上三輛車比車速,我坐的那輛車超過了前邊兩輛車跑在最前邊,沒注意前邊有一個大坑,到跟前一個急轉彎把我甩了下去(瀝青公路)。醒來後看見一個跟我一樣的身體往高空中飄走了。一位高大慈善年輕人端坐在半空中,滿天數不盡的各色「星星」。我很好奇地想上去,結果真上去了。他告訴了我「真善忍」並讓我下去。我低頭一看,我的肉身在地上躺著,一同去拉磚的人在邊上七嘴八舌說我死了等話,一同去的我弟弟要動手打那位司機。我趕忙下去從地上爬起來並斥責了我弟弟,他們趕忙上前問我傷的怎麼樣,我說沒事,周身檢查了一下只擦傷了幾處皮(當時只穿了褲頭背心)。

九七年秋後的一天晚飯後,我跟一位同學到一同事家玩,他給我們放了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一講。放了十幾分鐘後他倆先後睡著了,又看了十幾分鐘後我看到電視機上方出現了一個大盤子那麼大的法輪,十幾秒鐘後師父的法身顯現了出來,跟著身後又出現了層層不盡的法身,身上又多了一些縱橫交錯的水桶般粗的光一樣的「柱子」,並打出各色的法輪還衝著我笑,接著我便起空了(不是幻覺),起來一米多高又下來了(仍保持坐姿),下來又上去。有一次在上邊停了一會兒又往下降。坐下後我想不知到天花板上面去看看是甚麼樣,就這麼一想便又起來了。剛上去個頭便覺眼前一片漆黑,滿腦子生疼,心想趕緊下去便下來了,一眼看到邊上多了一個天女在散花,花散下後又是一個個的法輪,師父的法身還在衝我笑。坐下後心想可別再起來了便沒再起來。一會兒慢慢都隱去了。他倆醒來後我沒有告訴他倆。從那以後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這只是發生在我身上的幾個故事。我想講出來對講清真相會有幫助,便寫了出來以供拋磚引玉之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