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血腥的罪惡 明天接受嚴懲的鐵證

——記山東萊蕪鋼鐵集團的邪惡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5日】自4.25萬人上訪以來,政治流氓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借政府之名對全國法輪功修煉者進行瘋狂的鎮壓,其各地爪牙們大打出手殘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山東萊蕪鋼鐵集團(以下簡稱「萊鋼」)的邪惡之徒們也暴露出了其猙獰的面孔。

師父在《我的一點聲明》中說:「中國法輪功只是個群眾性煉功活動,沒有甚麼組織,更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反對政府的活動。」事實確實如此。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健康了身體,淨化了思想,成為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在單位裏不計名利、兢兢業業;在家裏孝敬父母、尊老愛幼、與親鄰和睦相處。師父在《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中還說「可是大家確確實實在真正地做好人,你說我是邪的,你不在傷了大家的心嗎?你這個地方不講理,講不清楚,那麼我們就向中央領導去講,做法上沒有錯!」

然而萊鋼首惡姜開文(萊鋼黨委書記)及張文德(萊鋼副總經理)、張燦國(610辦公室負責人)、朱立新(銀山公安局局長)、劉培勝(銀山公安局副局長)、丁強(南嶺派出所長)、焦玉其(萊鋼政保科科長)等邪惡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採用殘酷流氓手段窮凶極惡地迫害大法修煉者。

99年4.25後大法學員晨煉時他們把130車開進煉功點,高分貝放著魔性音樂干擾煉功,又是潑水,又是挖坑栽樹破壞我們的煉功場地,並且每天尾隨晨煉者所謂記考勤,出勤最多者迫害最重。面對鋪天地的邪惡,大法修煉者仍按照師父的要求,以大忍大善之心向各級領導反映我們的實際情況、弘揚大法,但他們仍執意迫害。在這種萬般無奈的情況下,7月20日萊鋼70餘名大法弟子走上了去省城上訪的路。接下來迫害迅速升級,上訪人員全部被抓回。原萊鋼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王德賢父子被抓回後又被非法判為監視居住,不准回家,在萊鋼客房部被非法隔離關押一個多月,期間由公安和單位數人共同看管,門窗釘死、空氣污濁,每天十幾小時的大音量播放電視中誣蔑大法的報導,採用車輪戰似地不讓睡覺等等精神折磨法逼迫王德賢父子背離大法。迫害期間萊鋼公安處亓建華曾說過:「上頭有指示,不管用甚麼法,只要能逼得他們寫出保證書就行。」多邪惡呀!對其他堅修大法的學員同樣逼迫寫「三書」、揭批材料、上電視,大有天塌之勢。邪惡之徒們曾逼迫一女學員上電視攻擊大法,這位女學員哭著說:「你們要叫我上電視,我就跳樓。」

由於邪惡的迫害不斷升級,99年12月底萊鋼38名大法弟子被迫踏上了進京上訪的路,向中央領導反映我們的真實情況,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我們修煉宇宙大法沒有錯。其實萊鋼在北京專門設了辦事機構,派遣惡人焦玉其、孫東升等人天天在天安門轉悠,堵截上訪大法弟子。對此次上訪的大法弟子,被各單位分別派人單間看管,時間最長達半年之久,期間「看護人員」的「看護工資」、住宿費全部逼迫大法弟子承擔,強行逼迫大法弟子放棄大法修煉,脅迫大法弟子的家屬交納5000元保證金,聲稱如下次再上訪那麼這些錢就充公,其實這些錢都被公安內部私分。此次受迫害的有6人,全部被停發工資,其餘的停發工資只發200餘元的生活費,並再次被逼迫寫保證書。有一女大法弟子因拒絕寫保證書,拘留期滿後仍不准回家,被繼續非法關押在萊鋼刑警隊。同時被關押的還有一男大法弟子。在巡警110值班室裏沒有床鋪,從早坐到晚,夜裏在破沙發上靠一會還不准倆人說話,每天只有兩個約二三兩重的饅頭和半份菜,卻要交十元錢。男大法弟子被餓的頭暈眼花、臉色發青、皮包骨頭,其父都不忍與其相見。更有甚者,惡警們規定每天只准上三次廁所,致使女大法弟子兩腿浮腫、肛裂便血,由於長達三四個月的折磨,留下的後遺症至今未癒。但是這兩位大法弟子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有力的震懾了邪惡,也得到了外面大法弟子的緊急救助。萊鋼大法弟子聯名緊急呼籲,要求總廠立即停止對他們二人的非人折磨,信中說:「如果不立即停止對他們的迫害,萊鋼大法弟子將再次進京上訪,向中央討公道。」此信被惡人焦玉其扣下了,在非法的迫害得不到解決的情況下,2000年5月初,萊鋼近40名大法弟子又一次進京上訪。對此次上訪的大法弟子,邪惡公安冷凍、張杜坤、李麗大打出手,瘋狂的大打大法弟子的臉,有一女大法弟子被打了四十多巴掌,臉腫的變了形。他們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搜身,搶走大量的現金和大法書籍。公安李麗將所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強迫扒光進行毫無人性的野蠻搜身,逼迫此女大法弟子在眾目睽睽的審訊室赤身裸體地站了一個多小時,邪惡公安冷凍、張杜坤也強迫扒下男大法弟子的衣服進行搜身。一女大法弟子被邪惡之徒用棍子狠揍雙腿及臀部,女大法弟子發出一念:「我是修宇宙大法的,怎能被邪惡之徒如此凌辱。」她一頭撞向了牆壁,嘭地一聲響,她的身體倒下了,邪惡膽怯了,立即將此大法弟子送回了家。其餘的大法弟子被關在各廠的民警隊,然而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的心金剛不動,堅決不向邪惡妥協、不向邪惡低頭、不配合邪惡,集體絕食抗議,被關押在巡警隊的兩大法弟子也絕食抗議,最終全體大法弟子戰勝了邪惡堂堂正正地回了家。其中一大法弟子從進京到被拘留、絕食前後9天最終戰勝邪惡後回家,此後邪惡還是不放過對該大法弟子的干擾,又先後三次對其進行非法關押,但該大法弟子以絕食方式拒不配合邪惡,並對邪惡說:「對我的不敬就是對大法的不敬,如果我的行為能使你清醒的話,死而無怨。」說完一頭向牆撞去,邪惡膽寒,隨即放該大法弟子回家。

2000年7月6日,邪惡勢力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他們採用封閉式的強化「洗腦班」,原準備辦三期。第一批9人被關在燒結廠舊辦公樓,大家集體絕食拒不寫保證。總廠書記姜開文等層層領導多次到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做洗腦工作,都被大法弟子們義正詞嚴地駁回了。雖然邪惡們採用了打針和強行灌食、強制住醫院等邪惡的手段,但大法弟子們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絕食35天後全部被無條件釋放。後兩期「洗腦班」也宣告破產,邪惡不得不承認自己又一次失敗了。這期間一男大法弟子一直大量便血,褲子經常被浸透,邪惡仍不放人。

面對絕食到人體極限的大法弟子,邪惡的公安局政保科科長焦玉其暴怒:你們別想死在這裏,等你們餓的只剩一口氣,就抬你們家去,要死就死在你們家裏。由於大法弟子王德賢一家8口人有7口人修煉,王德賢又是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受迫害最嚴重。王德賢所在的單位萊鋼接待處分管保衛的惡人孫東生,夥同公安局政保科科長焦玉其,帶領數名全副武裝的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非法闖入王德賢的家中將其父子綁架,隨即失蹤,誰也不只他父子倆去了哪兒?抓走時五花大綁,像扔麻袋一樣被扔上車。當時王勇身上只穿著褲衩和一雙拖鞋,衣服都沒讓他穿,圍觀的群眾被驚得目瞪口呆。過了兩個月以後,才被告知已被非法判勞教,關押在王村。

由於大法弟子堅決不向邪惡低頭,2001年2月21日,邪惡又開始策劃惡毒的陰謀。他們在萊鋼賓館租下了房間,關了被他們從家中抓走的大法弟子,單人單間。邪惡又專從王村招來7個邪悟者。每天4~5個邪悟者圍攻一個大法弟子,車輪戰式的不讓睡覺。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弟子就被送去勞教。有個別大法弟子由於沒放下執著被迫違心的寫下了所謂的「保證」,事後痛悔不已,重新聲明自己在邪惡的迫害過程中,由於自己神智不清而所對大法做出的一切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廢。5月中旬邪惡更加窮凶極惡,一次抓走7名大法弟子送到王村勞教所進行迫害,不放棄修煉大法者就被勞教,前後幾次共抓走13名大法弟子。在王村採用的手段更加殘酷,用電棍電、用迷魂藥、不讓睡覺等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一女大法弟子血壓高達200汞柱,王村怕出人命,要萊鋼把人接回,萊鋼邪惡之徒們拒不接人,留在王村繼續摧殘。

在此次迫害中另有9名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邪惡之徒們四處追捕他們,據說為追捕一女大法弟子,邪惡之徒們已揮霍資金十幾萬元。幾個月來,萊鋼不斷加大力度追捕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他們採用蹲坑、監視等手段騷擾大法弟子的親屬。邪惡從下屬單位抽調煉鐵廠保衛科李文龍、燒結廠保衛科聶力華、醫院保衛科的蘇海衛及接待處的孫東升等組成一專職追捕小組,對一男大法弟子追捕到其子女的學校盯梢數天,對一女大法弟子追到其親戚所在的縣城盯梢數天,還陰險的換了車牌,被其親戚識破上前質問,邪惡極力掩飾自己,掩蓋其醜行。還有一女大法弟子,在其父病故期間,萊鋼邪惡派人到其父所在的單位,與該廠保衛科相勾結。在其父家門口埋伏了兩名的保安,等待該大法弟子奔喪時進行抓捕,後又尾隨至火葬場,被職工發現,這一醜惡的行徑激怒了該廠的幹部職工和家屬。他們質問這些邪惡:「你沒有爹嗎?」在眾怒之下,萊鋼的邪惡之徒們灰溜溜的走了,這位功友說:「我有一個上高三的兒子,飲食起居無人照管,我很想回家,可是他們逼得我無法回家,老父命歸黃泉被逼得不能去送終。到底是誰沒有人情、沒有人味呢?」

萊鋼的邪惡之徒自充當流氓的邪惡之徒江澤民的幫兇以來,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中有15人被送往王村勞教所進行迫害,11人被除名,30多人被分別開除廠籍、留廠察看,停發退休金,上班不給發工資。現仍有6名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他們只不過是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對「真、善、忍」的追求,就遭到如此的迫害,但是面對殘酷的迫害,他們真正按照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嚴格要求著自己,無怨無恨的承受著這一切,這是在當今社會任何一個團體所無法做到的。這是洪大的佛法再造生命在人間的偉大體現。

但是邪惡的江澤民瘋狂的叫囂:「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我們既為江賊的惡毒感到憤懣,又為其邪惡的邏輯感到荒謬。「打死算白死」這只能是江賊與其幫兇們在自欺欺人,「善惡必報」的天理誰也躲不過,文革中那些窮凶極惡的瘋狂迫害老幹部的衷心「追隨者」們,最後不還是被分成「三等人」得到了各自應有的懲罰了嗎?萊鋼燒結廠的保衛科長劉永路由於積極充當江澤民的幫兇,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於2000年11月10日被貨車撞死在大門口,而肇事司機說根本就沒有看到門口有人。

在道德急劇敗壞的時代,李老師又一次將偉大的佛法洪傳人類,面對宇宙大法每個生命今天對大法所做的一切,體現了每個人最真實的品性,從而就決定了自己將來所應該得到的位置。

「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

「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再論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