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般的童年

【明慧網2001年10月13日】我的童年因為有師父的呵護顯得尤為璀璨明亮。

我初次見到師父是在我6~7歲(86年)的時候,我正一個人在姥姥家的門口玩,師父來了。師父來的時候是從半空中走下來。我天真地問:「你是誰呀?」師父說:「我是李老師呀。」

那時的我很怕生,可見到師父卻沒有絲毫怕生的感覺,師父拉著我的手,把我抱起來,我現在回憶師父那時是38~39歲的形像。

到了吃飯的時候,姥姥在屋裏喊我:「亮亮吃飯了。」我和師父說:「我吃飯。」師父說:「那我走了。」我說:「你回家吃飯呀?」師父說:「對呀。」

吃完飯我就出去找師父,可是沒看見,我就對姥姥說:「我要找李老師。」姥姥說:「去吧。」姥姥就帶我去附近的學校。可怎麼也沒找到。

第二天上午師父又來了,師父不一定甚麼時候來,又不定時地走。

有一天師父沒有來。我在屋裏。當院來了一個算命的,我姥姥那時很相信,就要算命的給我算。算命的和姥姥說了甚麼我沒有記住,可算命的卻在姥姥不在的時候對我說:「你99年時會遇上貴人。到時你會修煉。」我說:「你怎麼不修煉呀?」他說:「我能活那麼大歲數嗎?」他接過姥姥的錢就走了,從此再也沒有來過。

有一天來了一個22~23歲的小伙子,問我:「你去不去和我學武術?」我說:「我得問問我姥姥。」我回屋問,我姥姥說:「不行。」我回來告訴他:「我姥說‘不行’。」他還要說甚麼。這時師父來了,用手指了他一下,那個人馬上慚愧地低下頭,轉身走了。

還有一次是一個髒兮兮的老頭,手裏拿了一個木棍,也要找我。到最後也是低著頭轉身走了。還有一件事是在11歲的時候,我在去姥姥家的火車上,這時師父和三個人從車廂那邊走過來,師父見到我非常高興,一直衝我笑,走到車廂那邊,向我招手示意我過去,我衝著他微笑著搖頭,因為由於時間的流逝,我已經記不得師父了。師父回頭微笑著向下一節車廂走了。

直到有一天,我走到師父傳法的地方,師父正在禮堂外和大法弟子談話,師父看見我,彎下身摸著我的頭說:「你還認識不認識我呀?」……

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87頁中講:「在學大法之前,看到我的人很多。有多少年,幾十年之前有的人就認識我了,也有夢裏看到我的,這也很多。還有算卦的人多少年前告訴的,等等,這是不同時空的反映。」

我悟到:如果一個人註定他將來能得法,並能證實法,師父會在很早就看護著他,就像媽媽小時生病,法輪為她調整身體一樣。

我用無盡的語言也形容不了我偉大的師父對我的恩惠,這也是我永生報答不完的,我惟有好好修煉,儘快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