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時間:旅美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在中國受迫害案例

【明慧網2001年9月18日】現在是法輪功時間節目,我是節目主持人心語,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在前幾集的節目當中,我們曾經為你播出過美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的親人遭受酷刑的情況,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抓到獄中承受無名的苦難,那麼今天我們也是同樣為你請到了兩位,同樣是紐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我們就聽他們講述一下他們的親人在中國大陸被迫害的情況,那麼就請你細細地慢慢地來聽。像這樣的人,他們到底應不應該坐牢,被判刑,他們到底違背了哪一家的法律。好,聽眾朋友,假如你今天就是一個審判官,我們就讓你做出這個公正的判斷。

心:CHRISTINA,你好,

C:你好,我是一個法輪功學員。我是,最初是在美國,我在哈佛,以前一塊兒上哈佛大學的同學介紹我的法輪功。我修煉四,五年了。我的母親她是在中國大陸,她也是在我的介紹下開始學的,一直非常認真的修煉。國內開始鎮壓法輪功,她也曾經上訪過,要求說該給法輪功平反,因為這樣做是很不對的。她自己有親身的經歷,覺得煉法輪功身體煉好了,人也變的脾氣好多了。

心:你媽媽原來身體不好,是嗎?

C:對,我媽媽原來身體,腿不是很好,然後以前摔過跤,所以肋骨斷過。修煉以後,她自己跟我說,她說覺得年輕了好幾年一樣。

心:CHRISTINA,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之間呢,聽說你媽媽也是同樣遭到了牢獄之災,被抓到了監獄之中,你可以說說這方面的情況嗎?

C:她是去年七月中的時間,由於人家害怕她會去上訪,所以把她叫到警察局裏去,然後就再也沒回來。但是呢,當時我父親回家看她,她已經被帶走了,也沒有聽說是甚麼原因被抓走,也沒有說甚麼時候回來,也不知道關在甚麼地方。因為到那地方的派出所時已經給送走了。後來我們才了解到她實際上是給帶到了一個中轉的地方,專門對付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面關了二,三十天。所有學員都被拿電棍逼著要逼他們些所謂的保證,保證不煉功,保證不上訪,保證要揭批法輪功甚麼的,都是讓人說假話吧。

心:那個地方是甚麼地方?

C:它就是一個拘留所周轉的地方。

心:是在北京嗎?

C:對,在北京。那個之後的二,三十天都是我是後來給我母親打電話那時她還提到過她曾經還被泡在屎裏面。

心:等一下,她泡在甚麼裏面?

C:就是泡在屎啊,屎尿裏面。她都快死去那種感覺。後來呢他們就給送到北京郊區大興的一個勞教所。那時候她關進去了以後兩個月,我父親才接到一張勞改營的紙條說,現在天冷了,可以去送秋衣了,這樣他才知道她被抓起來送到那個地方去了。他跑到那裏去,然後看到她,他當時就跟我媽聊了一下。他們的那個勞改營一個房間裏有九個人,六個都是法輪功學員。而且她一進勞改營的時候,就對她進行洗腦。第一天進去,中午進去後就是連著七個小時,十幾個人圍著她,讓她認錯甚麼的。領頭的對她作洗腦的一個就是一個抽大煙的。所有在那個勞改營裏面就是他們用各種人來對學員進行那個身心上雙重的折磨。天天他們在裏面除了勞動以外,還要逼著他們學那個一兩本反法輪功的書,看反法輪功的資料,甚麼別的都不能看。就是這麼一個過程。

心:還有一個,就是這個中國大陸呢,它動用這個國家的全部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邪惡的顛倒黑白的宣傳,那麼這樣就使得中國人民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而且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血腥的迫害,中國人民呢更是不知道,中國政府這個邪惡集團呢,它們是千方百計地掩蓋事實的真相,不敢讓事實曝光,不敢讓老百姓知道這些事情。那麼法輪功學員呢被迫害,遭到的這一切不公的對待,要去向國家信訪局去上訪,申訴情況。可是中國政府的這個邪惡集團呢,它又賊喊捉賊地反倒說我們法輪功上訪,申訴呢是參與政治,那麼你對這個問題是怎麼看的呢?

C:這個我覺得非常可笑。因為首先我們都是中國出來經過文革的人了,當然我那時候還小,但是從小都還是知道,對政治也不感興趣,寧可躲的遠遠的。像我母親她們那一輩都是經過歷次運動的了,而且她現在都快六十的人了,也不可能有甚麼政治抱負,也不可能說威脅到誰。而且她們很多一起,當時她們有五,六個她的所謂姐妹們,一塊兒煉功的朋友吧,同事,去上訪的這些人,這些人,我覺得你要說她們搞政治也是可笑。另外,我母親我也從來沒有聽到誰告訴她非要讓她怎麼做。她完全就是自己覺得,當時我們打電話的時候她就說,啊,是國內要說法輪功是X教,她說,這可不能答應,這個我們自己身心都健康了。所有她們就說去上訪,也都是抱著一顆,就是說希望別人能夠了解真相的心去做了。我想,說法輪功學員是搞政治,這個無非是說為迫害的這個罪行掩蓋而已。

心:那我們在海外修煉嘛,像很多學員的家屬呢都同樣遭到了這個迫害,我們也是和國內的法輪功弟子一樣,不知疲倦地在向世人講清真相,覺得這是一個義不容辭的責任,那麼你還要跟聽眾朋友再說幾句甚麼嗎?

C:我就是覺得現在國內這個肉體迫害還是非常厲害,就是說像我母親這樣經過這些殘忍的刑罰,另外呢,還有就是精神迫害,對人這個精神洗腦的這個作用,我覺得實在是非常可怕的。我是希望在海外的華人能關注這個事情,因為很多在中國大陸已經經歷過的,可能惹不起,躲得起,大家跑出來。在這兒也享受了這麼長時間的自由,可是,很多中國大陸的同胞現在還是生活在那種情況下,稍微思想上要想開放一點,自由一點,都可能會受到殘酷迫害。所有希望大家也從關心大陸民眾的角度出發關注這件事情,呼籲停止這場殘酷的迫害。

心:接下來另一位接受採訪的是紐約的法輪功學員清梅

心:清梅,你好,你現在是在美國讀書,對嗎?

清:對啊,

心:清梅,在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這場邪惡的鎮壓中,聽說你的爸爸,媽媽被抓去坐牢,而且被判了有期徒刑三年,那麼我想問一問,你的爸爸媽媽他們到底觸犯了中國大陸的哪一條法律呢?

清:他們沒有觸犯任何的法律,他們唯一被關進監獄的理由就是修煉了法輪功。這些事情如果從頭說起話還有些過程。他們從九五年就開始修煉了,修煉之後呢他們覺得身心受益很多。所有經常到偏遠的農村啊或者是親朋好友中告訴他們法輪功很好,想讓別人一起受益。因為爸爸媽媽已經六十歲了,所有他們的身體也不是特別好,有很多的慢性病啊,長期的病。他們修煉了之後變化特別快。媽媽的二十多年的胃病神經衰弱很快就好了,而爸爸呢,看上去,其他的人都說他顯得年輕了很多。所以他們身體感覺很好。同時對法輪功教授「真,善,忍」的道理他們非常地接受。所以他們認為法輪功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功法,他們把法輪功介紹給他們所有的朋友,當然也極力推薦給我。但是在中國當時的情況,一小部份人總是對法輪功有一些不實的誣陷,所以九九年四月的時候天津就發生了出動防暴警察無故抓捕法輪功學員的事情。爸爸,媽媽因為當時也擔心當地的煉功環境受到干擾,所以他們也去了北京上訪。回來之後爸爸給我說,事情好像是解決了,但是他們每天的煉功仍然受到警察的干擾。他們也來信說他們心裏感到非常的擔憂。很快,七月二十二日就發生了全國範圍的大抓捕的事情。我們當地義務工作的法輪功的聯絡人全部被捕。我當時因為很擔心爸爸媽媽的安全,所以就打電話回去問,當時才發現我們家裏的電話早已被切斷了,寫EMAIL回去也沒有任何回音。可以說任何的辦法都聯絡不到。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爸爸媽媽的一個朋友,他主動的跟我聯繫,我才知道了一些情況。他說我們家在七月二十二日的時候就被抄家了,所有的甚麼電腦啊,電話啊,就說是和外界可能有聯繫的東西全部被沒收,同時把爸爸媽媽強行送到了轉化的「洗腦班」,有兩個多月斷絕了他們與外界的聯繫。洗腦辦過去之後呢,因為爸爸媽媽還是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他們就又採取了軟禁的辦法,每天有四個警察二十四小時在我們家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同時任何一個來我家探訪的不論是親戚還是朋友都要被帶到警察局去提審。因為在這種環境下,我們家的生活受到很大干擾,我的外婆就突然去世了,令我爸爸媽媽的心裏或者是他們的處境真是雪上加霜。但是即使是如此,爸爸媽媽還是沒有動搖過他們堅定修煉的這樣一個想法。他們覺得修煉沒有錯。他們不被允許自由的走出房間,如果監視他們的警察不高興,他們也不可以出去買生活日用品。後來我們家的電話有一天接通了,但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為我打電話回去呢,電話可以隨時被斷掉,我只要一問到說你們現在生活的怎麼樣?或者是說法輪功幾個字,不到一秒鐘這個電話就會被斷掉。他們還斷絕了我爸爸媽媽所有的經濟收入,而且不讓他們做任何事情以獲取任何的經濟來源。除非有一個條件,除非寫保證放棄修煉。當時呢,因為我爸爸在當時的大學裏還是一個有很多科研任務的教授,有一段時間,每天警察還要強行把他送到學校去做他的工作,但是他們會在一旁監視,然後下班再用警察的車子把他送回家來,但是沒有任何的收入,就是這個情況。

心:是不是等於開除公職了?

清:就是甚麼都沒有。後來的時候,在2000年9月的時候吧,他們就從家裏逃走了,沒有帶任何的生活必需品。警察馬上把他們當作罪犯懸賞捉拿。從那以後,我就很難再有他們的任何行蹤了,或者是任何消息了。過去幾個月他們終於還是被警察抓到了。在他們被抓到四個月後我們家就接到了一個通知,說他們四個月前抓到了他們,因為擾亂公共秩序這個罪名,所有兩個人全部被判刑三年。現在他們已經在監獄裏有半年多了。

心:它這個判刑,當時有履行任何的法律程序嗎?

清:我們沒有接到警察局的任何證件或是別的甚麼。

心:有沒有在法庭上或有律師辯護呢?

清:那是不可能有的,因為我們只有一個通知,就說他們已被判刑三年,那個時候他們已經被判了。

心:那麼他們現在在獄中的情況是怎麼樣呢?

清:現在他們在獄中還是沒有放棄修煉法輪功,所有他們也經常被剝奪探視的權力。一般都要經過長時間的等候,每次的探視,偶而可能看到幾分鐘也都是有貼身的監視。還有就是輪番地長時間的洗腦,他們的目的就是想讓他們放棄修煉。

心:那麼在大陸那邊你還有親人嗎?誰去看望你的爸爸媽媽?

清:我還有一個弟弟。他會去看望。但是他經常是跑到很遠去,也見不到。因為那些管教說,因為他們不肯些悔過揭批書,所有他們想不讓他見就不讓見。我也曾經寫過信去,但是弟弟問過爸爸媽媽也從來沒有收到過。所以說我和他們的任何通訊都是不可能的。我聽到他們探視的人講,他們的頭髮都白了,消瘦,精神非常疲勞。因為他們的工作很累,而且時間很長。而且由於他們在獄中不放棄修煉,他們的刑期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延長了。

心:延長了多久呢?

清:他們有一個規定說,如果一天表現不好,(即不放棄修煉),就延長一天。

心:真是太荒誕了,真是中國人民的悲哀啊!

清:是啊,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的權利,沒有任何的法律保證,他們說甚麼就是甚麼。

心:那麼,有時候我們在發法輪功真相的資料,會碰到大陸的旅遊團,因為他們受中國的毒害是最深的,他們每天聽到的都是這種邪惡的,顛倒黑白的宣傳,所有他們灌輸的滿腦子都是法輪功如何如何可怕,如何如何不好,而且他們又造謠說,我們法輪功出來發資料是雇來的,給了我們多少錢,那麼面對這種話問到你的時候,你有甚麼樣的感受?

清:因為我自己也是法輪功的受益者,我自己也修煉法輪功有四,五年了,所有我完全理解我爸爸媽媽的做法。他們這樣做就是因為他們堅信修煉法輪功沒有錯。但是在中國那個環境之下,他們沒有任何的辦法向別人講,也沒有任何的途徑來為我們法輪功學員講明真相。而我們這兒有這個便利的條件,可以向世人講清真相,所有那就要把他們的遭遇告訴世人,告訴他們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中國那個地方會遭受怎樣的遭遇。因為我爸爸媽媽一生都是樂於助人的好人,而如今他們就是因為想做一個更好的人,一個符合「真,善,忍」法理的人,60多歲了都要在監獄裏受煎熬,想到這些我都是心如刀割。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很佩服他們,因為他們從小就跟我說,做人就要堂堂正正,要行得正,走得直,他們自己首先做到了,他們為了自己的堅定的信仰不惜放棄一切,不惜放棄自己優裕的生活,寧願去坐牢,在我心裏,我認為他們是令我驕傲的父母。所有修煉法輪功是我們每一個修煉者永遠不會放棄的,而法輪功的真相很多人還不清楚,我們本身受益了就要給別人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兒。只要法輪功不被昭雪的那一天,我們都一直會把這個真相講下去,一直到每一個人都知道法輪功的真相為止。

心:親愛的聽眾朋友,揭露暴行,窒息邪惡,讓所有善良的生命喜獲新生,是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兩年來,法輪大法弟子面對無辜的苦難於不幸,恪守「真,善,忍」的標準,默默地承受著一切,他們依然給政府和善良的人民充份的時間和機會來了解法輪功,他們用自己的行為告知世人法輪大法的真相與偉大,告知世人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有益身心的好功法。在他們平和的行為裏蘊藏著生生不息的巨大力量,呼喚著人間的良知和正義。要是我們心中還有甚麼缺憾那就是有許多善良的人還在被江澤民邪惡集團製造的謊言矇蔽和誤解著,被大陸的高壓阻攔著的人民無法知道法輪大法真正是甚麼。時間在檢驗著一切,假的永遠真不了,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了,迷霧散去終有時,真相盡在眼前。親愛的聽眾朋友,今天的法輪功時間節目就為你播放到這兒,感謝你的收聽,在下一次節目的同一時間我們再會。

以上節目均可在http://www.falungongtime.net中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