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時間廣播:汪醫生的經歷

【明慧網2001年10月27日】現在是法輪功時間,我是節目主持人心語。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

聽眾朋友,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修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法輪大法圓融,明慧,動作簡練。大道至簡至易,這是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的修煉方法。修煉者通過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從而達到人心向善,身體健康,返本歸真的高層境界。

親愛的聽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還是為甚麼會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那麼在今天我為您介紹的是一位從七十年代初就開始從事醫學研究和醫學臨床工作,來美後又在世界著名的哈佛大學,哈佛醫學院從事醫學研究的出眾醫學人才汪先生。汪先生在修煉法輪功前患上了一種叫進行性肌肉萎縮症的疾病。這種疾病無論是從古老的中醫還是從現代的醫學都明確將此病判為不治之症。而汪先生的太太就是一位神經內科的主治醫生。汪先生所患的這種疾病就是她專科的一個不治之症。汪先生及他的夫人每天面對的是他們醫治的病人,卻治不了自己的病。就在汪先生極度消極等待病魔吞噬他的身體之時又發生了怎樣的轉機呢?接下來就請收聽我們對汪先生及夫人的採訪。

汪:我叫汪志遠。我是95年從大陸來的。我從事醫學工作是從72年開始。

心:您現在在美國也是從事醫務工作。
汪:我在哈佛醫學院醫學研究室做研究工作。

心:您修煉法輪功有多久了呢?
汪:我修煉法輪功有3年了。

心:是甚麼原因使您開始修煉法輪功呢?
汪:那就要從我身體方面說起了。我在修煉法輪功前曾經患過一種非常嚴重的疾病,叫進行性肌肌萎縮症。這個病目前國內外,全世界不管中醫,西醫,都沒有任何辦法治療。不僅是不能把它治好,就連讓他停止發展都沒有辦法。所以它的名字叫進行性肌肌萎縮症。

心:這種病的特點是甚麼呢?
汪:它的特點是進行性的全身肌肉萎縮,以致最後造成胸部的肌肉萎縮,人就不能呼吸了。到後來就發生全身肌肉萎縮以致不能呼吸。而且發展很快。我曾經在到北京一個大醫院去檢查治療時,看見一個晚期的這樣的病患。入院的第七天人就不能呼吸了,氣管切開插上了呼吸器。人就像植物人一樣躺了3年,全身肌肉萎縮,只是皮膚包著骨頭,看上去非常悲慘。所以給我的思想壓力非常大。

心:當時您得這個病有多長時間了呢?
汪:到修煉前得了將近5年了。

心:那麼它最長能維持多久呢?
汪:不等。有的七八年,有的八九年。在國際上有個學術報導統計過這個病平均存活三至五年。所以這個情況讓我非常恐懼。我也當了二十來年的醫生了。我對這些情況也比較了解。我走訪了各大醫院,包括北京301總醫院,首都醫院,四川的大醫院等。專家教授們對我講,你也是學醫的,這個情況你也了解。目前也沒甚麼辦法治療。所以我對自己的身體非常失望。當時走投無路,感到對整個人生失去了信心。我也是學醫的,就用盡了中,西醫的辦法,可還是沒用。體重從一百五十多斤掉到了一百二十九斤。全身無力,一天到晚只想坐下,坐下就想躺下。記憶力很差。晚上休息也不好。睡十幾個小時第二天還是頭昏腦脹。我也找了一些其他的氣功治療,結果也是沒有辦法。

汪太:我也說一點。出國前我是醫學院的講師,神經科碩士,也是有多年臨床經驗的神經內科主治醫生。當時我知道他患的疾病就是我專科的一個不治之症。

心:您本人就是神經科的主治醫生,那您對這種病的情況非常了解。您有沒有為他想出更好的醫治方法呢?

汪太:在目前,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最先進的醫學院,醫院,都是沒有辦法治療的。在十年前,我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到哈佛醫學院,它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醫學院,來做研究工作。當時的初衷之一就是想為他尋找一個治療的方法,或者是新藥。我在哈佛醫學院所屬的附屬醫院做了十年的研究工作。我就發現到目前為止,沒有辦法能治療。

汪:後來,我有個朋友給我推薦法輪功,說非常好。我走投無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去了。我參加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第一天,我就感到這個功非常好,我的感覺非常好。

心:那是一種甚麼樣的感覺呢?
汪:我感覺到從頭到腳一股一股的熱流,我從來沒有感覺到這麼強的熱流,滾滾熱流從頭到腳下來。我感到身體非常舒服,很少見的舒服。這是一個感覺。而且聽課期間老想上廁所。當時也不明白甚麼原因。聽完課回家的路上我才感覺到眼睛是那麼亮,精神是那麼好!好多年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我覺得很奇怪,我工作一天頭昏腦脹的。按說聽了兩個小時的課應該更疲勞,可結果精神卻非常好。第二天我再聽老師講課說昨天有些人可能沿路找廁所,因為要清理內臟。我恍然大悟。因為我還有尿結石,胃潰瘍的疾病。胃潰瘍曾經三次大出血。當時我聽課的時候,我的血色素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就在參加這次學習班的前一個月剛剛發生過一次十二指腸潰瘍大出血,身體狀況很差。就這樣,我聽完了老師的九講錄像講座,然後跟著他們學習了五套功法。在聽完這九天課之後,我的症狀基本上沒有了。

心:修煉法輪功多長時間後身體徹底恢復了健康呢?

汪:三個月就恢復了,三個月到醫院去檢查完全恢復正常了。可以這樣說,三個月後,我感到我的身體,精力,體力是我二十年來沒有過的良好狀態。我感覺到我完全變了一個人。 完全像變年輕了一樣。工作效率也變高了,家庭各方面都感到很融洽。我覺得修煉法輪功不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而且給了我一個嶄新的精神世界。更重要的一點是我進一步根據李老師的《轉法輪》中的要求積極修心性。 以前我脾氣暴躁,容易焦慮不安,心情煩躁,對甚麼都失望。 回家老對家人發火,遇事老為自己著想。現在我心胸比較豁達,脾氣也非常好,心情非常穩定,遇事也能為別人著想。 所以我感到這個功法和其他氣功所不同的就是他真正使一個人身體健康,道德昇華。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一種功法。

汪太:我還忘掉一點。就是說他在修法輪功前一個月剛剛十二指腸潰瘍出血。他這是第三次出血。他曾經在國內還大出血過兩次。第二次完全休克了,輸了一千八百毫升血才搶救過來。所以後來他煉功前一個多月再次出血時,血色素就降到6克,還不到正常標準的一半。但是,因為在美國,我們又不敢輸血,擔心受愛滋病感染,所以就沒有任何治療辦法。他後來從朋友那裏得到消息以後開始修煉,按照李老師在《轉法輪》裏講的那些去做。此後兩三個月中就看到他的臉色紅潤起來,而且比正常人那個顏色還好看。因為我們知道新的紅細胞要產生出來需要120天,就是4個月的時間。他既沒經過輸血,又沒有任何治療,能恢復那麼好,確實太神奇了。

心:是,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確實是超常的。這是有目共睹的。也是用現在的科學所無法解釋的。那麼有沒有想過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如此神奇,其關鍵原因在哪裏啊?

汪太:我覺得關鍵的還是一個心性的提高,道德的昇華。

汪:我覺得這個功法最使我神往,與其它功法不同的就是修心性。這一點非常重要。我修煉法輪功之後,按照李老師《轉法輪》裏講的修煉方法開始修心性之後,就感到思想境界各方面發生了變化。

心:聽說江澤民對法輪功迫害以後,汪志遠您有到北京上訪。您可以談一談到北京上訪的情況嗎?

汪:可以。你聽了我以前的身體情況,你就知道我的心情。可以說是李老師把我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輪功這樣好,對人,對社會,對國家都是非常好的,可在大陸卻遭到殘酷的迫害和非法的踐踏。對此我非常的不理解。我想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我有責任有義務去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幫助他們了解情況。我當時想他們可能不了解情況,作出了一個錯誤的決斷。所以2000年3月,我去了北京國務院群眾來訪辦公室。我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我熱愛我的祖國。雖然我在國外,我很想回國,我也很關心國家的建設。我不忍心讓個別領導人作出的錯誤結論影響了整個國家的命運。所以我去了。可去了以後,我滿腔熱情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我到了國務院信訪辦,那裏的情況讓人難以置信。信訪辦那個進門的胡同外面的街口上停了很多的警車。黑壓壓的,很多警察在那裏待著。過路的人,往裏進的人都要經過盤查,問是幹甚麼的,要看身份證。如果是法輪功的,馬上就會被連打帶推的抓到車上去。街邊一個老頭就在那裏說,剛才又有兩個法輪功被打被抓。當時我就感覺這個氣氛讓人很恐懼。但我既然來了,我作為一個法輪功修煉者,一定要為我們師父,為我們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我就進去了。進去以後我就找他們那個領導辦公室敲門。我問他們領導怎麼樣上訪,是不是需要拿表。他說你要談甚麼情況。我說我要談一下法輪功的情況。他一聽我說談法輪功的情況,他說你是修法輪功的?我說對。他馬上對我惡狠狠地說:「過來,跟我過來!你不需要排隊!」把我就帶到了信訪辦前面的一個禁閉室。他對一個警察說又來了一個法輪功。他們馬上把我關起來了。讓我在一個很冷的風口上站著。命令我站好,不許說話。我想對他們說法輪功很好,那個警察就惡狠狠地訓斥我。當時我心裏非常難過。為作為一個炎黃子孫,一個中國人,那麼老遠的來了,希望向國家反應情況,幫助國家領導人了解情況。可我還沒開口,只說了一個法輪功就把我關起來。

還有一個從外地來的一個年輕的大學生,是天津的,也是來上訪的。進來就被兩個警察帶到隔壁的房間。一帶進去,我就聽到被打的慘叫聲。

心:他也是修煉法輪功的嗎?

汪;也是煉法輪功的一個年輕的大學生。打得那個慘叫,大聲地訓斥他。聽了真讓人心碎。我就在想我們的國家怎麼啦。這不由得使我回想起那瘋狂的文革。我這個年紀經過了文革。

心:您今年多大了?

汪:我今年快五十歲了。當時也是因為個別領導人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挑起了群眾鬥群眾的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全國上下的老百姓也盲目的崇拜,瘋狂的追隨。一夜之間國家主席劉少奇成了大叛徒。鄧小平等高級領導人成了公敵。一大批專精科學事業的專家教授被打成反動的資產階級學術權威,被視為最危險的敵人。這場十年浩劫過去之後,人們也痛恨,也埋怨,但很快就遺忘了。我們每個人都沒有想一想,每個人在其中都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可今天我又看到了 這種文革式的悲慘景象。我感到很難過,中國確實不能再亂了。我們中國人真是應該好好想一想,這是非常沒有道理的。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我們有權利向國家領導人提出意見。而且我是到信訪局去。信訪局本就是讓老百姓來上訪的。 可他們一聽說是法輪功立即把我們抓起來,我覺得這是非法的。我在想中國古時的一句話:擊鼓升堂。在中國封建社會他們都允許老百姓擊鼓,州府衙門的縣太爺立即升堂。 可我們現在的社會還這樣的不讓人說話。那麼多人被打死,那麼多人被逮捕。這樣大的冤屈。你想,我們老師拯救了多少人。他的書放在網上,大家可以免費索取。我學了這麼長時間的法輪功,老師沒收我一分錢。可是我到我們國家政府去反應情況卻受到這樣的待遇。我就感到這件事情非常的讓人不能理解。我之所以上訪是因為我是一個在死亡線上被李老師救了的人,我這條命是法輪功給的,在我身上真正體現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效果。我覺得我就是應該去說一句公道話,應該向中央領導人反應這樣的真實情況。把我自己的經歷,這樣活生生的例子告訴他們。 讓他們知道法輪功是甚麼。

心:在當初您得病的那幾年,您每年要花去國家的多少醫藥費呢?

汪:在當時價格還不是很高的情況下,我每年都要花去一萬元左右。

心:一萬元。還記得在九八年,國外的許多家華文報紙刊登了朱鎔基總理的一篇講話。他說一人一年給國家節省醫藥費一千元,一億人就是一千個億人民幣。在法輪功傳出的這八,九年來,又不知給國家節省了多少個億元的人民幣了。

汪:而且我學了三年多法輪功,一顆藥也沒吃。不管颳風下雨,不管吃甚麼,甚麼事都沒有。

心:您談到吃藥的問題,我就要問一下了,法輪功有不讓人吃藥嗎?

汪:大陸政府曾經講,煉法輪功不讓人吃藥,發生死亡了。通過我自己的親身體驗,通過我周圍修煉法輪功的親戚朋友的親身經歷我感到修煉法輪功如果真正按照李老師《轉法輪》裏的要求去修煉,在很短的時間裏就可以達到健康無病。而沒有病了,自然就不需要吃藥了。我就是這樣一個例子。不到三個月,整個身體都好了。其實我的症狀在聽完李老師九天班後就沒有了。我說三個月是我整個身體的體質全面恢復。說法輪功不讓人吃藥,這完全是捏造的。而且李老師在《轉法輪》中講得是修煉與吃藥的關係。根本沒說不讓人吃藥。我就體會到通過真正修煉法輪功就可以達到這麼一種健康無病的狀態。

汪太:我想講一下大陸政府炮製的一千四百例。從病例描述看,大部份本身就是
患有精神病。實際上是將那些思維邏輯混亂的具有自殺傾向的精神病人的異常行為栽贓到法輪功學員身上,作為開始鎮壓法輪功的藉口。而事實上法輪大法要求學員主意識要清楚,明明白白的修煉。因為精神病人的意識不清楚,所以李老師明確的規定,並再三強調精神病人是不能參加學習班的。煉功點也不接受精神病人。所以那些精神病人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只不過是大陸政府為了鎮壓法輪功而找的一個藉口而已。而現在,他們將600多精神正常,身體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強行的關入精神病院,並且每天強行給他們服用或注射超劑量的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使不少學員被摧殘的精神反應遲鈍,生活不能自理,甚至有很多學員因注射過量藥物死亡。蘇剛就是其中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其實對於這些謠言和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政府應該負責任。

汪:我個人認為要是中國人,尤其像我這個年齡的人仔細想一想不難理解這個東西。你想,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像鄧小平、劉少奇那樣大的領導都被打成反革命。要論地位、權力他們都是很高的,可由於報紙,電視上鋪天蓋地的說他們如何如何叛國,如何如何叛黨,這些罪狀都被認為有確鑿的證據。那些都能被捏造出來,甚麼不能被捏造出來呢?

心:汪太太,剛才您談到了關於中國政府的陰謀家將大批的法輪功弟子強行送進了精神病院,強迫他們服用和注射大量的精神病人的藥物,以致很多人被致殘致死。 他們這種不道德的行為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的抗議。 可是他們面對這種抗議及譴責,非但沒有收斂和減輕這種犯罪的行為,反而加緊策劃,計劃擴大精神病院,對這些有不同信仰的人做進一步的迫害。您是一個神經科的主治醫生,您覺得中國政府中少數陰謀家的這種邪惡和怪異的行為是不是對醫學領域的恐怖和歪曲呢?

汪太太:是。因為作為一個醫生,他要有醫德。就是說不管那個人是甚麼人,哪怕他犯了法,對他都應該是人道的處理。其實看一下歷史。在歷史上有一個紐倫堡審判。就是當時德國納粹讓醫生把猶太人和有些殘疾人作為試驗品。很多人在裏面被摧殘致死。二戰後,在紐倫堡審判時,有23個醫生被判刑。刑罰從幾年到死刑。這在當時給醫學界一個很大的教訓。後來就有了一個紐倫堡CODE(法典),就是說不能用人來做試驗,也不能用醫院來摧殘不同意見的人。就算你是跟著政府做的,你同樣有責任。因為你是醫生,你應該有醫德。你的醫德就是救死扶傷。

汪:我覺得到目前,以江澤民為首的一小撮人在鎮壓法輪功上的所作所為已經達到慘無人道,駭人聽聞的地步了。他們的這些作為在歷史上會有記錄的,他們將在歷史上受到審判,他們將承擔一切責任。

心:聽眾朋友,您聽了汪先生修煉法輪功後身心所發生的巨大變化後,您的感受如何呢?不同的國籍,不同的人,可是修煉的結果卻是一樣的。

聽眾朋友,如果您想了解法輪功,您隨時可以到附近的煉功點走訪大法弟子,聽一聽他們修煉後身心的變化。您就會知道為甚麼會有上億人如此喜愛法輪功了。上億人修煉的結果是一樣的。這是不是值得中國政府中的某些當權者重新考慮法輪功的問題呢?

聽眾朋友,接下來為您報導的是美國總統布什首次對宗教鎮壓問題譴責中國迫害法輪功。

親愛的聽眾朋友,法輪功時間這個節目自去年至今在大紐約地區華人電台播出以來,受到了當地華人的歡迎。許多聽眾朋友紛紛打電話給我們,給這個節目給予了支持和鼓勵。並且有許多聽眾詢問煉功的地點和如何修煉等問題。為了讓更多的華人了解法輪功的真象,使有緣人儘早得此大法,我們將法輪功時間的節目放到了新增設的falungongtime.net。在這個網站您可以收聽到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本人講述的修煉後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神奇的真實故事。請您馬上收聽falungongtime.net,您將受益無窮。

親愛的聽眾朋友,今天的法輪功時間節目就播送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在下一次節目的同一時間我們再會。

以上節目可以從falungongtime.net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