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布魯賽爾SOS步行回顧(譯文)


【明慧網2001年10月25日】從十月八日至十月十七日,我們進行了從阿姆斯特丹至布魯賽爾緊急救援步行。總共有四名步行者。其中兩位分別來自荷蘭和愛爾蘭的學員走完了全程。另外一個荷蘭弟子和一個愛爾蘭弟子,分別完成部份行程。

出發前,我們準備好了新聞聲明和給市長的信。但是因為細節沒有計劃好導致了後來的一些干擾和問題。

活動於十月八日在阿姆斯特丹開始。我們得到了洪法和會見媒體的許可。這給了我們一個及時的機會,向包括很多中國人在內的人們講清真相。我們也讓人們知道這次步行,他們提供了支持。一個記者採訪了我們,她還拍了很多照片,同時學員們向她詳細介紹了迫害真相。

大約3點,六個學員開始了這次步行。我們接到了另一位記者的電話。他問是否能和我們一塊兒步行一小時,並拍一些照片。他和我們同行超過3小時,拍了幾十張照片。學員們再一次詳細地闡明真相。當我們步行時,另一位愛爾蘭學員接受了電話採訪。在這期間,我們只有兩面橫幅,沒有一面是關於我們的緊急救援步行。

第二天,我們到達烏德勒茲。在去市長辦公室的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名記者。他給我們拍照。我們讓他知道這場迫害,並給了他一些真相資料。我們正好及時趕到市長辦公室,見到了市長秘書。我們遞交了給市長的信,並送給市長一些資料,以及荷蘭文的《轉法輪》和《法輪功》。

那天晚上,我們做了兩個關於緊急救援步行的牌子,一個是英語,一個是荷蘭語。我們後來做了一個法語的牌子。

這些牌子使我們步行的目的對路人和路過的汽車來說更加明確,更好地起到了講清真相的作用。我們最大限度地利用它們,有時我們轉過身去,以便近處的路過者能看見。兩家不同報社的記者偶然地看到我們行進中舉著的橫幅便採訪了我們。更多的行人和過往的車輛因看到我們的橫幅,向我們表示了他們的支持。另外,我們也接受了一個因特網報紙的採訪。

有一次,一個騎車的人拿走了一張傳單。後來,當我們坐下休息時,那個人帶了一些食物和飲料回來。我們告訴他這場迫害,他深表同情。

在這段時間,我們發出很多傳單。而且很多人被我們的精神和決心所打動。在第一週的週末,我們參加了鹿特丹的集體活動,並接受了一個記者的採訪。三個學員和記者做了詳細的交談。我們告訴他,修煉者通過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生活從而擁有力量,以此向他介紹大法,講清真相,證實大法。

集體煉功後,我們在晚上從海牙出發開始步行。但是,超過六小時後,我們只離開海牙九公里。我們花了四個多小時轉圈子!當我們靠近一個附近的火車站時,我們遇到了三個大學生。他們跑向我們,並問我們在幹甚麼。我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甚麼,並讓他們知道這場迫害。他們中的一個說了「我敬佩你們」好幾次。我們這時才明白我們「迷路」是為了與這些年輕人結緣。

隨後的那天,我們遇到了一些十幾歲的孩子。我們又一次講清真相。他們表示了同情和支持,並且高興地簽了呼籲釋放趙明的請願信。我們也拜訪了鹿特丹的一個無線電台,他們表示將在第二天的新聞中報導我們的步行。

在從布瑞達至安特衛普的旅途中,我們再一次遇見了給我們拍照的記者。我們有幾次機會向警察講真相。我們利用每一個機會告訴人們我們在幹甚麼。有一次我們在高速公路上步行,因為我們認為高速公路是最近的路。不久,一輛警車停在我們身邊。警察告訴我們,按照規定,在高速公路上步行是要罰款的。但是,鑑於我們步行的理由是好的,他們決定不罰我們的款,作為他們對法輪功的「捐款」。一個學員馬上悟到「修煉無捷徑」。

在安特衛普,我們再一次會見了媒體,和市長助理。當我們向市中心走去時,很多人好奇地看著我們。他們好像在等待我們的到來。傳單飛快地發出去。

因為我們步行的步伐較緩慢,大多數時候我們落後於我們的步行計劃。但是從另一方面,這給了我們一個機會使我們能發出更多的傳單,以及和更多的人交談。

在布魯賽爾,我們見到了正在歐洲緊急救援步行的美國學員。聽了他們的計劃,我們意識到我們應該計劃得更充份些,也許因為我們忽視了一些細節,使一些有緣人沒有機會在這次活動中聽到大法。

通過和其它國家的步行者交流經驗,我們強烈地意識到很多缺點,同時感到我們應該在正法的洪流中更加勇猛精進。 我們到達布魯賽爾的那天,一個學員聽到了另外空間的大法音樂「普度」。我們感謝師父為我們安排了如此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